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河南法院被控强划案外人巨款”原来是一篇假资讯

[复制链接]
哥哥LQ 发表于 2015-5-30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骗子现形耍无赖 笔者偏听又偏信 合谋炮制假资讯
  从2014年9月,中新网笔者吴扬给当事人裴振林来过一次电话,我们当时就提出为其提供关于案件的全部证据材料,以免偏听偏信,吴扬说:“不用看了,我都掌握了。”我们对中新社的笔者是怀着尊敬的心情,相信笔者是正义的化身。看了此篇文章后,我们很纳闷:一个笔者采访时,不见双方当事人,只凭一方之词就炮制出一篇无法可依、无理可凭的文章,职业的道德何在??职业的要求何在??在中央“三贴近”的要求下,作为中新社的笔者,却这样开展工作,用意何在??明白人一眼就知道。
  我们在对此篇文章感到气愤、无奈的时候,只能对其文章按法律事实进行有理有据的回应,我们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关于“新乡建筑商濮阳投资房地产陷入陷阱”。
  杨长宇说“这期间滑明亮一再向我保证,公司除了欠一个叫裴振林的人几百万外,没有更多外债。我只要替乾元宝业公司将裴振林的债还了,就可以拿到‘濮上江南’的土地手续了。”这句话是满嘴胡言,睁着眼睛说瞎话。2012年,滑明亮开始拿地时杨长宇就投资了500万元,期间又陆续投进近500万元,并且在2012年杨长宇就成了乾元公司的总经理,公章、帐号一在杨长宇的控制中,公司会计也是杨长宇安排的,怎么能说他不知情呢。
  这中间,杨长宇多次找到我们,说请我们让法院解封,他主动找我们自愿还款,并保证三个月还清。三个月到期后,杨长宇从未提出过中止担保还款的请求,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谎言,说银行贷款马上到位,最后竟然以银行没钱,贷款放不出来的假话来搪塞,毫无还款诚意。在此期间,杨长宇与滑明亮合谋推脱时间,双方互换股权两次,即没有告知我们,更没有提出更换还款主体。
  二、关于“房地产老板涉嫌合同诈骗遭警方拘捕”。
  这是杨长宇与滑明亮之间的纠纷,按们当地话说是狗咬狗一嘴毛。与我们无关。
  关于“不能排除滑明亮与裴振林合谋杨长宇资产的可能”,我们不知道这句话是陈宏斌警官的原话还是吴扬笔者的主观猜测,因为滑明亮和杨长宇从拿地开始就是合作伙伴,公司借钱找钱,杨长宇从始至终也都是知情的。
  三、关于“濮阳法院被控非法强划案外人巨款”。
  把杨长宇当成案外人明显是不符合事实的,公开资料显示,乾元宝业公司从2012年开始,就聘请了杨长宇为公司经理,在内黄县摘牌拿地之初,杨长宇出资500万元,但不作为公司股东出现,而是让原法定代表人滑明亮为其出具1000万元的借据。这一行为表明,杨、滑二人在2012年就开始了设套钓鱼的卑劣行为。滑明亮也证明,早先向我借款,杨长宇知道的一清二楚,我才信以为真,认为他有实力拿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设套圈钱,直到被我申请查封土地使用权之后,仍无还款的诚意。2014年6月,杨长宇对华龙区法院查封其账户的行为不服,提出异议,华龙区法院驳回了他的异议,杨又到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我与杨长宇还进行了当庭质证。杨长宇在法庭上承认与我达成了还款协议。后经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杨长宇提出异议的理由不成立,驳回了杨长宇的异议申请,决定执行杨的账户存款,按照法律规定,裁决书送达生效。
  事后我了解到,杨长宇原本是平顶山叶县人,编造的籍贯是焦作,后到濮阳做建材生意,因为有关系能在新乡拿到施工项目,加盟濮阳宏亚建设集团,当过两年新乡分公司经理。因为经常赌博,找情人多次被有关方面处罚,因被其情人老公追打,被濮阳一帮熟人传为笑谈 。在与滑明亮合伙拿地时,早早地控制着乾元宝业公司,截止目前,乾元宝业公司的营业执照,财务合同行政公章依然放在杨长宇那里,他声称自己不知情全是谎言。
  四、关于“法官回应:还款协议性质是执行担保”。
  其中对此案裁决濮阳两级法官都以明确进行了回复,我们再此不做回应,因为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
  五、关于“法律相关人士:执行法官无权添加案外人为执行对象。”
  在这里我们想说的是,这些法律相关人士看到全部证据了吗??这些法律相关人士找我们了解情况了吗??这些法律相关人士难道仅凭一方面的说法就能断案吗??那这样的话,我们国家法律的尊严、法律的公正谁来保障??笔者发表的律师的言论是不是代表了律师的真实意思,我们认为值得推敲,或许是笔者的断章取义。
  1、关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崔伟龙所说的四条:
  第一,杨长宇不是裴振林与乾远公司经济纠纷中的当事人。
  杨长宇主动承担还款责任时,就已经进入执行程序,故不存在诉讼问题。杨长宇不仅在本案中为担保人,同时,在其它牵扯乾元公司借款案中担任担保,并且法院也依法认定了杨长宇的担保行为。因此,法院判决是有法律依据的,杨长宇是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第二,杨长宇从未为乾远公司作过担保。
  濮阳市两级法院依法针对杨长宇在执行期间与我们达成的还款协议,查明符合民事诉讼法的认定,作出的裁决有法律依据。
  第三,此案中,濮阳市两级法院将裴振林与杨长宇之间达成的有条件‘还款协议’视为执行担保协议,属于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直接行使了审判权,剥夺了当使人诉讼权力。法官此举,不得不令人怀疑是否另人他图,或者暗藏猫腻。
  前面已经多次提到,杨长宇是在执行期间主动多次找我们介入到此事的,并且杨长宇在法庭下也承认了此事,故上述问题在法律上根本就站不住脚。
  第四、民事让刑事。
  民事让刑事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所谓刑事优先是指刑事案件中查明的事实以及牵扯的财产与民事案件中有必然的联系,而本案属于执行期间杨长宇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主动与我们达成的还款协议,所以本案执行与滑明亮所涉刑事案件中没有任何关系,此案中刑事优于民事这一理解没有法律根据,没有充分认识到刑事优于民事这一根本条件。
  2、关于金博大律师事务所陆咏歌说的别说当事人不是担保人,即使在当事人是担保人的情况下,担保人如在审判中未列入被告,执行环节也不能将担保人列为执行对象。
  陆咏歌先生是著名的刑辨律师,我们很敬仰。但对此案的理解与民事诉讼法关于执行是相反的,因为在执行中或是诉讼中为当事人提供了担保的在民事执行中可以追加为被执行人。我们相信陆律师的话有可能被人断章取义。
  3、关于新乡市红旗区法院原主管执行副院查看地址详情长姬发岭所说的法官执行时任意添加案外人为执行对象,也是严重的程序错误。
  杨长宇是在执行期间自愿加入到被执行阶段,作为被执行人,所以法院裁决杨长宇是本案被执行人,有事实根据。
  面对这起并不复杂的借款还款案件,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们所能做的是相信法律、相信党、相信法院,借款还钱,天经地义,然而,杨长宇多次在网络上对我们进行攻击,同时,还请一些不愿了解真相而乐于制造所谓“卖点”的笔者对此案混淆视听,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们始终相信:公道自有人心,法律自有公正。
  同时,自己签定的协议又想反悔,那么以后任何人签定的协议都可以反悔,这个社会不就乱套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哥哥LQ 发表于 2015-5-30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无良的人确实太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