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周贵华插手佛教教育,原来是想打倒太虚大师

[复制链接]
完整佛教 发表于 2017-1-1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020160602540321402216.png
“佛教教育研讨会”合影
2016年5月,北京钓鱼台

  闽南佛学院研究生导师周贵华(兼完整佛教研究会会长、佛教义学研究会会长)与其妻子何琳女士,多年来一直在鼓吹自己的“完整佛教思想”,否定中国大陆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落实到具体方面,周贵华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以及在佛教界的影响力积极组织过多次活动,其中一次活动叫“佛教教育研讨会”,是2016年5月28日—29日在北京钓鱼台举行的,对外宣传中声称:“本着‘直面问题,直言不讳’的态度,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发言与深入讨论。”
  这次会议,可以看作是周贵华意图染指佛教教育,在佛教教育界推行自己“完整佛教思想”的具体行动。
  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员,不少人继续参加了在佛教界掀起轩然大波的“第二届佛教义学研讨会”(2016年10月29—30日在无锡举行),如周贵华、蒋劲松、冯焕珍、释明贤、吴可为、释静安、释道法、杨新宇等人。
  无论是2016年5月28日—29在北京举办的“佛教教育研讨会”,还是2016年10月29—30日在无锡举行“第二届佛教义学研讨会”,有一个共同点是:和某佛学院有着密切的关系,周贵华组织的这两个会议都有某佛学院的重要领导人物参与其中(比如上述参会人员中,就有一位是某佛学院的教务长)。周贵华否定大陆人间佛教发展方向的具体行动,和周贵华在某佛学院任教的经历有密切关系,而某佛学院的某些重要领导人物也接受认可了周贵华的反人间佛教思想。种种事实已经表明,某佛学院一直在支持周贵华否定人间佛教的行为并任由其在某佛学院传播否定大陆人间佛教的思想。
  为什么说周贵华在否定大陆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呢?——这是有明确根据的,先不谈周贵华的其他作品中反大陆人间佛教发展方向的言论,也不谈“佛教教育研讨会”的具体内容,这里仅从周贵华谈佛教教育的一篇文章里,就可以明确地知道周贵华一直在否定海峡两岸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这篇文章叫《当代佛教教育略议》,原刊登在2006年第12期《法音》杂志上,2014年12月26日发布在周贵华的“完整佛教”网站上。
  周贵华在《当代佛教教育略议》文章的一开头就批评说:“现时代的佛教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世俗主义的冲击”,并对佛教的世俗主义进行了说明:“主要表现为两方面,一者为世俗理性主义,另一为世俗感性主义”,然后说明佛教院校对佛教发展的重要性:“佛教教育必须重视、解决这两方面问题,在佛教的学院式教育以及丛林教育中尤其应该对此有清醒认识并采取有力对策,否则,对现在以及今后的佛教教化会有非常消极的影响,甚至制约中国佛教的整体发展。因为,佛学院或者丛林培养的僧人是佛教僧团修学的主体、领导者以及弘法的中坚。”
  周贵华的《当代佛教教育略议》文章有三个部分,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周贵华指出佛教世俗化的源头,说现代佛教世俗化的源头来自于太虚大师等人:“民国以降,教界对世俗主义的强势采取的应对策略并非行之有效。从思想层面看,主要的措施是随顺引摄,但不得不说此举有使佛教世俗化之嫌。因为即使最具‘原教旨主义’色彩者亦多愿表明佛教虽然较世俗殊胜,但亦与之并不相悖。可列举支那内学院系与汉藏教理院系的一些大师为例”、“在思想方面,是汉藏系的太虚法师的人生佛教理念与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理论最为鲜明地体现出世俗化在佛教中的影响。太虚法师的人生佛教力斥近世佛教的鬼化倾向,倡导回到人间。他的人生佛教思想可称为现代人本佛教之肇源。”
  ——周贵华在这里明确指出了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现代人本佛教之肇源”“有使佛教世俗化之嫌”
  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周贵华批判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说:

  太虚法师有句著名的偈语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此中将人生佛教解释为一种人本的立场,以人格包含佛格,以人格的最高实现即为佛格,换言之,由人本而进趋佛果,提倡一种即人而佛的佛陀观。在人生佛教理念基础上演进的“人间佛教”将人本的立场予以了最大限度的贯彻。其中印顺法师在其“人间佛教”思想中,本着“此时、此地、此人”的人间精神,真正建构了一种人本主义的佛教理论,但正因为如此也给佛教造成了巨大损害。按照这种佛教人本主义思想,只有人堪受佛教教化,而佛陀是即人而成,具体而言,人有众生性、人正性、佛性,通过扬弃人之众生性,而实现人之正性,即此为基础修菩萨行,最终圆满彰现人之佛性,而成佛。此佛教人本主义,按照印顺法师自己的话说,是“人本大乘法”(《佛在人间》P.105),指示一种即人而成佛道的佛教思想,所谓“‘人?菩萨?佛’──从人而发心学菩萨行,由学菩萨行而成佛。”(《佛在人间》P.100)这样的人间佛教,在印顺法师是经过抉择提出的,其抉择的基本工具是经验主义、历史主义、逻辑主义相交融的世俗理性原则,即由世俗经验主义否定佛在天上成就且释迦牟尼为化身佛的大乘佛陀说,而由逻辑与历史考证否定大乘经典为佛口亲说或者由佛陀加持而他人宣说,从而颠覆大乘的圣教量性,而使大乘的成佛之道无据。虽然印顺法师宣称抉择佛教是为了回到佛陀本怀,但其方法与结果却对大乘的大乘性给予重重一击。上述对内院系与汉藏系几位大师思想的简单分析,即可看出佛教在世俗理性主义的浪潮中的危局。而现代佛教在实践方面也是堪虑,佛教徒多趣求功能神通、世间福报,直接反映了世俗感性主义对佛教之冲击。

  以上一段,即是周贵华对太虚大师的批判。这是10年前的文章,一贯否定海峡两岸“人间佛教”发展方向的周贵华,在这段文字里将“人本佛教”、佛教“世俗理性主义”的源头指向了太虚大师,批评太虚大师在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这个“著名的偈语”里“将人生佛教解释为一种人本的立场”。并下结论说“在人生佛教理念基础上演进的‘人间佛教’将人本的立场予以了最大限度的贯彻”,——把海峡两岸的人间佛教“之过”,责任推给了太虚大师。
  滑稽的是,周贵华多年来明明一直在否定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以及大陆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可是在无锡印顺批判会议召开后,面对外界的质疑,2016年11月25日周贵华竟然在自己的“佛教义学网”上发布了《周贵华:我的佛教观》,声称:“二者,如法的‘人间佛教’。太虚大师是最早积极倡导‘人间佛教’思想者,在其中他提倡立足于人间、人生、当下来修学佛教,普遍开展广大菩萨行,这在当时具有极强的对治性和现实指导意义。这种思想经过时代的考验,现今已成为已故赵朴初居士所代表的当代大陆佛教界的重要共识。”——周贵华在这里竟然转变口风,开始夸太虚大师在“积极倡导”、“这种思想经过时代的考验。”相信这绝不是周贵华的真心话,徒增笑料而已。
  通过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周贵华多年来一直在鼓吹自己编创的“完整佛教思想”,其目的就是要否定太虚大师、印顺长老、赵朴初居士等人提倡的“人间佛教思想”。而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是海峡两岸人间佛教思想的源头,是必须要否定掉的,因为用周贵华的话说:“太虚法师的人生佛教理念与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理论最为鲜明地体现出世俗化在佛教中的影响。”既然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是现今佛教世俗化的根源,周贵华怎么能容忍太虚大师的思想当道呢。当否定了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以后,太虚大师一生的佛学思想就被抽掉了主干,而大陆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也就失去了理论依据。
  如何否定掉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是件重要的事,从佛教教育方面着手,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一点,从周贵华《当代佛教教育略议》一文中,以及周贵华在北京召开的“佛教教育研讨会”,就可以看出其意图。
  当然,太虚大师的当今佛教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周贵华等人轻易不敢撄其锋芒,于是采用了迂回的方式,于2016年10月在无锡召开了对印顺长老的批判大会,为否定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以及大陆的“人间佛教思想”打下基础。
  周贵华的这些观点,如果只作为一个普通的学者在文章里写出来,倒也无可厚非。但周贵华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采取了极端的方式,多次组织活动实施着自己的“理想”,用具体的行动意图引导中国佛教的发展方向(而且已经颇有成效:比如某佛学院就成为了周贵华“完整佛教思想”的重灾区;再比如无锡倒印会议后,许许多多的微信群都是一面倒地向着周贵华说话),这样做甚为不妥。
  无论是佛教院校的教育,还是面向广大信众的教育,对佛教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周贵华召开“佛教教育研讨会”,撰写关于佛教教育的文章,组织召开对印顺长老的批判大会,从其本人撰写的文章以及会议论文集来看,就是意图在佛教教育、社会舆论方面对我国的“人间佛教”发展方向进行否定
  更可怕的是,继印顺长老的“人间佛教思想”之后,最终要被打倒的将会是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