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庶民”为何能助特朗普赢得大选?丨文化观察

[复制链接]
腾讯文化 发表于 2016-11-13 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朗普竞选期间在集会上的演讲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赢了,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他将在明年1月正式就职。 特朗普是谁?有媒体这样形象地写道,“在一年前,没人相信他会赢,在两年前,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而他的对手希拉里,民调领先了几乎一整年,出名已经三十年。” “在房地产商人特朗普之前,美国曾经有过3个跨界总统:艾森豪威尔、格兰特(军人)和胡佛(煤老板)。不过这三人在当总统之前都曾身居要职,不是当过总司令,就是当过内阁部长。像特朗普这样,连村官都没当过就直接去当美国总统的,确实史无前例。” 从来没有从政经验的地产商特朗普,为什么能够“出人意料”地击败老练政客希拉里? 一、特朗普“激进”和“求变”的立场,满足了很多美国人内心的小邪恶
特朗普的成功,首先是竞选技巧的成功。 实验显示,尽管投票者总自以为“理性”,但在某种情景下也会做出另外的选择。 譬如,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约尔英巴曾开展了一项研究,那就是找到可能引发我们产生厌恶情绪的源头。他曾对实验人群进行了“厌恶范围”的测试,叫他们对事物的厌恶度进行评分排序。列出的事项有“胃痉挛”“当你发现你的一个朋友一周才换一次内裤”等。实验人群随后也被问到了他们的政治主张。 研究结果发现,当人们以为自己得病时,他们就对种族差别会特别在意,他们潜意识里讨厌那种和自身特质不兼容的人群。同样的,2014年美国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外表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候选人,而厌恶身体素质较差的候选人。
特朗普支持者

所以,一些成功的竞选者,往往会充分利用和诱导这种讨厌心理,满足很多选民内心中的小邪恶,进而赢得更多选票,而特朗普显然对此运用得炉火纯青。 譬如,不少美国国民对墨西哥移民的高犯罪率不满。在竞选演说中,特朗普就指责墨西哥向美国“输出犯罪”,称来自墨西哥的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并声称“要让墨西哥出钱修建两国边境的隔离墙,以阻止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潜入美国”。这种言论虽然和美国兼容并包的文化并不相契合,却满足了多数美国人对移民高犯罪现象的不满。 譬如,特朗普公开向支持者表示,因为“很多穆斯林都对美国怀有仇恨”,必须“全面且彻底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直到我们的代表能够搞清楚状况” 。此外,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经理科里亦对CNN表示,“彻底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不仅包括想要移民至美国的穆斯林,还包括前往美国的游客。许多美国民众都担心恐怖分子就在身边,却又不便发表反对穆斯林的观点,特朗普帮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自然能够赢得支持。 这些言论看似荒唐,有些甚至违背基本的常识和普识价值,轻易就引发了形形色色的争议。但特朗普从中透露出来的某种“激进”和“求变”的姿态,的确有效地诱导了美国民众的“内心厌恶”,满足了他们内心那种不能公开言说的“小邪恶”,让美国民众看到了一种和传统总统竞选者完全不同的形象。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有着争议,但特朗普参与美国总统竞选以来,人气一直高涨不下。 二、“跨界总统候选人”身份,绕开了“家族政治”,唤醒了另一个沉睡的美国 从常识上而言,相比希拉里,特朗普是一个“完全不合格”的总统候选人。既没有从政的经历,本人也绯闻缠身,天生一张“大嘴”,他在电视辩论中指责美国政客受钱驱使,嘲讽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的越战被俘经历,公然晒了一名竞争对手的私人手机号……甚至连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也称,特朗普绝对不会成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 而相比8年前竞选的失败,媒体普遍认为今天的希拉里具有四大优势。譬如,党内支持率高,奥巴马认定她是继承者;譬如,竞选资金雄厚,有意累计筹款25亿美元;譬如,竞选团队强大,公关专家强于疏通媒体关系;再譬如,吸附选民能力强,对年轻人和女性吸引力强。相比特朗普,希拉里俨然已提前胜券在握。


特朗普竞选集会,一眼望去尽是白人。

但是,被观察者所忽略的是,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他们所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和八年前完全不同的美国。 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2015年底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2015年美国福布斯富豪榜前400名上榜人物所拥有的财富,高于美国中下层民众所拥有财富的总和。而且,不同人种的美国人之间,亦出现了财富收入的分化。去年,美国白人的财富大约是非裔的22倍,拉美裔的15倍。 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败,与国内贫富差距的悬殊,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政治矛盾的加剧,以及社会文化的崩裂。这让美国人民日益反感延续至今的美国家族政治。在他们看来,家族政治已经不可能再去引导他们实现“美国梦”,只能导致权力垄断的加剧。正因如此,作为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已经失去了天然的优势。 而一个不一样的特朗普的出现,足以唤醒大多数沉默的美国国民,给他们展示出不一样的可能性。特朗普的竞选言论虽然“政治不正确”,却都是针对美国“民怨”而发声,关切美国普通国民的利益。对于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相信,相比希拉里,毫无从政经历的特朗普更能代表自己的利益,能够做出符合多数美国人利益的国家决策。当他们认定这一点,特朗普身上种种“匪夷所思”的缺点就不再那么重要。 “体制外”的特朗普,成功地唤醒了美国民众对体制的不满,赋予了自己更多的可能性,他自然距离竞选成功就更近。
三、迎合了大部分具有美国梦的中下阶层国民,这是一次“庶民”的胜利
得屌丝者得天下,具体到总统选举中,能够赢得占国民大多数的中下阶层的支持,也是特朗普最终胜出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在回看特朗普的竞选过程,不难发现,他始终抓住了民主党的最大死穴,那就是民主党的权力阶层已经和社会中下层的美国民众渐行渐远。纵观特朗普在电视辩论或竞选演讲的相关内容,虽然内容或被质疑,或引发相关争议,但它们都是美国中下阶层普遍关心的话题,并且,特朗普赋予了这些议题“强硬”的解决方法,或是看得见的解决路径。关注于中下阶层的日常生活,让其“美国梦”有着实现的可能与空间,特朗普因此对普通美国人产生的吸引力,远胜希拉里的精英政治主张。

特朗普关于女性的言论虽然饱受争议,但仍赢得不少女性的支持。

而且,特朗普本身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着亿万财富,以及强大的商业帝国经营能力。美国中下阶层国民会朴素地以为,因为没有着对个人财富的追求源动力,特朗普会把更多的精力应用于国家和社会的治理上。而其本身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也证明了特朗普具备这种超强管理能力。
还有,如同分析人士所指出的。竞选过程中,特朗普的家庭也为其加分不少。特别是其女儿伊万卡的出彩表现,在社交平台上引发广泛的围观与称赞。而对于多数美国中下阶层国民来说,家庭的成功与温馨也是一个合格总统的必备要素。拿特朗普家庭来对比希拉里家庭,希拉里丈夫克林顿曾经的性丑闻,以及竞选过程中家庭与选民互动性的不够,不免都或多或少为希拉里的个人形象减分了。
在多个层面,特朗普都有形或无形地迎合了大部分具有美国梦的中下阶层国民,这让他最终能够意外地胜出,本质上,这是一次“庶民”的胜利。
结语

特朗普最后关头“逆袭”的结果,不仅令舆论大为惊讶,甚至连特朗普自己也会稍稍惊诧。但倘若从选民心理来分析,一切却并不意外。因为,即便竞选过程中有再多的争议,美国人也愿意选择那些看起来能带领他们实现“美国梦”的候选者。摇摆的美国,需要的不是一个成熟的政客,而是一个看起来更有“希望”和“能力”的领导。这就是真实的美国,也是真实的美国选举文化。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你喜欢看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