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雪城驯鲸师

[复制链接]
十年前一支考察队伍在南极凭空消失。十年后,一头巨鲸出现在边陲小镇,一个少年的命运由此改变。少年背负着寻父的使命来到南极,却意外遭遇传说中的海市,在古堡中发现神秘的少女,他能否破解千年秘文,救出少女,还有一起同行的美人鱼少年会不会担负起原本属于他的使命呢……
  楔子
  1985年,暗云叠涌而来的南太平洋海面上有一艘通往的南极的船,恍如幽灵航行在天空阴沉的海上。

  一个巨浪迎上了甲板,只见一头巨大的蓝鲸在海浪中浮现出优美的弧线,发出一声声悠远的鲸鸣,引来了船上的科考队员的目光。它一直跟随着船南下,歌声十分空灵渺远,引来鱼群竞相飞跃在辽阔的海疆上。黑夜降临时海里的浮游生物都聚集在它周围,发出神秘幽光,那光芒就如大海打开了它瑰丽的宝库。

  航行的纬度渐渐升高,气温越来越低,南极的白昼渐渐在变长,这已经到了最佳的南极科考期。在严寒的工作条件下科学家们严谨地记录着数据,但水下的测量工作被迫停止了,仪器因为冰层根本无法下水。反常的低温超出了原本的预料,这本该是南极一年之中最暖的季节。

  航行开始变得困难起来。船无法突破深厚的海冰,围困在了海面上,周围都是大的冰川,既不能强行破冰前行以防冰川崩塌,也不能一直这么等待下去。

  等待是漫长的痛苦,这里只会越来越寒冷。

  科学考察队为了能完成考察任务,就分成了两支队伍,一支下船到距离海面很遥远的南极岛建立新站点,另一支留守在原地等待破冰。在这里苍茫的天空下,暴风裹携着成百上千的雪片飞下,天地化为混沌。平静成为了暂时的风暴。这样过去了很多天,前线的食物开始供给不足了。很快,留在船上的小分队也下船了,赶往前线。

  南极的太阳越来越低。在船上,寒冷成为一场铺天盖地而来的灾难。孤独和饥寒交织在船员的身体里,成为野兽撕咬着瘦削的躯体和发黑的颊骨,仿佛每一寸肌肤下埋藏的血管里的血液都凝固成碎小的冰晶,瞬间使血管胀裂开来,永远成为凝固的雕像。船长最终没等考察人员归来,独自决定强行破冰。他永远也忘不了,鬼魅的天空下闪现着极光,太阳冷冷地垂在地平线上,仿佛喝了伏加特般深醉的红,船破冰时从底下传来弦仿佛紧绷而裂开来的兹兹声撼动每一根神经,令人发怵,当万吨冰川倒下,传来接二连三的深海冰碎裂开来的声音,裂缝瞬间盘踞船的周身,船长的凝视瞬间在天地的一声巨响之后毁灭,船舱里沉睡的其他生命也一同静寂了,在这空旷的海面上。

  漫长的黑夜降临,又过去了。

  这里的暖季来得平静而缓慢,只是一声鲸鸣:低沉的鲸语划破这里寂静的海面。

  没人知道它的存在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它去往何方,它是个例外。

  略带伤感的鲸鸣,孤独地往南回归线远去了,它的身后洁白的雪域渐渐模糊成一个点。

  鲸鱼的歌

  回到低纬度温暖的阳光海岸,这有一个叫溪和的边陲小村。在捕鱼季里渔夫们全都出海打鱼了。热风轻拂过空旷的海滩,太阳把一切事物都照得发白,有一个肌肤黝黑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戴着一顶破旧的斗笠在海滩上不停拾起被海水冲刷上岸的海产。海滩上的影子越来越短,少年抬头时感到一阵眩晕,他不敢相信他居然看到了一头巨大的蓝鲸在阳光底下,灰蓝的肌肤熠熠生光。一阵海浪打过来,将少年的身体全打透,他站立着久久不能动,直至那海上升起的水柱平复下去,歌声渐渐渺远。发湿的海滩恢复了平整的模样,留下一个灰黑圆桶。

  少年仔细地检查了桶身,上面没有任何的标志,因为有一层厚厚的蜡质保护而依然保持完好。木板很紧实地贴合着,没有一丝缝隙可以打开。烈日下的少年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飞快地奔回家中,将一把瑞士军刀从竹篓中抽出,细细地敲开桶身的密封线。很快他发现了其中有一打用异国文字写的手稿和书信。

  这位看似在海边长大的少年名为金时,父亲在科学界曾是有名的科学家,主要研究生物领域,在十年前到南极执行考察任务,始终未归。官方对外界封锁了消息,这件事成为了科学界一直在流传的一个迷。他会每年在暑假的时候来到父亲曾经长大的地方度过夏天。这时少年仔细地阅读着,一段尘封十年的历史披露在眼前:

  我和尼威尔在数据观测站点发现了所有的仪器罗盘都突然失灵了,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在强力破坏平衡,但我们还是决定留在原地观察……七天过去了,天气变得异乎寻常,温度-13℃,E120°,S 23.16° ,数据还是没有恢复,但我们都感受到了在冰层下的异动,考察工作加快了进度,这里的气温从极度的严寒中反常地变得越来越高,一些冰层开始消融,我们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后面是一些凌乱的代码,和一张手绘的图,大致记录着他们失踪前的环境。

  少年很快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击着代码,在用一套智能程序搜索答案。不过这个程序很特别,虚拟化的人物,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他能从千万个数据库里筛选收集信息,具有人工智能。金时称他为“赤木”。

  “赤木,在吗??”

  屏幕弹出了一个天然萌的少年,身着淡黄色的风衣,在脑袋上方弹出一句:

  “我刚刚修复好了数据,你看一下,我先到后台玩会儿游戏,有事再点我。”
  屏幕上立弹出即排序翻译好了的代码,金时仔细看了看不由地沉思,指尖敲击着桌子,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不同的数字,密码还没与破译完全。他再次点击桌面上的搜索引擎,“赤木,你将这串代码在数据库中复制10的N次方次分享,看能否解出??”

  最后数据终端传来了一组音频,波峰不一,嘈杂无章只有短暂的五秒便结束了。他没法判断这奇异的声音是什么,便关掉了电脑起身决定去找范舟航。

  金时作为探险爱好者在两年前加入一个极地A组织,这个组织在外界看来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能进入这个组织的绝非常人,要经过苛刻的考验才能加入到组织的高层。

  同样通过考验的还有另外一个少年叫范舟航,他记得当时范舟航戴着一顶棒球帽,和项目负责任人低声说了几句便离开了,金时加入组织后就开始和范舟航一起搭档,工作时间久了,发现范舟航其实心中有城,不可深测。

  金时这时走到了一栋哥特式建筑的住宅前,低头看来看时间,心想他这时应该在家,便按了门铃很快,范舟航抱着只玩具熊打着呵欠开门,睡眼微睁,好似不满被人打扰,但很快又打起精神张口很粗暴地说道:“我去你的狮子,你就不能不那特么大老远敲本少爷的门。”范舟航喜欢叫金时狮子,是因为有一次金时通宵在实验室一个礼拜,范舟航见到他的衣冠不整的模样,便图方便将他拉入小区门口的一家理发店修理,金时就对理发师说了一句随便就专心看起了杂志,洗剪吹出来之后一看是炸开的好大一朵狮子头。对此范舟航开始是用很同情的语气安慰金时的,但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直到金时幽怨的目光投过来才勉强停止住。打那以后金时便有了“狮子”的称号。

  金时微微皱眉,想昨晚是不是范舟航又熬夜打游戏了,就径直地走了进去,这个偌大的院子就只有范舟航一人,父母都在国外居住,范舟航两年前放弃了在美国哈佛拿全额奖学金的机会跑回中国,现在帮助父亲的一个朋友在一所大学里做研究。家里窗明几净,米白色的沙发,茶几上斜插着几支绿色的青竹,茶几是黑色的大理石,几净无尘。金时将整个身体陷入沙发,开口说到:“舟航,你相信吗,十年前突然消失的科考船出现了,不过我找到的只是一些漂流到海岸的遗物。”

  “看来有意思的事发生了,我记得你父亲在那艘船上。”

  “鲸。鲸鱼你知道吗??我看到了,我在溪和看到了,和那遗物一同出现,我甚至无法相信我眼前的一切是否真。”金时将头转过一边,脸上的表情看来很疲惫,眉头紧蹙,双手紧握,身体完全曲陷在沙发里,在承受着不轻易表露的巨大痛苦。

  范舟航没说什么,只是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金时的肩膀,从书架上抽出一份文件,扔到他面前,开口说到:“痛苦不会因为时间而削减半分,时间却可以因为痛苦而消耗全无。不过,你可以先看看这个。”

  摆在金时面前的是一份关于A组织拟定要到南极进行天然气和其它方面生物能源探测的计划,A组织接受了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GET的邀请到南极完成该项目。

  金时浏览一遍过后,肯定地说道:“我决定去南极,我父亲在那里,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他。十年前的莫名消失,到而今出现了一丝能找出当初消失原因的迹象,我坚信他还活着。”他拳头紧握着,坚决的神情令这个少年开始有了一种男子汉的气概,多年以后范周航都会记得这略带哀伤却倔强的眼神里有着闪闪泪光。

  “有希望就不要放弃,狮子。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在高空跳伞时,我的伞在高空中突然无法完全打开,我以为我会死的,真的。可是你却紧紧地拽住了从上方下落的我,如果距离再远一些可能我就不会出现在这了。我已经怕死过一回了,不会怕有第二次了,况且本少爷也想到南极调戏一下北极熊也不错哦!!”

  顿时,金时抛过一个鄙视的眼神,轻轻笑过,小声说:“南极可没有北极熊,但会有一群萌傻了的海豹,还蛮像你的。”

  范周航立马咳嗽了起来想要假装掩饰过去,连忙夺过金时眼前的杯子猛喝水,结果用范周航的话来说,这一辈子特么都没那么狼狈过,因为他居然在狡猾的狮子面前“流口水”了,还被他瑜掖了一番。

  金时面对眼前之人好气又好笑,遂问:“舟舟,你是被美色所打动了吗??”

  范周航连忙摇头,双眼朝着门的方向看去。

  “哦??那么,莫非咱俩的友情到了桃花潭水深千尺之深厚??”

  “咳咳,寡人有疾,不能听。”范舟航佯装不在乎的模样离开了一会儿,出现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泳衣。

  “和我一起游泳,走吗??”范舟航将清爽的头发打理过了一遍,左耳上别有一枚银色的耳钉,和大多的城市少年一样笑容俊朗,瞳孔中总闪现难以捕捉到的光亮。

  范舟航喜欢潜在水里的感觉,他曾经很认真地看着金时的双眼说,有时他感觉他就像条鱼,在水里双颊仿佛长出了腮能张合地呼吸在水底下呼吸。金时总觉得他在天方夜谭,但他身上扑来的自由气息让人顿时认为此妖孽应该归属大海,那里的天地更为辽阔,释放那血液中涌流的不羁天性。

  金时从短暂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微微点头,再次将目光投向桌面上的报告。两人一起来到了游泳池旁。
  屏幕上立弹出即排序翻译好了的代码,金时仔细看了看不由地沉思,指尖敲击着桌子,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不同的数字,密码还没与破译完全。他再次点击桌面上的搜索引擎,“赤木,你将这串代码在数据库中复制10的N次方次分享,看能否解出??”

  最后数据终端传来了一组音频,波峰不一,嘈杂无章只有短暂的五秒便结束了。他没法判断这奇异的声音是什么,便关掉了电脑起身决定去找范舟航。

  金时作为探险爱好者在两年前加入一个极地A组织,这个组织在外界看来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能进入这个组织的绝非常人,要经过苛刻的考验才能加入到组织的高层。

  同样通过考验的还有另外一个少年叫范舟航,他记得当时范舟航戴着一顶棒球帽,和项目负责任人低声说了几句便离开了,金时加入组织后就开始和范舟航一起搭档,工作时间久了,发现范舟航其实心中有城,不可深测。

  金时这时走到了一栋哥特式建筑的住宅前,低头看来看时间,心想他这时应该在家,便按了门铃很快,范舟航抱着只玩具熊打着呵欠开门,睡眼微睁,好似不满被人打扰,但很快又打起精神张口很粗暴地说道:“我去你的狮子,你就不能不那特么大老远敲本少爷的门。”范舟航喜欢叫金时狮子,是因为有一次金时通宵在实验室一个礼拜,范舟航见到他的衣冠不整的模样,便图方便将他拉入小区门口的一家理发店修理,金时就对理发师说了一句随便就专心看起了杂志,洗剪吹出来之后一看是炸开的好大一朵狮子头。对此范舟航开始是用很同情的语气安慰金时的,但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直到金时幽怨的目光投过来才勉强停止住。打那以后金时便有了“狮子”的称号。

  金时微微皱眉,想昨晚是不是范舟航又熬夜打游戏了,就径直地走了进去,这个偌大的院子就只有范舟航一人,父母都在国外居住,范舟航两年前放弃了在美国哈佛拿全额奖学金的机会跑回中国,现在帮助父亲的一个朋友在一所大学里做研究。家里窗明几净,米白色的沙发,茶几上斜插着几支绿色的青竹,茶几是黑色的大理石,几净无尘。金时将整个身体陷入沙发,开口说到:“舟航,你相信吗,十年前突然消失的科考船出现了,不过我找到的只是一些漂流到海岸的遗物。”

  “看来有意思的事发生了,我记得你父亲在那艘船上。”

  “鲸。鲸鱼你知道吗??我看到了,我在溪和看到了,和那遗物一同出现,我甚至无法相信我眼前的一切是否真。”金时将头转过一边,脸上的表情看来很疲惫,眉头紧蹙,双手紧握,身体完全曲陷在沙发里,在承受着不轻易表露的巨大痛苦。

  范舟航没说什么,只是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金时的肩膀,从书架上抽出一份文件,扔到他面前,开口说到:“痛苦不会因为时间而削减半分,时间却可以因为痛苦而消耗全无。不过,你可以先看看这个。”

  摆在金时面前的是一份关于A组织拟定要到南极进行天然气和其它方面生物能源探测的计划,A组织接受了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GET的邀请到南极完成该项目。

  金时浏览一遍过后,肯定地说道:“我决定去南极,我父亲在那里,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他。十年前的莫名消失,到而今出现了一丝能找出当初消失原因的迹象,我坚信他还活着。”他拳头紧握着,坚决的神情令这个少年开始有了一种男子汉的气概,多年以后范周航都会记得这略带哀伤却倔强的眼神里有着闪闪泪光。

  “有希望就不要放弃,狮子。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在高空跳伞时,我的伞在高空中突然无法完全打开,我以为我会死的,真的。可是你却紧紧地拽住了从上方下落的我,如果距离再远一些可能我就不会出现在这了。我已经怕死过一回了,不会怕有第二次了,况且本少爷也想到南极调戏一下北极熊也不错哦!!”

  顿时,金时抛过一个鄙视的眼神,轻轻笑过,小声说:“南极可没有北极熊,但会有一群萌傻了的海豹,还蛮像你的。”

  范周航立马咳嗽了起来想要假装掩饰过去,连忙夺过金时眼前的杯子猛喝水,结果用范周航的话来说,这一辈子特么都没那么狼狈过,因为他居然在狡猾的狮子面前“流口水”了,还被他瑜掖了一番。

  金时面对眼前之人好气又好笑,遂问:“舟舟,你是被美色所打动了吗??”

  范周航连忙摇头,双眼朝着门的方向看去。

  “哦??那么,莫非咱俩的友情到了桃花潭水深千尺之深厚??”

  “咳咳,寡人有疾,不能听。”范舟航佯装不在乎的模样离开了一会儿,出现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泳衣。

  “和我一起游泳,走吗??”范舟航将清爽的头发打理过了一遍,左耳上别有一枚银色的耳钉,和大多的城市少年一样笑容俊朗,瞳孔中总闪现难以捕捉到的光亮。

  范舟航喜欢潜在水里的感觉,他曾经很认真地看着金时的双眼说,有时他感觉他就像条鱼,在水里双颊仿佛长出了腮能张合地呼吸在水底下呼吸。金时总觉得他在天方夜谭,但他身上扑来的自由气息让人顿时认为此妖孽应该归属大海,那里的天地更为辽阔,释放那血液中涌流的不羁天性。

  金时从短暂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微微点头,再次将目光投向桌面上的报告。两人一起来到了游泳池旁。
  现在范舟航只穿了紧身的泳裤,因刚从水中上来,肌肤泛着金色的光芒,阳光淡淡地洒在线条优美,肌肌肉微微隆起的肌体上,仿佛全身透明,所有的光线都萦绕周身,在一旁的金时惊诧不已,这已超乎了他对生物学理解的范畴,这不可能!!

  金时看到眼前的范舟航皮肤上有银色的鳞甲在肌肤上蔓延生出,双足缠绕渐渐退化成鱼尾,脊骨隆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范舟航神情痛苦,面部扭曲着。,现在的他是人鱼模样。

  金时想起范舟航说过,他是鱼。金时开玩笑地说是蝴蝶鱼,锦鲤,秋刀鱼,还是清蒸鱼??可是当玩笑成为现实的震惊和恐惧无以言表。

  鱼尾软软地拍了几下,他提不起一丝的力气,满脸是汗,似乎想要努力行走在地面上。

  “怎么,你也会害怕吗,你应该从来没有见过我的这副模样吧??”范舟航的语气中带了些强装的骄傲,他逼近金时的脸说道。

  金时并没有马上后退,而是迎上他的目光说:“不,我不怕,只是很突然,我没想过会有会有,会有……”

  “会有什么,其实我没有预想到以这样的方式让你知晓了,我曾千百次痛恨着我的躯体,可是有什么可以改变,什么可以改变!!”范舟航用一种接近疯狂的状态嘶吼,双目血色漫起,他不想有人看到如此狼狈丑陋的自己。

  “不,你的鱼尾很美。”金时轻抚着泛着银色的鱼尾,上面有粘稠的体液,可是他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觉得那种气息是真正来自辽阔的大海的,而不是被囚困在一个小水池之中。

  “狮子,我是人,也是鱼。准确说我的父亲是人,可是我的身体里有一半基因来自于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海里条美人鱼。”他放下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开口说道。

  “舟航,你开玩笑这也开得太大了,我很难以相信,你,是怎么存活在人间??”金时倒吸收一口凉气,颓然坐在地上,手上紧拽着的毛巾松落在地。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存在的,我也不知道。”范舟航喃喃地说道,额前的头发将眼睛遮半,脸的一侧埋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清冷。

  “我是个从未被神喜欢的孩子,没有童年,没有母亲,父亲也将我当成污秽之物,说我亵渎了神灵,任由我在外面自生自灭。”

  “可是,你说你的父亲给了你很多,给你安排了最好的私人老师,住在远离城市的别墅里,甚至送你到国外念书。”

  “哼,给是了很多,可是我的母亲来自遥远的雪城海国,那里珠玉奇宝不尽其数,他不过是用这些财富对他的罪恶进行掩饰,他不想有人知道他的儿子是邪恶的人鱼,更不想有人知道他从那神秘的国度里获得了倾国的财富,并且抛弃了将他带出雪域海国的母亲!!”

  “那么有没有觉得这样或许有些累呢,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过来的这些年,从今以后无论你是人还是鱼,你都是我的好兄弟,是神眷顾之子。”金时看着眼前的人鱼少年,心中升起一种默名的悲伤,他想到了在南极失踪的父亲,他想他的父亲会不会也到了那神秘的海域国度无法走出,没人能知道,父亲是否在那。

  “我这么多年所努力的一切,是不会轻易放弃的,狮子你不知道的,是我也很想解开自己身上的谜团,为此回国呆在研究所两年。我不愿被怪异的目光包围着,我会和你一起去南极,只是我不确定我如此的身体何时会变化,我需要你。”看似高傲冷漠的少年竟然开始啜泣起来,像个婴儿,渴望被爱与信的光芒所笼罩着。

  “我们一会起去的,这过去的一切终将过去,不再被提起。”金时回答,他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即使前途渺远,他也要努力奔赴。

  近日来,金时一直在思索在海边的那个下午,反复地打开录音,听那一段海浪声中的低频鲸鸣,之后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他梦到天空中有很多星云,一朵朵的星云在暗青色的天空中漂浮,他驾驭着—头鲸鱼模样的浮云俯身向下看,稀薄的云雾渐渐消弥,一片淡蓝色环绕着一座瑰丽无比的城市。整个身体忽然像向下旋的漩涡,从密境之空跌落地面,摇摇晃晃站起发现周身是坍塌的巨大石柱,一座荒废的神殿耸立在眼前,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欲望要走到里面去,但是当他一推开门有一股激流从圣殿中涌出,淹没过全身,却能在水中自由呼吸,努力地逆流而上到达神殿的中央,左右分别有四根神柱子,每个柱子上有不同的人物浮雕,雕像人服饰华贵,姿态各自不一,有一女人半裸从脖颈至脚踝被数百只类似蛇的生物缠绕,对面的男子手持巨剑面部狰狞,有藤蔓从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白衣年代 发表于 2015-5-9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城堡里的小小妖 发表于 2015-5-9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柱子上有不同的人物浮雕,雕像人服饰华贵,姿态各自不一,有一女人半裸从脖颈至脚踝被数百只类似蛇的生物缠绕,对面的男子手持巨剑面部狰狞,有藤蔓从背脊蔓延开紧紧锁住了挥剑之手,在他旁边的是另一个女人身着黑色长袍,双目空洞,走近一看居然是被生生夺取了眼球,眼眶深深凹,怀中抱着裂开的龟盘,像是巫师。手持龟盘女人对面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他身佩不凡的饰物,单膝跪地,手捧着水晶杯杯里里盛着金黄色的液体,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他神色焦灼的模样永远被定格在了雕像上。金时禁不住那瑰丽的光芒的吸引用指尖触碰了水晶杯,结果在上空中传来了一阵怒吼狂啸,他看到《少女出场....。》

  一夜没能合眼的金时,双眼疲惫地出现在范的面前,他就开口说到:“昨晚那位做噩梦了,梦到海水,神殿,还有女人。”
  范舟航双手插在白色大褂中,靠近金时,猛然给了他的肩一拳,在金时错愕的瞬间说道:“原来你小子梦中也会出现女人啊,说说看,说完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一个奇怪的地方,气氛诡异,古怪极了,当我要接近圣殿中央时,我梦到有生猛的恶兽向我发散出死亡的警告,之后便惊醒一直无法睡着。”金时说道。

  “你最近一定是手上的事太多,压力太大。”范舟航安慰说道。

  金时揉揉发疼到突突的太阳穴,回答到:“也许是吧。南极项目启动了,我们得赶紧准备好,这次去,有艰险,但不足以惧。”他暂且放下了梦境之事,投入了南极的准备工作之中。

  两位少年就这样相对而坐,用电脑熟练地不断处理从主服务器传来的数据,对设备的完善进行最后一次检验。明天他们将要前往南之雪域出发。

  老人与海

  向南极出发的旅程很顺利,在船上有一个叫艾利的美国人,是一名地质学家,由他担任这次探险的队长,四十多岁的模样,双颊凹陷,眼睛却如鹰钩子般精明锐利。他将整个团队精密安排到各自的岗位,遇到了不好的天气,他会不时到甲板上提醒水手注意好手上的工作,抛下一句见鬼,就回到船舱中坚持用手中的铅笔记录着仪表上的数据。

  红鼻子又喝酒醉了,赶快拦住他!!”穿白色衣服的胖厨师跑出船仓朝甲板大喊。

  一个高个子的老头醉醺醺地在甲板上像酒瓶一样的身量,晃晃悠悠地走着,双手张开,仿佛要走向大海的深处,却在白色的船弦上忽然倒下,醉死了过去。

  那个胖厨师,手握着勺子追了上去,粗鲁地挥舞着手中的勺子,让人将高个子老头抬回去。

  这时金时看到眼前的人倒下,马上和范将他扶到船舱里。老头是个中国人,因为经常喝酒,双颊有一抹永远不会散去的酒红,鼻尖红红的,大家都叫他红鼻子,具体到他的真实姓名没几个人知道,听说曾经在南极多次做过向导。

  范舟航和金时将老头架起,扶着到船舱去。没想到一个风浪袭来,旗帆猎猎鼓动着,一个踉跄,老头摔了出去,疼醒了。他揉揉发疼的脑袋,看着眼前站立的两个少年,双眼发蒙觉得人影不断在眼前晃得头脑发晕,从大衣中掏出药油抹在太阳穴上才缓过来,叹了口气:“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出行了,大海啊,要把来自海上的生命带走,谁也阻拦不了。”

  “您还好吧??”

  “终于来了,我等好久了,好孤独啊。”轻声说道。老头灼灼目光顷注少年身上。随后粗犷的笑声掩盖了过去:“哈哈,没事,一把老骨头还是能够走动的。想年轻的时候……”

  “您说,您18岁开始就在海上生活??”

  “是啊,你们年轻人啊从未在海上居住,好多关于大海的事都无法知晓。”

  金时被挑起了兴致,和范舟航一起在老人的船舱里认真地坐下,从老人满手裂口的双手想到潮湿大海的凶残温柔,说起了海上的记忆。

  老人说起了青时曾经自划独木舟横跨过两个大洋,和鲨鱼搏斗过,险些丧命在乱流中,后来到南极当了十多年的极地向导,后来自从十年前科学考察队出事以来,虽然没有参加那次的考察但后来再也没有担任过向导,成日醉酒以度。近年来本该在温暖的南方度过剩下的岁月,但最近隐隐感到不安,还有一个心愿未完成,便上了这艘船。

  “您是否了解我父亲的事呢??”金时问道。

  “我正是为这件事前往南极,巨鲸座就要苏醒了。而你来自大海,不知我可否冒犯了。 老人的目光投向范舟航,殷切而温和,范舟航对这个陌生的老人怀疑和试探的心态说道:“您说的来自海上是指什么??

  老人脸上的皱纹轻轻舒展开来,眼周的鱼尾纹浮现,粗糙的肌肤竟然在阳光下闪现着点点粼光,如粗粝的折射过来的光芒,令金时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感,觉得眼前的老人很亲切,仿佛处在襁褓之中片刻便能安睡过去。

  老人轻轻哼起了歌谣,温柔深情,仿佛饱含了极大的相思与呼唤之情,闭上双眼在晃动不安的海面上睡了过去。

  此时船舱外已经点亮了夜行的航灯,船长和水手正依靠这多年在海上航行的经验,为后半夜的风暴忙碌地作准备。因为在苍茫的大海上,人类的力量微弱而渺小,在很少人涉足的海域里根本没有完全建立起可靠的天气预象系统。金时的双眸中团聚着海空上的阴云,只有零星的几颗夜星闪现。“我觉得今天的那个老头很奇怪,你有没有察觉到。”他随即转眼看着范舟航说道。”暂时来说,他对我们没有坏心。他说的话很奇怪,我怀疑他已经了解了我的身份,我从不轻易相信那些似疑非疑的话,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再等等看吧。”

  “好的,我待会去找艾利商量一下关于南极动物问题保护协议的事。尽管南极这里渐渐开始被人关注到了,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事。从南极动物身上取细胞作胚胎研究的事情仍需仔细地商讨。”随后范舟航瘦削的身影消失在了暗影中。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