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隐居岳麓山下11年续写红楼梦

[复制链接]
唐国明2010 发表于 2015-5-9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鹅毛体诗人唐国明:隐居岳麓山下11年续写红楼梦

载潇湘晨报A4版2013年8月25日深度·面孔



“原来还有个月亮岛的。”40岁的唐国明脱下棒球帽,摸了摸头顶说,因为长年写作,头发都白了,还不断地掉发。“后来吃了点黑芝麻糊,嘿,又好起来了。”


A“你作为一个写作的人……”


“现在可以称我为作家了!”8月19日,长沙岳麓山下一家邵阳饭馆里,唐国明放下筷子,撑直腰,透过眼镜正视笔者,纠正了关于“写作的人”的提法,“只要发表了10万字以上的
两个月前,他写的《新编续八十回后红楼梦》在一本叫做《浮玉》的杂志上全文发表,共13万余字,尽管这还只是他另外一篇80万字小说计划的一个副产品。

“一个作家一辈子只要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就足够了。”他伸出一个手指说。

为了这一部“伟大的作品”,唐国明已经“偶然”在这个饭馆吃了几年盒饭,山上不远处向阳坡一个居民小院里,他更是已经“宅”了11年。


B没有故乡


他的小说,是要写出没有归宿感的状态,主人公是否是他自己,他说看了就知道。

唐国明是邵阳城步人,父母务农。

高考落榜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到了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读自考专业。

“我告诉父亲只要供我读一年就行。”唐国明说,只要读了大学,自己就能写文章赚稿费,不要家里负担,自己也可以从此跳出农门。

“要么名扬天下,要么回家做农民。”这是父亲送他上大学时的叮嘱。从这一年开始,唐国明的父亲四处借钱,到最后把家里的耕牛都卖了筹学费。

读大学时,唐国明已经25岁,他很自然地成为了班长和寝室长。至今他的大学同学还记得他曾经的意气风发。

“他把很多的西方哲学书都看完了,后来又转回到了中国古典文学。”他大学同学龙书剑如今已是湘西的一名公务员,早已结婚生子。说起唐国明,龙书剑如数家珍,称他当年还是受唐国明的影响,几乎每天都在宿舍谈经论道。“他就是要完成自己的那部作品,这么多年,一直没变。”

2002年,唐国明大学毕业,他找了一次工作,但只上了6天就辞了。他把自己安排在学校后山的一个小山坡,靠着零星的稿费和同学的接济,开始潜心追逐自己的文学梦。

“要创作一部大师级的作品。”唐国明说,一个作家一辈子只要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就足够。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把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自己构思和创作的80万字长篇小说《零乡》。

“作品比较前卫。”唐国明说,《零乡》故事很淡,情节也很简单。主要讲述了一个富有的“我”与西藏女子卓玛在大学因诗相恋,但最后由于家庭的原因,卓玛离开了“我”。“我”开始感到人生的虚幻,从此进行了游走。

在这种游走与思念中,“我”开始了在梦里对卓玛的寻找,在似梦似游中,“我”突然觉得应该要留下点什么,就续写了红楼梦。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在一起。”唐国明淡淡地说,小说的结尾,“我”追到了卓玛出生的西藏。但到了西藏后,却突然陷入了空灵,无所追寻,无处追寻。

“主要就是写那样一种状态。”唐国明说,通过这种状态的描写,反映出当前那种远离故乡没有归宿感,折回故乡却发现故乡已不是梦里的场景,不得不又返回城市继续漂泊的现实。“其实也就是没有故乡。”唐国明说,这也是为什么取名为《零乡》的原因,至于主人公是否就是唐国明自己,他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嘿嘿一笑,“到时看了,就知道了”。


C红楼情结


《零乡》尚未出品,但作为“附件”的续写红楼梦文章却在杂志上发表,并引发不小反响。

“读初一时,一个同学的姐姐叫我看《红楼梦》。”唐国明回忆,“林黛玉的死让我很忧伤。”这种忧伤,一直陪伴着他。

1998年,唐国明参加了在北京的一个文学创作班培训,培训完后,他去了圆明园,看到残破的景象,更增添了心里的忧伤。“我一下就想到红楼梦里的悲剧。”

同年秋天,唐国明又一次去了北京参加培训,这次他去了故宫参观,却突然有了新的领悟。“故宫就像红楼梦,要不断修缮整理才是现在的样子。”唐国明说,他当时心里就在想,什么时候才会把红楼梦的残砖剩瓦还原?

2010年,唐国明在对自己小说《零乡》进行修改时,筛选了一个满意的方案:通过续写红楼梦证明主人公的才华。而恰恰是这个方案,让唐国明积蓄在心里多年的红楼梦情结,像泉水一样涌出。

“只一个多月就写了出来。”唐国明说,多年阅读程高本后四十回,他发现无数曹雪芹原笔就藏于其中,只要挖出来,就有了自己创作的一个大结局:第八十一回《林黛玉焚稿潇湘馆贾雨村归结红楼梦》。后来又花了一年左右时间,重新撰写了13万字的后二十回《新编续八十回后红楼梦》。

在唐国明的作品中,林黛玉与贾宝玉最终以悲剧结束,黛玉在宝玉与宝钗的婚礼之夜,在病与痛中被和尚度回太虚幻境仍然做了一束绛珠草。而宝玉见娶的不是黛玉,在新婚之夜离家而去,却在迷津渡口碰巧遇到了亡夫的湘云,最后,两人与和尚一起回归太虚幻境。

令唐国明没想到的是,自己多年呕心创作的《零乡》尚未出品,但作为“附件”的续写红楼梦文章却在一本叫做《浮玉》的杂志上发表,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他本人,也被多家媒体报道。唐国明说,根据他的研究,曹雪芹完成的其实是一百回的红楼梦。不过,曹雪芹作为一个唯美主义者,其“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几乎在死前十多年都在增删修饰。也许出于某种无形压力,也许是出于不再忍心让自己与世人见到“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下场,干脆将后二十回一气废掉了。

“在语言风格上,比刘心武的后续红楼有更胜一筹的地方。”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弟子王国华说,唐国明的章回风格令他惊叹。

王国华说,续写红楼有两个核心要求:一是情节内容的延续,一是语言风格上的统一。“我肯定一点,他的后续在语言风格上是非常了不起,很难得的。”王国华甚至认为如果有湘版的《曹雪芹原著唐国明续之一百回》出版,将会在中国红学界占据重要一席。


D小观园


“我住在校园内,旁边常会住20到50个女生。说不恰当点像一个‘小观园’”。

在唐国明的博客里,有这样一段文字:我住在校园内,我的旁边常会住20到50个女生。说不恰当点像一个“小观园”。而两所大学相邻一体,与岳麓山、岳麓书院一起可以说就像是一个“贾府”。一边是“荣国府”,一边是“宁国府”。

唐国明在这个“小观园”——一个叫向阳坡的居民小院落里,已经“宅”了11年。

唐国明的房间在院落进门一侧,五六平米的房间,摆放着两张高低学生床,一张床上摆着碗筷和杯子,另一张床上挂着蚊帐和衣服,一床棉被、两张旧书桌、一个台灯、一个电扇,就是唐国明的全部家当。

最开始,唐国明一直与别人合租,三个人合租一间,每月200元的房费,他只需要负担66元,“67元也行。”

从2001至2009年间,他每天早餐只吃一个0.5元的芝麻球,午晚餐则是每餐三两米饭0.5元,菜1元。“每天3.5元,一个月100元就足够了。”不过,就算是100元生活费,唐国明也要从别人手里借钱。“我就是借新钱还旧钱。”唐国明说,最初几年,他一直每半年借一次钱付房租和吃饭。有时确实没钱吃饭时,唐国明就会把自己收藏的书卖给一些喜欢看的朋友,一本能挣5至20元。后来,他发现给研究生挑书也是一个赚钱的办法。“哪怕我只是5元钱买到的,标价50元,他们也得给50元,因为他们找不到,只有我找得到。”唐国明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还做点家教作文,每小时50元,替人家写东西也挣过一次2000元。”

“2010年后就一个人住了。”唐国明嘘了口气说,2010年起,自己开始发表一些作品,陆续有了一些稿费收入,多的有五六百,少的也有一百左右。“后来还可以买点芝麻糊、面条什么的,调节一下口味了。”

房东杨奶奶今年70多岁,她告诉笔者,这么多年,她看到唐国明每天就是在房间里写东西、看东西,不见家里来人,也不见出去找工作。“好吃得苦,不容易。”杨奶奶知道唐国明没什么钱,所以一直没涨房租。


E“文学恶魔”


两次出门打工,但不久就又回了老家,“文学就像个恶魔,拉着我越走越远”。

作为家中男丁,父亲对他寄予厚望。唐国明说,虽然父亲小学毕业没多少文化,但对文化人却非常敬重,也经常会讲一些神话故事给他听。“父亲一直希望我能金榜题名,名扬天下。”

也许是受父亲的熏陶,唐国明从小就对文学表现出了兴趣。自打第一次接触《红楼梦》,他才真正感受到了文学的魅力。唐国明回忆,虽然当时看不太懂,但现在回想起来,《红楼梦》打开了自己的文学之梦,但“文学也像个恶魔,拉着我越走越远”。

高考落榜后,他曾在老家务农半年,一个亲戚引荐他到长沙一个私人印刷厂当学徒工。3个月里,唐国明每天在灯光下盯着高速运转的飞达,造成眼睛近视,戴上了眼镜。“后来我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就回了老家。”唐国明说,又过了半年,他跟着堂姐到了江苏做水电工,但由于时不时就有写作的冲动,工作也并不上心,干了3个月后又回了老家。两次出门打工,都呆不了多久就回了老家,而且还戴上了眼镜,这在当地农村成为一个笑话,也令唐国明的父亲恼火。唐国明的父亲逼着他开始学做农活,唐国明便一边放牛一边看书写作,“村里的人笑话我是牛的老师。”

父亲曾替他张罗了一门亲事,但对方却离他去了南方打工。从此,家里人也只好听之任之。

后来,唐国明的父亲送他到了县城一个熟人那里住下,唐国明每天奔到县图书馆,开始了一个自由写
“那段时间看了很多书,《废都》《山居笔记》《文化苦旅》这几本对我影响特别大。”唐国明说。

期间,唐国明写了不少诗歌、散文,并开始投稿,但却一直没有发表。不过,有时捧着退稿来信,唐国明也会莫名激动。“他们文字流畅、笔迹优美的退稿信,会使我几天在激动中忘记了贫困带给我的烦恼。”

唐国明的妹妹唐秀兰在老家县城开了一家小店,一边要照顾父母,一边要维持生计。说起自己的哥哥,她流露出些许无奈。

“他是家里的长子,我们也多说不得他。”唐秀兰说,哥哥从小就喜欢写东西,一直在写,现在40岁了,还在写。“这条路走得太久,太远,太辛苦了。”

唐秀兰说,她知道哥哥精神上很富有,但这么多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穿过,一餐像样的饭也没吃过。“就是太苦了。”唐秀兰说,现在家里人只希望他能成个家,过上正常的生活。

“问我如今干的是什么。我真是尴尬,要说我是写作的,目前我又不是完全靠写作为生,要说我不是写作的,我每天又在写作看书,没干别的。我一遇到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就犯傻。”唐国明说。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唐国明2010 发表于 2015-5-9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鹅毛体诗人唐国明诗作:你是不是恐怖的新文盲  一些识字的新文盲四处出没以各种幌子与名义将文化遗产与一块块千古积存下来的文化土壤全部弄成了不能成长结出智慧果实树木的沙地就这样恶性的孕育出一代看上去富有经不起一击的群体在一帮文字工人批量制造的垃圾产品上以各种卑鄙的方式展示自己以苟活的能耐自豪地文盲着他们的新一代腐烂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