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荒冢岁月第七回下

[复制链接]
悟空无相 发表于 2015-6-1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快,人们的幻想便被鬼子的暴行无情的打破了······
  10月6日,驻扎在段甲岭的鬼子中队长岩崎,召开了二区保长会议,命令各村十名识文断字的“剿共自卫团”成员到位于段甲岭村与北岭村的戏楼开会。
  10月7日上午,开会的人有的手持红缨枪,有的持棍棒陆续到来,会场上黑压压的一片。场外站着足有一百多的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和警备队,场内外气氛异常紧张。所有的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道岩崎要干什么。
  会议开始了,会台上出现了一个高个子日本鬼子,他三十多岁,白净面皮,耷拉眉,老鼠眼,留着一撮儿人丹胡儿,身穿黄色呢子军装,脚穿长筒马靴,战刀斜跨在身边。他先是在台上来回踱了几圈,两只脚故意使劲地踏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然后摘下腰间的战刀,挺着大肚子,坐在事先准备好的椅子上,双手拄着东洋战刀,眯缝着眼,从那小小的老鼠眼里射出了一道凶狠的目光,脸上现出让人瞧着比哭还要难受的“笑容”。下边有人小声的嘀咕着:这个人就是日军的中队长岩崎。
  由于岩崎平时喜怒无常,而且心狠手辣,因此听到这个名字后,在场的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猫着腰站在岩崎身边的是翻译官李贵,人们都称他为“李鬼。”只见他点头哈腰,一副随时准备向柱子献殷勤的奴才相。在岩崎来回走动的时候,他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一样,跟在岩崎的身后。
  岩崎坐下大约一袋烟的功夫儿,先是干咳了两声,然后呜哩哇啦的叫唤了好一阵。岩崎的话音刚落,‘李鬼’连忙谄笑着向主子一点头,然后指手画脚的向在场的群众大声喊道:
  “大家好好听着,岩崎太君刚才说了,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无限的终于大日本天皇!!”说到这里,岩崎和‘李鬼’带头,所有的鬼子都“啪”地一声来了一个立正。
  然后‘李鬼’接着说:“大日本皇军是奉天皇之命,远渡重洋来保护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土八路的良心大大地坏了,他们共产共妻,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不过,你们要是碰到那些土八路,也不要害怕,要把他们围住,用棍子狠狠的打,然后扭送到皇军那里,皇军金票大大的给。如果谁要是知情不报,私通八路,皇军知道了那是要杀头的。”
  人群中鸦雀无声,‘李鬼’稍微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今天太君把你们召集来,是要你们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说完,他瞟了一眼身边的岩崎,哈着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只见岩崎依然用带着雪白的手套的双手拄着指挥刀,嘴里叼着烟卷,朝‘李鬼’点了点头,‘李鬼’走过去,俯下身子,岩崎和他耳语了几句,然后用杀人的魔眼向在场的群众扫视了一眼。在场的群众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茫然不知所措。但是‘李鬼’那道目光是他们感到不寒而栗,预感到要有一场大的灾难来临。
  紧跟着,‘李鬼’同鬼子们一起,把不明真相的群众带到了戏楼后面的大坑边儿。
  这个坑是当时段甲岭面积最大、水位最深的一个坑,大约有十几亩的水面,深处达两丈有余。由于近两年雨水充沛,因此更是坑满将溢,水面茫茫一片,阵阵秋风袭来,水花拍打着坑边显得格外清冷。
  被聚来的群众站满了坑的北坡,人群外站着几十名日伪军,他们手持上了刺刀的枪,面对着手无寸铁的群众。
  这时,‘李鬼’传达了主子的旨意:“岩崎太君说了,今天要考验一下你们对大日本皇军的忠诚,看看你们到底谁是良民,谁最终于大日本天皇。对岸就有土八路,你们统统的下坑游到对岸去捉那些土八路。”
  在场的群众知道这是小鬼子戏辱人们的一种鬼把戏,于是就个个站在坑边一动也不动。
  岩崎见状不由气得怒火冲天,呜哩哇啦的又嚎叫了一阵儿,然后一挥手,只见那些荷枪实弹的鬼子兵们立刻蜂拥而上,有的手推、有的脚踹、有的用枪顶着群众的后腰,顷刻间将所有的老百姓都赶下了水。
  近四百名群众黑压压的一片,覆盖了整个坑面。由于大部分人不会游泳,大家互相拉扯着往坑边上爬,站在岸边看热闹的日伪军们则用刺刀把人们往深处赶。于是,大多数人被赶到了坑的深处。
  因为已经时近深秋,很多人的衣裤被水浸透,在水中一上一下地挣扎,而鬼子则在坑边得意忘形的哄然大笑。
  尽管少数会游泳的人认为听鬼子的话游到对岸就算没事使了,拼了命的往对岸游去,哪知那心怀叵测的鬼子竟然在对岸也设了岗哨,不仅不允许他们上岸,还用刺刀刺伤了几个人,强迫他们往回游。
  人们就这样被迫在大坑中挣扎,呼救声、惨叫声、喝骂声、狼狗的狂吠声充斥了整个大坑,令人惨不忍睹。而鬼子们则站在坑边“观赏”着这场由他们一手导演的闹剧,时而指手画脚、时而开怀大笑。
  眼看着人们被折腾的精疲力尽了,岩崎为显示自己的威风,脱掉了呢子军装和马靴,也跳入了水中。‘李鬼’为了讨好主子,也跳下了水去,护持在岩崎的左右。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天气已经凉了,水温也不是很高,岩崎跳下水后不久,就龇牙咧嘴的“哎呦、哎呦”叫唤了起来,不但如此,还一个劲的往下沉,并喝了好几口污水,吓得他连连喊“救命”。开始鬼子们还以为岩崎是在表演,后来听到他喊救命才知道原来是由于水凉,他的腿抽筋了,他的表演彻底失败了。
  岸上的鬼子们一看,慌了,马上七手八脚的跳进水里,簇拥着岩崎,阻止其继续下沉,有的则搀扶着他往岸上走。坑里的群众则趁着日伪军们手忙脚乱的空档,你拉我,我拽着你,挣扎着上了岸,有的人则趁机逃走了。而大多数的人在九死一生中挣扎着上了岸,认为没事了,就根本没有动。有的人拧着衣服里的水,有的蹲在地上打哆嗦,有的则干脆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鬼子导演的这场闹剧使西岭村的卢雨、小赵庄村的纪华等7人因为连冻带呛,被活活淹死在大坑中。
  就在人们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换完干衣服的岩崎又与‘李鬼’交头接耳的嘀咕了一阵儿,他命令日伪军们把人们逼到了一起,然后狞笑着说:“你们的,下坑时的武士道的没有,八路的没有抓到,我的刚才倒抓到了一个,你们的看看!!”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年近四十的人被五花大绑着推了过来,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已经被打得一条一条的了。一道人们面前,鬼子们便使劲把他按在地上跪下。
  ‘李鬼’说,这个人叫杨景荣,因为私通土八路被抓住的。说完后,两个日本鬼子便像疯狗一样,抄起木棍朝杨景荣劈头盖脸的就打。尽管在常德群众无不切齿痛恨,但是他们知道此时不可硬拼,于是便强忍悲痛纷纷为其求情,尽管有人站出来证明:“他就是我们北岭村人,不是土八路,我们可以为他作保。”但是无济于事,‘李鬼’一句“他就是私通土八路的探子。”就把众人的劝说和作证全部给否了。不一会儿,杨景荣便被打得血肉模糊,岩崎和其他鬼子则站在一旁发出开心的狞笑,并扬言:谁要是私通八路,这就是下场。
  两个鬼子兵打累了,又换上了另外两个伪军,只见其中一个使尽浑身力气抡起一根枣木棍狠狠地从杨的身后对准他的头部打去,只听一声惨叫过后,杨景荣一头栽倒在地,不动了。
  那个伪军的心里暗暗地叫道:兄弟,别怪我,鬼子是想折磨死你给大家看,我没有办法使你解脱,也唯有这样才能使你少受一些痛苦。你放心,你的仇我一定会替你报。
  岩崎并不知道那个伪军的心理活动,一见人死了,便命令伪军们把杨景荣连拖带拽的草草埋在了大坑南岸。
  而这个岩崎口中所谓的通共分子杨景荣,其实就是北岭村一位心地善良、为人忠厚的普通农民。那么,岩崎为什么说他私通八路呢??这事和那个翻译‘李鬼’有关:
  北岭村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富足人家,这家仅与杨景荣家一墙之隔,男主人叫李春华。此人是新民会会长,与日本人交往过密。一日与‘李鬼’赌钱时输给了‘李鬼’,因付不清赌帐惹恼了‘李鬼’。
  ‘李鬼’为报私仇,便以私通八路的名义来抓李春华,而李春华事先得到了消息,提前跑了。恰巧杨景荣这天正在李家打短工,鬼子们抓不到李春华,就把杨景荣做人质五花大绑的押回了据点。
  ‘李鬼’本想李春华会用钱来赎人,不想李春华心黑財狠,分文不肯出,而杨家由于家境贫寒,无钱去赎,因此杨景荣便做了替死鬼。那个打死杨景荣的伪军恰是北岭村人,见众人劝说无效,也就只好含悲忍泪,把仇恨埋在心里,解脱了杨景荣。
  在打死了杨景荣之后,岩崎终于肯放人们离开了,众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了,大坑里漂满了红缨枪和棍棒,一片凄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日本鬼子的倒行逆施没有吓倒三河人民,他们于第二天一早,掩埋好死难者的遗体,擦干了热泪,投身到了抗日洪流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