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反应盐城市中级法院法庭严重违法,造成企业重大冤案

[复制链接]
刘公鑑 发表于 2016-10-18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反应盐城市中级法院法庭严重违法,造成企业重大冤案
    我因不服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盐商初字第0289号民事判决书和(2014)盐商初字第0289号裁定书,曾于收到该法律文书前后多次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江苏省高院领导及省、市政法委领导人反映开庭严重程序违法,判决书内容实质违法,要求撤销违法判决和裁定,重审此案。但仅得到市中院,省高院答非所问的回复:你上诉。8月份民二庭张莉莉又电话说;你上诉。我又写信到盐城中院王世华院长。9月6日市中院立案二庭严法官打来电话  ;你上诉期已过,不可能上诉。我讲我走院长发现程序纠正错案是没有截止日期的。严法官讲,院长太忙,没时间处理你的问题。

    为什么要我上诉,就是忽悠被告,让被告被违法剥夺一审权利合法化,再说因受长期迫害,巨额的上诉费、律师费都无法承受。请问普通百姓尚懂得遵纪守法,难道法庭违法,申请通过院长发现程序,纠正违法的判决书和栽定书难道有错吗?还是法院怕法庭又办了个错案而官官相护?难道其他高官领导人不懂法或也官官相护?或者认为这是小事?莫视法律赋予被告既定的权利,就这样粗暴地剥夺了我司应有的诉讼权、答辨权、举证权、质证权、申辨权。反而加强了执法力度,查封、拍卖我司资产还黄世仁的债。

    (一)盐城市中级法院在我生病住院期间,事先己将诊断书,入院证,请假条寄给中院经办法官。并得到准许,叫爹爹安心治病的情况下,违法缺席开庭审理。判决书讲经法庭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可见法庭是如何不重事实,无视法律。该违法判决书、裁定书应依法撤销。

    (二)再说判决书内容更是违法,就判决书所附法律条文,第10页第80条合同法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通知债务人,未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率,债务人至今未收到该通知,而债权人不仅有我的手机号码,通讯地址,也派人数次来过我司,更何况收到起诉书时我还向当时法官郭华炜反映,未收到债权人转让通知,而法庭明知而为之,所以说这个严重违法的判决书,裁定书也应当依法撤销。

    (三)建行射阳支行原行长丁庆国联手原射阳县委书记徐超(已判刑),双山集团董事长朱克荣曾向其行贿63万元,(徐超判决书的数字)开发区原工委书记孙曦(已判刑)相互勾结,逼我司3500万让出厂区近80亩土地,3万平方米厂房给双山集团搞房地产开发,我不同意就进行了长期的重重迫害。扣作4000万优质抵押资产,不增加贷款,不释放资产,不让到其他银行贷款。特别是世界金融危机刚过,2009年底,我司收到大批订单,我央求丁庆国解决300万贷款,哪怕几个月的临时贷款他都不同意,讲你给双山开发,这是县领导的意见,你不同意就死定了。我被逼迫回掉所有客户,打报告到县政府和开发区管委会宣布停产;春节后三月份在有关领导劝说下恢复生产,为对恢复后部分客户供货,我被逼卖掉洋马分厂,卖掉奥迪车。2010年贷款到期前,我和往年一样,向县财政局借好过桥资金还贷,丁庆国就是不让还,要借新还旧,并在借新还旧期间六、七个月中,两次违规降低我司信用等级。先正常降到关注,后又降到次级。并在借新还旧贷款到期的第一天(4月21日也是建行结息的日子)丁庆国言而无信,将我司帐面留作付利息的钱扣了本金,开始将我司打入黑名单,我找当时县委常委开发区工委书记高尚德同志协调,三天后高书记叫副主任胡长春打电话给我,讲丁行不同意释放资产,因你只有一本房产证(我司有四本房产证抵押在建行)要高书记商量还是给双山开发,一次性解决。

    我找市建行分管风险的刘训波副行长,刘行打电话给丁庆国,要其立即转贷释放资产。丁庆国不听,刘行叫我找分管信贷的卢国华副行长,卢行讲谁都没权阻挡为你转贷。我将这个情况告诉丁庆国,丁脸气得铁青讲;上级行领导都是支持你的,就是我和你作对,明天我到市行,肯定给你一个上下一致的答复。说着打电话将手下分管风险的戴启明叫到行长室。小戴二话没说就妈妈“B”我说不贷就不贷,你找到温加宝、胡锦涛都没用。我司这个从不欠息,从不逾期,没有一次失信记录的企业就这样被彻底打入了黑名单。

    由于我司贷款超千万,收归江苏省分行管。2012年底,建行江苏省分行风险管理部副总蒋洪飞同志第三次带着省、市、县建行人员来我司.动情地讲;老刘今年大气候不好,不少企业倒闭了,有的企业关门了连老板都跑没了。在这种背景下你还不停产,正常生产我真佩服你,说实话到今天为止,你在我们江苏省建行系统开户企业中还是个好企业……。后虽经县领导出面协调,均未能解决。

    2013年7月25日,县委副书记季晓春同志召开省、市、县建行及我县有关部、委、办、局领导参加的专题会办会,总结时讲;“光不要利息是不够的(在会上省分行蒋鸿飞副总讲利息可以不要)这个企业只是在老刘手里,换了另外一个厂长十八个早就倒闭了,这个企业等于没有用到你们建行贷款,你们的贷款通过收息、罚息早就收回去了,企业有那么多的优质资产抵押在你们建行,(回头问在场的建行行长陶全胜这个资产现在怎么样?陶行讲如果现在评估还增值呢)。被打入黑名单不能说没有丁行的一分功劳(大家大笑)企业不是资不抵债,企业倒了老刘要拿钱回去,可是我们县里就少了个企业,你们晓得现在招商引资有多难,你们回去要从历史角度,现实角度向省行领导汇报,对本金缩水解决问题。”会上宣布成立,县金融办主任刘海月,县财政局副局长李万成,县建行行长陶全胜三人组成协调小组专门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未能解决。2014年7月25日,我司债权被江苏省建行以三百多万的价格卖给了江苏省资产管理公司。

    江苏省资产管理公司诉讼到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盐城市中级法院缺席审理,判我司归还1106万本金,300多万利息,裁定查封1500万资产。

    (四)我司背景,97年在只有200多万资产,年300多万销售,背着建行900多万逾期债务,计一千多万的资不抵债,从集体企业改制成私营企业,靠自身的努力开发了3个国家专利机电产品,并通过国际认证,成功打入国际市场,产品100%销往德国,英国,法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04年销售近6000万,产品高度供不应求,企业一方面扩大产能,并在当时政府支持下用儿子益华公司新上1.4亿产能新项目,固定资产从200多万增加到5000多万。就在这时,县建行要我司将全部厂房土地抵押给他,承诺增加2000万贷款。2006年盐城市委实施家家到现场会,射阳县委决定在我司召开。会后我向建行办理了抵押手续,厄运从此正式开始。这十多年的迫害中,我司的损失何止亿元,新项目不能上,新产品不能开发,市场不断丢失,老产品逐年下降,税金逐年减少,工人从300多人减少到还有几十人,养老金多年交不出,仅靠我三十几年当年从不欠工人工资的信誉,千方百计借债,顽强支撑着。我司两个小厂,今年还有近两千万的销售,就今天信用等级也不够降到次级,更不够打入黑名单,至今没得平反。在苏北地区我司的三个同行,一个己发展到年销售10个亿,一个还是我司帮助创业的己发展到六七个亿,最小一个也有两三个亿。痛心,这10多年我司不仅失去了大好发展时光,直接经济损失远超亿元。我司负债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几,要被拍卖。而负债100%、200%、300%或负债率更高的企业还能生存或早己停产却不被拍卖。银行不顾问,也不敢顾问。我要求法庭对我司作出实事求事,合情、合理、合法的赔偿。并要求判令建行给予贴息贷款扶持,作为十年前厂房都建好。1.4亿产能新项目,因建行迫害未上成的补偿。我是毛泽东时代成长的人,不少人利用企业改制,侵吞国家资产,损公肥私,而我却忍辱负重,拼命为国有资产增值却受到如此迫害。我盼这个案件能得到领导的重视,得到公平正义的处理。让企业再插上腾飞的翅膀,为国家和地方再作贡献。

    在此,特向社会控诉,请帮助维护法律的尊严,请帮助我司申张公平正义。

    (大量证据在重新开庭时提供,这冤案中参与帮助协调、处理、反映的局级以上干部就有二十几人,我相信其中绝大多数同志是正义的,因为事实确实如此。)

    射阳县锦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公鑑

    盐城益华机电有限公司代理人;         刘公鑑

    联系电话13505114788         

    通讯地址;射阳县县城红旗东路7号

    2016年10月18号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