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倭儿女

[复制链接]
李安曼 发表于 2014-6-16 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力抗倭兵
  明朝嘉靖三十六年秋,在一个深夜里,地处闽东常德县境内的蓝石庄,天空晴朗鲜明,众星齐现,周围的田野和森林舒适
  宁静,静卧在平安的长夜里。庄内,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正在沉沉酣睡,偶尔间,从个别院落里传出来婴幼儿的啼哭声,以及母亲们轻轻哼唱的催眠曲。然而环绕此庄的围城上,红灯排排高挂,守夜的庄丁们警惕地
  睁着眼睛,密切注视着城外面的动静。随着三下清脆的梆子响,几个巡夜人挑着灯笼,登上了南面的城楼,守夜的庄丁中有一人迎面而语:“二庄主,您还没有睡呀??”巡夜人中,走在前头的回答:“放不下心
  来,哪里睡得着。”一语甫毕,便走到了他的近前。那庄丁微一躬身,说:“禀二庄主,内外平安无事。”对方点点头,说:“没事儿就好,你们暂且放松放松。”庄丁应道:“是!!”
  此刻,借助红灯的映照,只见为首的巡夜人有三十多岁,生的面相敦厚,目光和善,穿一套紫缎子衣衫,身材不高,却结实健壮。这人是蓝石庄的二庄主,姓严,双名大年,他的兄长名唤大显,便是这个庄的大庄主,最具实权的人物。
  这蓝石庄距离东海很近,也就二三十里路,因此,它自然就成了日本海盗侵扰的对象。当地庄民为了保护自己,便在庄子的四周修筑了围城,夜里还值班,以防海盗夜间偷袭。严大年及其兄长严大显,到了夜间,
  还换班登城巡视,以监督城上的守夜庄丁。这一夜,正值严大年巡视。严大年在每个夜间,都是在二更天时和五更天时,巡夜登城。前些日子,位于蓝石庄东面的花家地不幸被海上的强盗深夜袭破,遭受了损失,这对蓝石庄的震动很大。为此,严大显在强化夜间岗哨的同时,也
  敦促严大年增加对围城的夜间巡视次数。方才的二更时候,严大年巡了一次城,回到了府里,他不敢真正去睡觉,只在睡椅上迷糊了一会儿,忽然看到三更天将近,便又披衣而起,在两名家丁的陪同下,再度登城巡夜。
  严大年抬眼向城外眺望,此时凭借明亮的星光,能够清楚地看到,连通南城门的官道上、官道两旁的菜地里一片乳白,远处高低起伏的松林里也是寂静无声,他稍稍松了口气,自言道:“这样清朗的夜色,倭寇若是前来侵扰,倒是不太容易隐蔽。”一位庄丁立刻附和说:“我们也觉
  得这样的明夜,倭寇多半也不敢轻易攻打咱们。”严大年使劲儿摇摇头,叮嘱道:“还是小心为上。前些日子,东面花家地的守夜庄丁,就是看到月色明朗,心里麻痹了,都靠在垛口打瞌睡,才让海上的倭寇钻了空子。结果,花家地被掠去了不少百姓,不少财物,遭受了很大损失。我们可不要重蹈覆辙,步花家地的后尘啊。”一番话提醒了众庄
  丁。他们纷纷点头称是,一个个握紧长矛,又提高了警惕。大年又对一位矮庄丁嘱咐道:“矮三,今夜你是南城楼的值夜官,责任重大,可不要大意呀。”矮庄丁回应道:“二庄主放心,我一定认真守夜!!”大年
  点头赞许,又道:“我们要去北城楼巡视,再见了。”一言甫毕,他带领随从,顺城墙向东去了。矮庄丁和其他的庄丁躬身齐语:“二庄主走好!!”
  矮庄丁目视着严大年他们去的远了些,就回头对手下人说:“二庄主的叮嘱你们都听到了吧??”众庄丁齐声回答:“听到了。”矮庄丁便道:“那好,我们就加强戒备,盯紧外面菜地和远处松林中的动静,决不让倭寇钻咱们的空子!!现在,我将咱们夜班轮休的时间稍微调节一下。我
  带领十名弟兄这就值班,小木子带领余下的九位弟兄立刻睡觉,等过上一个时辰,而不是两个时辰,咱们就替换。你们说好不好??”众人都很赞同。于是,那个小木子就安排了九名庄丁,随他坐靠墙头打盹儿。而
  那个矮庄丁则带领十名庄丁紧挨垛口站立,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他们谨记花家地的教训,全力以赴地为本庄站好岗,不给倭寇以任何可趁之机。
  说到这里,还需要交待一下当时的背景。在我国明朝时期,东面的日本正处在战国纷争状态,许多战败的日本武士、地痞流氓,勾结走私商人,对我国东南沿海一带,长期进行侵犯和骚扰。他们每年都趁着季风,架着海船,闯到中国的山东、江苏、浙江和福建及广东沿海,杀人放火,抢劫财物。沿海一带的百姓吃尽了他们的苦头,都把这些日本海盗称为倭寇。一百多年来,由于明政府的腐败无能,贪官污吏只知道搜刮钱财,有些丧尽天良的地主和奸商甚至还为倭寇送情报、做向导,互
  相勾结狼狈为奸。倭寇的搔扰不但没有被平息,反而越来越是猖獗。尤其到了武宗正德、世宗嘉靖年间,皇帝宠信宦官,很少亲理朝政,重要的政务全都交给亲信大臣处理。世宗嘉靖年间,大学士严嵩勾结宦官,
  把持军政大权。以严嵩为代表的大地主、大官僚的专政,不仅使政治愈加腐败,而且由于他们的纵容和私通倭寇,倭寇的气焰也就更加嚣张了。他们抢占鲁苏浙闽近海上的许多岛屿,以岛屿为巢穴,由自己的倭酋统辖,每逢春夏秋之际,便登上海岸,对明朝的村镇或庄子任意地烧
  杀淫掠,无恶不作。那里的人民由于得不到应有的保护,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渐渐地,人民清醒了头脑,开始自发地组织起来,各庄各镇修围城,办民团,在本地的镇头、或是庄主的带领下,狠狠打击入侵的敌人。这里提到的蓝石庄,便是其中的一例。蓝石庄所处的位置,与东海
  的距离不算远,而且此庄是客商们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周围风景又很秀丽,常能吸引许多游客,是以此庄的商业、餐饮业都非常的繁荣,当地的人们也因此而十分的富庶。这自然就吸引了海上倭寇的注意力,他们均对蓝石庄虎视眈眈,时常对它进行侵扰。在当时百余年的倭患史
  上,蓝石庄曾先后四次被东海的倭寇攻破过,遭受了灭顶之灾,而当倭寇一饱贪欲退去后,庄内逃出来的幸存者,还有附近移过来的新居民,便就联手合力,重新修复,此庄才又一次次地兴旺起来。此庄最早的名称是“慕容里”,当时的居民主要是慕容家族,遭灾后,慕容没落,蓝
  姓兴起。十年后,蓝氏又没落了,石氏兴起,石氏族长命儿女们与蓝氏家族的残存者联姻,慢慢地形成了蓝石族系。蓝石族系的人们根据情况的变化,将此庄更名为“蓝石庄”,曾经兴旺一时。以后,蓝石庄又被倭寇攻破了,蓝石族系衰败,方氏家族迁入,又繁盛了十几年,再遭大
  毁。附近严氏家族迁进,成了大户,控制了庄子,直至当时。严大显便是严族中第三代长孙,他于十四年前继任庄主之位,又任命他二弟严大年为二庄主,哥儿俩共同治理此庄。
  严大显是个很有志向的人,年纪很轻时,便颇有战略眼光,他通过参加与倭寇的反复抗争,已然总结出一条真理,光凭一个庄、一个镇与倭寇厮杀,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必须庄庄联手、镇镇互通,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被动局面,使倭寇望而生畏,不敢再犯。为此,他曾向父亲献策,情愿充当特使,游说四方邻镇,与蓝石庄联手,共同对付海上的敌
  人。严老庄主听了,先是赞了他几句,随后说道:“孩儿,你不知道咱这里的历史情况。以往,咱们与附近的庄镇搞过联盟,像西面的四方台,就曾经是咱们的盟友,也曾与咱们联手打败过敌人。其他的庄镇也都结过同盟。起初,盟友们还真是团结一心,与倭寇对抗,可是日子久了,难免闹些矛盾,什么‘你们庄出的兵少了,我们镇出的兵多了,你
  们庄救援的不及时,让我们吃亏了’,等等,两下再一争吵,结果就失了和气,敌人再来了,谁也就不管谁了。”大显道:“我们可以和四邻搞通婚,结成亲家,大家不就一心了吗??”老庄主苦笑一下,说:“搞过,四方台就是例子。那还是你祖父在世时办的事儿,将你姑奶奶嫁了过去,与那里镇头的幼子结成儿女亲家。刚开始时,两家还真是心往一处使,互相策应,数次挫败倭兵的进犯。然而好景不长,你姑奶奶与她
  丈夫不太对脾气,别别扭扭的。开始时,为了双方的同盟大义,彼此倒也能对付着过,可时间长了,小两口儿还是忍耐不住了,便开始争吵,互相不理,往后逐渐发展到骂娘、打架、摔东西,等等。你祖父为此多次跑到四方台,为他们撮合,还真费了不少心血,可结果还是不行。你
  姑奶奶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便拖着受伤的身子,抱着三岁的幼子回了娘家。过了半个多月,四方台来请,你姑奶奶死活不肯回去。又过了三个来月,四方台又来人了,索要幼子,你姑奶哪里舍得给他们,又是坚决不允。为此,两家闹得很不愉快。”不久,倭寇攻打咱庄子,咱庄奋
  力抵抗,喊杀声传到了四方台。按理,他们应该立刻增援,可当时他们的老镇头已然病死,新上任的镇头没有主见,听得咱庄势危,本欲来救,却被你姑奶奶的丈夫死死挡住,没有发出一个兵丁来。四方台坐观咱们孤庄死战。幸亏咱庄上下齐心,奋勇恶战,总算杀退了那伙倭兵,
  逃过一难。咱庄也因此而恨死四方台了。又过数月,另一股海上倭寇攻打四方台,情势也很危急,你祖父念着过去的交情,打算出兵相助,手下人可不干了,纷纷抵制,弄的你祖父没了法子。由此一来,两家的同盟算是彻底破了,并也因此而结了怨恨。匆匆数载过去,你姑奶奶的幼
  子已然长到六岁了,整日里欢欢实实的,可会惹人乐了,满府上下没有不喜欢他的。你姑奶奶更是将儿子视为掌上明珠,自己唯一的希望。然而天降灾祸,一日下午,一位婆子带那幼子去后山坡玩耍,忽遇几个蒙面歹徒,将那婆子捆绑起来,又堵了嘴,便将那幼子用绳索勒死,挂在了树上,他们便逃走了。幸好有路人经过,将婆子的绳索解开来,又从树上取下幼子的尸体,随即赶到庄内给咱严府报信。这一下,咱府里可就热闹了,老少一起出动,直奔北面坡地,一见到尸首,你姑奶奶当时就晕过去了,从此一卧不起。你祖父一面厚葬外甥,一面派出探子,寻找下黑手的歹徒,不出半年,歹徒查出来了,正是他亲爹爹派人干的,
  他是诚心要惩治你姑奶奶。”大显点头道:“这个我是知道的。”老庄主继续说道:“你姑奶奶当时就气地大口吐血,死在了床上。你祖父怒不可遏,当即发兵,直扑四方台,逼他们交出凶手。四方台哪肯认账,
  矢口否认,为此两下大动干戈,结了怨恨。”老庄主叹了口气,说:“往事不提了,提了令人心酸。难办啊!!你年纪尚轻,暂不要太多的关心政事,应抓紧学习、苦练武艺,待遇上了科考,就去应试。以你的聪明勤奋,或许还真能得个文举、武举什么的,那时,孩儿你就到别处做
  官去,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大显轻轻点头,退了出去。自此,他依照父亲的指点,每日勤奋读书,每夜苦练武艺,不觉中,便是三年过去了。眼看秋日就要科考了,大显更是加紧准备,计划一举命中,庄里的
  先生们和武师们也都认为他很有可能夺得功名,为蓝石庄争得荣誉,便不断地善言勉励他,他的自信心也就越发足实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这一日,严老庄主突感心口儿痛,就此病倒了。这可急坏了严府上下,
  人们忙着找来了郎中,为老庄主诊脉。郎中把诊之后,又看了看老庄主的面色,便开了方,离去了。府里照方抓药,又煎了,服侍老庄主服下,一连数日,却不见老庄主有什么好转,人们又急了起来,又赶紧请来了郎中。郎中看了老庄主的面相,立刻脸色沉重,眉头皱成了疙瘩,
  当时也不多话,又开了药方,随后站起身来,向大显一点头,便走了出去。大显知他有话要说,便跟了出来,小声问他:“我爹爹的病情怎么样??”郎中低声回答:“快不行了,准备后事吧。”当即大步离去了。大显眼前一晕,险些栽倒,心中难过至极。不出两日,老庄主果然气尽
  辞世。严府上下,庄子内外,都是哀哀的哭泣声,大显和他的妹妹、弟弟们更是大放悲声,日夜为爹爹守着孝事。
  过了数日,大显和弟妹们将父亲的遗体放入棺木,抬到郊外隆重安葬。回来后,一个个垂头丧气,没了精神。庄内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劝众
  人说,倭兵出没无常,蓝石庄地处危境,不可一日无主,庄子应该立即选出新的庄主来,领导大家。众人都说有道理,便开始推选起来,选来选去,最后,人们一致认为严大显文武全才,精于政事,眼下虽是年轻,可有大家辅佐,锻炼几年,一定能够成熟起来的。此外,他又是老
  庄主的大儿子,子承父业,别人也绝计说不出什么不满的意见。主意商定,人们都来到了严府,将推选的结果告诉了大显。大显听了,先是感激众人的信任,随即便犯起难来,因为再过两个多月,便是科考的日子。他在少年时,听从了父亲的规劝,苦苦读书练武,学业精良,就盼
  着能参加这次的秋考,中个举人,好到别地为官去,永远离开这多是多非的蓝石庄。然而若是当了庄主,所有的政事马上就会缠于身上,自己便根本无暇顾及考试了,或者说,根本就不能够参加考试了。面对两种前途,大显默然不语,心里面激烈的交锋,一时间他想到应推举二弟执政,转念一想:“二弟虽然为人老实,办事认真,武艺也不错,但是脑
  筋差了些,只能当个副手,当第一把手不太合适。三弟文盛、四弟武强,他俩若是联手共治,倒也可行,可惜都是少年早丧。五妹勇敢心灵,组织能力很强,小伙伴们都愿听她的,却是尚在年少,方九岁,又是女孩子,将来也难服众望。再想到他的几个堂兄、堂弟,不是懦弱无
  能,便是玩世不恭,终究顶不了大用。”想到这里,他长长地发出了一声慨叹。人们立刻明白其意,有的劝道:“少庄主,我们知道你已看中了即将来临的科举,打算另奔前程,圆了老庄主的心愿。可是,咱庄子目前的处境,你也是了解的,人心散乱,没了主心骨。为了全庄的百
  姓,希望少庄主能够放弃士途,继续留在庄内,继任大位,领导与你相濡以沫的乡亲们。”其他的人马上跟着响应:“是呀,少庄主,我们都愿服从你的指挥,你就安心留在庄子吧!!”还有的人心绪一时激动,干脆跪下地来,向他恳求。大显赶紧上前搀扶。此刻,他二弟也过来劝说:“不想爹爹突然过世,打乱了你的计划,大哥当以全庄为重,挑起
  庄主的重担,别再犹豫了!!”大显心潮澎湃,思绪万千,看着庄民们一双双渴求的目光,他终于将牙关一咬,使劲儿点了点头。人们一片欢腾。
  大显便将众人让到前院的大厅内,商议庄内的政务。最后,大显提议,让他二弟当二庄主,与他共掌权力。大家都是举手赞同,便散会了。自此,二十三岁的严大显就做上了蓝石庄庄主的位置,主宰庄内的一切事物,他雄心勃勃,要把自己的聪明智慧和充沛精力都奉献出来,给庄子带来一个新的繁荣,新的强盛。
  大显认为,蓝石庄首先应该加强防务,因为倭患是此地的最大威胁。反复思量之后,他让二弟开始抓防务,包括加强对庄丁的武艺训练,修复围墙中残旧的地方,将南城外的树林进一步砍伐,由原先的百步距离,再向外扩展二百来步,以保持更远的视线,丝毫不容倭兵藏匿于树林之内突发偷袭。为了不浪费地段,他又将那里种上蔬菜,以满足庄内食用。但是,菜地的边线,也和围城保持有一百来步的远近。严大显还将东面和北面坡地上的树林砍伐了一些,也是为了保持更远的视野。严大
  年十分信服大哥,对大哥布置的差事认真仔细地去完成,毫无怨言,也丝毫不去主动请功,严大显对他非常满意。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