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新人小说,每天更2000,处要改

[复制链接]
一,元能球
  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整个城市都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芒,显得格外的庄严。而在它不远的郊外,只有几所零零散散的老房子孤零零地坐落在这里。和繁华的城市相比,自然无比的落寞。但是它们的门上刻着一个不起眼的小标志,正是这个标志,让整座城市的人都膜拜它门,瞻仰它们。因为它们代表了现在这个世界最具有权威的之一————裁决所。在这片陆地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强大的。虽然修行者都明白通过吸收元能来提高自身的能量这个方法,但是在中却有着最适合人们修行的修炼方法。这些方法都是通过无数的前辈们不断地实践总结出来的,自然比一个人自己慢慢摸索要好得多。更重要的是,每个都有自己独特的功法,在同等级的中,拥有一门强大的功法完全可以碾压对方。如果能够熟练地使用功法,甚至连越级挑战不是没有可能。正是因为如此,许多人为了得到强大的功法,都会加入到门派中修行。而裁决所正是这些门派之中的佼佼者之一。
  房子周围,明显有过打斗的痕迹。坚硬的水泥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坑洞。不仅在地上,就连墙面也一片片地被打塌了。如果被人看见,一定会大为震惊!!谁如此大胆,要知道虎威不可触,就算是一个小小分部,也代表了整个裁决所的威严,现在竟然有人在裁决所动手,难道他不怕裁决所的报复吗??
  在那所位于中央的房子里面,一个年轻人被四个穿着黑衣的人团团围住,一个年青人大吼着,面色看起来十分地狰狞,他便是这个裁决所分部新一代最强的年青人沈飞,传闻中他温文儒雅,待人十分和气,可现在他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已扭曲得变了形,眼眸中涌出疯狂的目光。衣襟已被鲜血染成深红色。他身边横躺着一具老者的尸体,这是与他最后并肩作战的人,也是他在这个裁决所最亲近的人。可是就在刚才,那个老者为了保护沈飞,硬生生地受了对面的一个神秘人一掌,五张六腑都被震碎了,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和他对峙的一共有四个人,为首一一人带着一个鬼脸的贴皮面具,令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在他身边站在三个被黑袍遮得严严实实的人,全身上下一片漆黑,只有露出一双,看不出任何门派或家族的标记。而在他们后面,但那驼子明显受了严重的内伤,此刻连站都站不稳,只得靠着旁边的一跟石柱上。
  
  “退下!!”领头的那个人训斥了那人,语气冰冷不善。“是!!”说话的黑衣人恭敬地回答一声,便老老实实地站到黑衣人的后面,不敢再做任何的声响。沈飞面色不善地看着这个面具人,他应该是这群黑衣人的首领,也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人。当时他们正在训练,正是这个人带人偷袭了他们,还亲手杀死了分部的裁决长,唯有沈飞坚持到了最后。这倒不是他的实力强悍。而是因为黑衣人对沈飞有所图谋,吩咐不得对他下死手。饶是如此,沈飞也已是强弩之末,元能也快耗尽了。
  “说!!元能球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冷冷地说道。
  “哼,果然是为了元能球而来,难怪对我手下留情”沈飞冷笑道。这说完这句话,沈飞不再言语,言多必失,沈飞明白这个道理。他是唯一一个能从元能球里面汲取能量的人,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群人才暂时留他一命。,便知道这沈飞着问不出什么了,转头看向墙角的驼子。
  接触到黑衣人的目光,驼子极为地恐惧,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地上,战战兢兢地摸出一截枯老的藤木,语气颤抖,道:“如果元能球真的在这附近,我。。。。.我应该能找的出来。”说完他把一丝元能输入那截藤木,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好像在念什么咒语。藤木满起来皱巴巴的,似乎有一段年头了。在它的顶端有一道平滑的断口,好像被什么人砍下了一段。随着驼子念着咒语,那截藤木竟似活了一般,在驼子手里不停地挣扎着。突然一下子脱离了驼子的掌心,“刷”地一声没入地底。
  “啊!!我。。。。.我的宝贝!!”驼子显然没有想到元能球会在地底下,使得藤木不见了踪影。驼子目瞪口呆,两手伸向地面,显得极为地心痛。面具人默然不语,静静地站了一会,提掌运气,猛然一掌轰向地面。在人们惊讶的神情中,一只手掌快速地变大,带着一种恐怖的气息,狠狠地撞向地面。所有人都被黑衣人的手段深深地震撼到了,就连沈飞也不例外。地震山摇,尘埃飞扬,众人都感到一阵摇晃。待到灰尘散去,一个半米多大的洞赫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走!!”面具人一挥衣袖,便拎着沈飞带头下去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入密道,竟出人意料地一路大开,
  面具人皱了一下眉头,感觉这一切太过轻易了。,而是吩咐了一个属下:“你,去吧元能球拿来”。“是”黑衣人恭敬地回答,没有一丝犹豫,走向元能球所在的位置。看到黑衣人一下子拿到元能球,面具人舒了一口气,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正在此时,异象突生,本已拿到元能球的人突然大声惨叫,他的腿上,脸上,手臂上的皮肤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啊!!”黑衣人惨叫着,他已抛下了那颗元能球,可是他的身体还是在快速地腐烂。很快,他化为一滩血水,最后连血水都蒸发了!!
  
  “我知道了,只是能量潮汐。”驼子擦了一下冷汗,心虚地回答,道:“只有一个地区的能量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才会出像这种现象,能量潮汐会排斥所有外来的物质,最后把它同化成能量一样的物质。”
  “那你的意思是我没办法得到元能球??”面具人语气不善地问那个驼子,像一座即将要喷发的火山。看这个样子只要驼子回答一声“是的”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把驼子干掉。
  “这————,”驼子出了一身的冷汗,慌乱中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沈飞,急忙道:“沈飞是唯一一个能从元能球得益的人,元能球的能量必然不会排斥他!!”
  “老梆子,别指望我帮你拿到元能球。”沈飞狠狠地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面具人一把提起沈飞,把他的身体抛飞到半空中,不停拍打他身上的各处大穴。沈菲感觉从面具人的手上传来一股股奇异的元能,这几股元能不仅暂时接续了他被震碎的经脉,而且还霸道的压制住了他自身的元能,令他的身体不能自如地活动。沈飞竭力运转其他身体里所有剩余的能量,想把面具人的元能逼出体外。面具人冷哼一声,反手在他的天灵盖上重重的拍了一掌。令他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原能一下子被拍散。感觉沈飞体内的元能不再作祟,面具人又继续拍打着沈飞身上的各处大穴。到了此时,就连面具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驼子内心大为震动,只有他才了解面具人有着多么深厚的元能。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人体力居然也会有不支的时候,足以证明他现在运用的这种功法有多么的逆天!!
  “成了!!”面具人大吼一声,顾不得擦一擦额头上的汗珠。随着他手势的不停变换,四肢经脉被震断的沈飞居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面具人眼中闪过一丝不一察觉的狂喜,这个功法他研究了二十多年,从未在活人身上试过,没想到一出手就能收到如此成效!!
  沈飞不由自主地走向能量潮汐,心中十分苦涩。没想到他沈飞天才一生,居然会是这种结局。刚才他身受重伤时,暗自勾动元能球,希望从元能球中获取能量来对敌。却没想到被面具人一脚震断经脉,失去了对元能球的掌控。以至于元能球向外界不断地涌出能量,形成了这个能量潮汐。他虽然能沟通元能球的能量,但对这个能量潮汐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事到如今,已是他不能掌控的了。想必自己也会是想那个蒸发的黑衣人一样的下场吧,沈飞自嘲的笑笑。
  ,被控制的沈飞径直向那元能球走去。沈飞的双手已经开始腐烂,。他咬咬牙,加强对沈飞的控制,打算牺牲沈飞得到元能球!!
  一把抓住元能球,沈飞心中闪过一丝错愕,元能球中的能量已所剩无几了!!“看来元能球喷发出了所有的能量,难怪会形成这么强大的能量潮汐。不过这样也好,就算把能量球交给他们也没什么用处了。”沈飞转过身,此时他的身体已被被腐蚀出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洞,如同一块被虫子啃蚀过的朽木。不过相对于那个瞬间被蒸干的神秘人已经好很多了。面具人见到沈飞果然对能量潮汐有所免疫,。
  “干得好!!”,道:“沈飞,快把元能球扔过来!!”
  “哈哈哈哈。。。。.”一把接住了沈飞抛过来的元能球,面具人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
  面具人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他心里清楚,这里的位置虽然偏僻,但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战斗,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难保不会有人发觉。这个分部被灭的事情,一旦被其他分部的人知道了。必然会有高手通过传送阵传送到这边,到时候想走就没那么简单了。
  想到了这一点,面具人渐渐从得到元能球的狂喜中冷静下来。他知道凭着自己的身手,要逃脱裁决所的追捕并不是太困难,但自己的家族毕竟还在在这个地方落足。要是让元能所知道了是他所为,他的家族将没有安身之处。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那个驼子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话还没说完,驼子便被那面具人拍飞!!胸口深深地凹陷下去,跌入能量潮汐中,倒地不起。“为……为什么……”最后,驼子艰难的吐出了一些不清晰的话语,他似乎难以咽下那最后一口气,不想这样窝囊的死去。
  “怪只怪你太贪生怕死了,”面具人平静地看着驼子,道:“我不能让一个这样的人抓着我的把柄。”
  “你……我……恨啊……”驼子艰难地咽下这口气,再也说不出话来。慢慢地,他的身体被腐蚀了,只剩下一副骨架。
  面具人带着属下转过身走了,并未回头,他知道那两个能量潮汐的人不会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