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第十次申诉书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1512098477@qq.c 发表于 2016-9-17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申诉书
申请人(原审原告):
王云庄,男,1942年7月28日出生,汉族,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新河船厂退休职工,住址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福建路68号202,邮编300450,宅电022-25889225。
刘俊玲,女,1947年3月29日出生,汉族,天津市外贸裕丰公司退休职工,住址邮编宅电同上,和王云庄为夫妻关系。
申请人证人(原审原告代理人):
刘XX,(省略)
被申请人:
1、原审第一被告:江苏光芒热水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靖江市新桥镇光芒路15号。法定代表人朱国庆:董事长。
2、原审第二被告:天津金元宝商厦集团大五金超级市场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津塘公路15号。法定代表人李新山:总经理。
3、原审第三被告:天津市塘沽煤气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河北路50号增1号。法定代表人牟万福:经理。
申请人因不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1)津高民申字第0524号民事裁定,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四终字第1453号民事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
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第(四)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
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第(十二)项:原判决、裁定有遗漏;
的规定,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七条等规定,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总检察长第十次依法申请再审,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1)津高民申字第0524号民事裁定后,我原告一直不服,永远不服,一直在申诉,一直从未间断过,只要我原告人未死,就决不会永远不会放弃。所以,此案不存在诉讼时效问题,都是各级司法机关因为各种原因所造成的延误,本人没有任何责任。
一.请求事项:
1.依法撤销(天津市的)国家燃气用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出具的《热字2008—801号检验报告》。
2.依法撤销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1)津高民申字第0524号民事裁定,重新对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四终字第1453号民事判决进行再审。
3.依法判决涉案光芒牌JSTD8型家用烟道式燃气快速热水器未配烟道未设置20分钟定时熄火停机人身安全保护装置,存在两大质量缺陷,为不合格产品;该型热水器也无生产许可证,为无证不合格产品,造成室内一氧化碳浓度超标,致使原告女儿王丽、女婿弓迎春、三岁小外孙女弓心雨三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4.依法判决原审第一被告、第三被告共同赔偿:
(见本申诉书附件22赔偿额计算书)。
5.依法判决原审第二被告销售无生产许可证不合格产品,存在过错,负赔偿连带责任。  
二.事实和理由:
1.我国《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42条第三款规定:无司法鉴定人签名的其司法鉴定文书无效。                              
天津市塘沽区人民法院主审庭长宁淑艳指定的鉴定机构(天津市的)国家燃气用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负责人副主任刘彤,还有三个隐瞒姓名不敢写不敢亮明身份不能证明鉴定人身份的人是:批准人:检001、审核人:检010、主检:检028,住所地天津市华苑产业园区桂苑路16号,邮编300384。)其出具的司法鉴定文书《热字2008-801号检验报告》没有司法鉴定人签名,为无效司法鉴定文书,违反了这项法律规定。其代码章不能证明鉴定人身份,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的法律规定。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包颖,置国家法律的明确规定而不顾,把这份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鉴定文书作为本案主要判决依据,违反了以上两项国家法律规定。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法官刘震岩对此也进行了维持,违反了以上两项国家法律规定。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4条规定:审判人员应“依据法律的规定,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
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庭审中,原告代理人当庭提出:涉案司法鉴定机构所检热水器不是涉案热水器,涉案热水器在司法鉴定前涉嫌调包,并当庭出示了司法鉴定文书中的热水器检前照片,证明该热水器和天津市塘沽区人民法院在案发现场的勘验报告中记载的涉案热水器封条不一致。经当庭核对,法官们对这一事实默认。可是,包颖在终审判决书中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4条之规定,在判决书中“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违反了这项法律规定。刘震岩再审对此也进行了袒护,违反了这项法律规定。
3.涉案烟道式燃气热水器必须设置20分钟定时熄火停机人身安全保护装置。在本案中涉及到两个国家法律,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十四条规定:“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而涉案热水器的产品标准只有一个,这就是唯一的强制性国家标准GB69322001《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该标准第5.4条对此又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此规定的目的是防止燃烧时间过长,产生过量一氧化碳造成人员中毒死亡。(注:烟道式属于自然排气式,见老国家标准GB6932-94第4.1.3按给排气方式分类表3之规定)
对于涉案热水器没有安装20分钟定时熄火停机人身安全保护装置这一质量缺陷的事实,天津市塘沽区人民法院(2005)塘民初字第3013号民事判决书2006年4月28日做出了事实存在,构成质量缺陷的认定。但是后来宁淑艳2008年7月2日的(2007)塘民初字第267号民事判决书,又故意删掉和遗漏。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庭审中,江苏光芒热水器有限公司也对此质量缺陷供认不讳,当庭承认涉案热水器没有安装这一人身安全保护装置,而包颖却在终审判决书中对这一重要事实又第二次故意删掉和遗漏。刘震岩再审对此也维持了原判,也对这一重要事实又第三次故意删掉和遗漏,也是既未公开判断的结果,也未公开判断的理由,也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4条的法律规定。(三者均故意连续删掉和遗漏。)
4.本案终审判决书第11页有这样的判决:江苏光芒热水器有限公司其生产的烟道式热水器却未将烟道作为必备配件装箱”“未履行安装调试义务的行为存在过错。这是生产企业生产和安装环节都存在过错,并且都是生产企业的过错。仅凭此一项,按国家标准GB6932-2001《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第5.3.3.1条,就可以缺件(烟道式缺主要部件烟道)为依据判决涉案热水器产品不合格。此案事实清楚,法律依据明确,而包颖就是不做涉案热水器质量不合格的判决结论,目的何在?为什么故意如此?耐人寻味。刘震岩再审对此也进行了维持,也是严重错误的。
5.包颖为了否定涉案热水器存在质量缺陷,甚至不惜编造事实。
终审判决书第10页这样写道:“上诉人王云庄、刘俊玲主张应依据GB17905—1999《家用燃气燃烧器具安全管理规则》进行鉴定”。这段文字叙述实属无中生有。请包颖拿出此主张发生在何时何地的证据。这分明是明目张胆地编造事实,编造谎言,对我原告反咬一口,倒打一耙。
2008年6月6日,宁淑艳开庭公布《热字2008—801号检验报告》时,原告及代理人当庭就签署了该司法鉴定文书无效,其鉴定依据错误,并指明该司法鉴定文书所用鉴定依据违反法律规定的意见。                                                
因为涉案热水器鉴定采用哪个标准是本案的关键所在,标准是判定涉案热水器是否合格的法律依据。原告给予了高度重视,担心法官们专业知识缺乏而出现错误,委托代理人就此问题专门起草了书面材料,递交给宁淑艳和包颖。在书面材料中明确指出,无论从法律规定还是检验性质,涉案热水器的鉴定依据只能是国家标准GB6932—2001《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不能用GB17905—1999《家用燃气燃烧器具安全管理规则》,更不能使用GB17905—2004《家用燃气燃烧器具安全管理规则》。因此宁淑艳和包颖在这一关键问题重要问题上的重大错误,决不是出于疏忽,也不是专业知识缺乏,而是故意所为。刘震岩再审对此也进行了维持,也是故意所为,也是完全错误的。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9条规定:审判人员对鉴定人出具的鉴定书,应当审查是否具有下列内容:
(三)鉴定的依据及使用的科学技术手段;
(五)明确的鉴定结论;
(七)鉴定人员及鉴定机构签名盖章。”
国家产品质量法释义对质量法第13条释义中是这样规定的:“产品标准是对产品的结构、规格、质量、检验方法所做的技术规定。”,“对生产出来的成品进行检查判断是否合格,依据就是产品标准。”
燃气热水器的国家产品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GB6932—2001《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而涉案鉴定机构使用的却是GB17905—2004《家用燃气燃烧器具安全管理规则》,而不是标准,更不是产品标准。法律已明确规定“判断产品是否合格,依据就是产品标准”,而该鉴定机构执意使用管理“规则”,而不用产品标准。鉴定机构在鉴定依据问题上违反了法律规定,由此做出的鉴定结论当然不具有法律效力,当然完全枉法。
该鉴定机构使用管理“规则”的用意十分明确,就是企图避开对产品结构的检测(烟道式无烟道无人身安全保护装置这两项)。因为使用产品标准GB6932—2001《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检测这两项,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其鉴定结论都只能是:“涉案热水器这两项质量都不合格。”该鉴定机构在鉴定标准上耍花招,完全是明知故犯故意枉法。
一开始原被告四方就都反对进行质量检验。我原告认为,涉案烟道式热水器存在明摆着的产品结构缺陷没有烟道也没有人身安全保护装置,又早都有铁证,又有现成的国家产品标准规定,根本用不着去检验。而且(2005)塘民初字第3013号民事判决书初审已判决存在第二个缺陷。并且早在检验之前,甚至早在发回重审之前(2006年6月29日、7月16日),第一个缺陷,没有烟道的两个铁证我原告就早都给了包颖,还进行了法庭质证。(她终审判决书也完全承认并判决了这第一个缺陷,第11页她自己是这样判决的:江苏光芒热水器有限公司其生产的烟道式热水器却未将烟道作为必备配件装箱。)包颖完全可以很简单地依法判决有这两个缺陷,判决不合格就行了。此案就这么非常非常相当相当简单,(都2008年1月11日了)根本用不着去检验。难怪热水器一送检,马上就有人说,这一送检,就早已经有结果了,热水器准“合格”!法院非要去检验,这不是明摆着就是要去枉法造假,再颠倒黑白,把自己都承认了的事实(两项缺陷)又推翻,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脸,又翻脸不认账,又耍赖吗?这不是正说正有理,反说反有理,正反都有理吗?难道这跟变戏法还有什么区别吗?这只能是为了变戏法琢磨老百姓,假痴不癫企图借质检机关之手瞒天过海蒙混过关愚弄民众。这不是明眼人一看便知吗?这不就是完全为了去枉法吗?除此别有用心用心不良的目的之外,法院还能为了什么呢?!
(注1:法院耍这种阴谋,耍这种手腕,设这种布局,设这种圈套,布这种陷阱,能骗得了谁呢?法院再忽悠也蒙不了任何人,只能蒙骗傻子,连小学生都蒙不了。烟道式没有烟道,还非要去检,这连小学生都感到可笑,都知道是骗人的,对不对?也难怪大家都明白,这明摆着就是要玩弄老百姓了这不是耍小聪明玩雕虫小技是什么?还自以为多么高明吗?这不是拿老百姓当猴耍了吗?这不是拿三条人命差点两户六口灭门的人命大案当儿戏了吗?堂堂一个大直辖市天津市的三级法院包括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怎么就共同合伙这么干呢?还真就干出这种事来了!这不只是都枉法的事了,这是给人民法院这四个字抹黑丢丑显眼,这还有人民法院的神圣形象吗?)
(注2:天津三级法院主审法官人为故意如此所制造的冤假错案,不抗诉再审彻底纠正,还怎么能说得过去呢?还怎么能向人民交待让老百姓心服口服呢?连小学生死活都不服吧?)
再者该鉴定机构用GB17905—2004对该产品进行检验,该“规则”在案发时(2004年11月16日)还尚未生效(2005年2月1日才生效),还不具有法律效力。用案发时尚未生效,不具有法律效力的“规则”做依据进行检测,无论得出什么结论,它都不具有法律效力,这也是枉法的。
明确的鉴定结论,是对任何一个质量鉴定书最基本的要求,是进行质量鉴定的目的所在。而本案涉案质量鉴定报告恰恰无明确的鉴定结论,没有给出涉案热水器是否合格的明确结论,这也是故意枉法。
无明确鉴定结论的司法鉴定文书为无效的司法鉴定文书。对这一司法鉴定文书,法官们不仅全部采信,而且还推理出涉案热水器产品“合格”的错误鉴定结论。显示了法官们剪裁证据的“功力”和枉法的“功夫”。
涉案热水器应检测项目共45项。该鉴定机构却只检测了其中的5项,而这5项却都是无争议的项目,对有争议的两项不合格项目却一项也不检测。还有40项未检,所以仅给出也只能给出“所检项目合格”的结论。按国家标准规定,其余40项未检项目,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就可以判定该产品不合格。40项未检测,当然他不敢做出“涉案热水器是否合格”的结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涉案热水器是否合格。对焦点问题未做判定,就失去了判定责任的基础,如此判决也只能是枉法判决。这是一个常识,为什么天津市三级级法院主审法官连续犯这样的常识性错误呢?为什么都故意枉法呢?真让人不可思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判决书应当写明争议的事实和理由;判决认定的事实、理由和适用的法律依据。法院也一再强调: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涉案热水器是否存在缺陷,质量是否合格。但法院为什么对此不做认定和判决呢?为什么也不给出合格或不合格的认定理由和法律依据?终审、再审给出的“所检项目合格”的结论,根本不是本案依法判案的法律诉求,不是争议事实的结论。因为争议的事实是涉案热水器是否合格,而不是所检项目是否合格,因为所检项目只是应检项目的九分之一。建立在如此基础上的判决和裁定,只能是枉法判决和裁定,应该必须依法予以纠正。因为这样的判决和裁定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更严重的是违反了第七条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最基本的法律,是完全严重错误的。
该司法鉴定文书上鉴定人员未签名不是鉴定机构疏忽,而是为了逃避日后的法律制裁而留下的伏笔,是为了为事发后推脱责任时使用的。
该鉴定机构把本次司法鉴定的性质由仲裁检验篡改为委托检验。仲裁检验与委托检验是有本质区别的。产品质量无争议时才可进行委托检验。产品质量有争议产品的检验只能是仲裁检验。鉴定机构篡改为委托检验是别有用心用心不良,就是为了故意枉法。
面对以上这么多使该司法鉴定文书无法律效力的枉法错误,包颖和刘震岩,真的是因为缺乏专业知识而没有看出来吗?现在看来,都不是!
如果是因看不懂未看出,在判决书和裁定书引用该报告时,只会原文引用司法鉴定文书的结论—“所检项目合格”,而不会偷换概念,把“所检项目合格”的概念,偷换成“该产品合格”的概念,并做出了“其结论应予确认”的判决和裁定。请问问包颖和刘震岩,她们俩确认了什么?还有40项未检测呢,她们就敢确定这40项都肯定合格吗?她们是神仙吗?还有89%的应检项目未检,她们就判定该热水器“合格”?哪个法律给予了她们这样的权利?简直是太荒唐了。刘震岩对此也心知肚明,也维持了原判,也是完全错误的。
对于本案的第一大问题,产品质量问题质检报告问题,尽管我原告再三强烈要求,但是天津三级法院的的主审法官都不敢让(天津市的)国家燃气用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负责人刘彤出庭质证,而刘彤呢,他就在天津市里!他也不敢来!因为他一来了,法院和刘彤都会当庭丢丑显眼找难看,不仅无法下台阶,也无法收场,法院也就无法枉法判决了。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7条规定: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原告有充分的证据(附件7三份铁证),证实泰州涉案热水器生产厂家没有涉案热水器上的生产许可证(XK16/21-0010023),而是冒用人家扬州地区民泰瓦斯器具有限公司的该证,即便后来也始终未取得该生产许可证。可是包颖明知宁淑艳故意不进行法庭质证,却也故意不进行法庭质证,也故意把真实性存在诸多重大嫌疑,已过举证时限的伪证材料全部采信,并大大方方地作为本案第二大主要证据堂而皇之地写在了终审判决书中,枉法判决生产厂家有生产涉案热水器的资质。这两者这都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此举动令人不解!这种行为光明正大吗?刘震岩对此也完全一清二楚,但也进行了袒护,枉法维持了原判。
对于这本案的第二大问题,生产许可证问题,对于江苏光芒热水器有限公司出具的人家另一地区其他企业民泰瓦斯器具有限公司之更名伪证,也是尽管我原告再三强烈要求,但是天津三级法院的主审法官也都不敢让该公司来出庭质证,而该公司呢,也不敢来,因为一来了,法院和该公司同样都会当庭丢丑显眼找难看,也都下不了台阶,无法收场,法院也就无法枉法判决该公司有生产许可证了。
8.包颖生怕涉案热水器不合格的结论成立,不惜举出2001年7月31日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出具的该型热水器检验报告和2001年10月11日国家燃气用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出具的该型热水器检验报告作为证据。
可是别忘了,涉案热水器是2000年6月25日出售的(有发票为证),这两个检验报告都是2001年的。法律“不溯及以往”,检验报告的法律效力同样“不溯及以往”啊!这都是法律常识,包颖是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这难道不是故意枉法吗?
再者,这些报告都明确标注着“本报告仅对该样品负责”,都明白无误地告诉每一位阅读该报告的人,本报告对本样品以外的产品都不具有证明作用,都不具有关联性。
包颖对此大概是太饥不择食了吧?迫不及待地就拿来当证据用了,还清清楚楚地写在终审判决书中。再说,这两份报告的提供者在法庭上都承认,该报告不具有关联性。包颖为什么还非要坚持采信,并且做为证据写在终审判决书上呢?真让人搞不明白包颖为何非要如此明明白白地故意枉法!
更有甚者,包颖还无比荒唐地以上述两份与涉案热水器没有关联性的报告在“排气方式”一栏注明为“烟道式”,就将此案强行判决为“因此,上诉人王云庄、刘俊岭仅以涉案(烟道式)热水器未配置烟道为由,即主张该热水器为直排式热水器,依据不足,本院不支持。”请问:涉案热水器是烟道式而没有烟道,它还能是烟道式的吗?(它不是直排式又能是什么式的呢?)请问问包颖,她能回答上来这个连小学生都能回答的问题吗?茅台酒瓶上标识是茅台酒,里边装的是假酒或其他液体,难道也能认定和判决是茅台酒吗?标识是什么,就认定和判决是什么,包颖的这种枉法认定和判决,简直连小学生都感到荒唐可笑吧?刘震岩再审对此也维持了原判,难道也不如小学生?这不都是明明白白故意枉法是什么?对以上这诸多项,刘震岩再审也完全都是心明如镜故意枉法维持原判枉法裁定,简直也太不像话了。
9.终审判决书中第12页关于原告女儿王丽、女婿弓迎春、三岁小外孙女弓心雨三人未能按使用说明书(案发时塘沽公安分局刑侦结果死者没有说明书!厂家装箱遗漏还是商家未给?其他家电资料都非常完整齐全!)的要求保持室内空气流通,没有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对此造成的损失,其有一定的责任。的说法既没有科学根据,也没有法律依据。即便死者手中有说明书,对烟道式燃气热水器,国家产品标准、行业规则、国家法律中均也没有开窗通风的要求。因为烟道式必须有烟道,使用时燃烧所产生的包括一氧化碳在内的废气,均已通过烟道排出室外了,再开窗通风排什么呢?因此国家产品标准GB6932中没有烟道式开窗通风的要求和规定。
国家燃气热水器行业协会所属国内燃气热水器重点生产企业,在1997年召开的南海会议上,制定了一本名曰《燃气热水器安全使用常识》的行业规则,向全社会公开宣传燃气热水器的正确安全使用方法。这本书上第2页明确规定:直排式热水器,燃烧后产生的烟气也排在室内,烟气对室内空气有污染,使用时一定要打开窗户保持良好的通风。烟道式热水器正常情况下对室内空气没有污染。没有开窗通风的要求。
涉案热水器生产企业,要求烟道式热水器使用时开窗通风,是既无国家法律规定、又无国家标准规定、也无行业规则的条款。是涉案热水器生产者担心质量不合格,把直排式热水器注意事项移花接木也搬到此处的条款,所以该条款不能作为判定销费者过失的法律依据。
包颖之所以拿其他直排式燃气热水器(甚至还想拿什么伪证燃气证,再说这些均与本案根本没有关联性。应该说唯独本机机身上有警示这一条有关联性,其他一概全都没有关联性。)这些没有关联性的歪理来强拉硬扯,完全就是为了无论如何也非要把部分责任枉法拍在冤死的三个孩子们身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家想一想,就连单单燃气热水器本身,都分好几种形式,分为敞开式、半密闭式、密闭式,具体说有直排式、烟道式、强排式、平衡式、强制给排式。因为结构、性能、特点都不一样,根据国家标准,它们各自应该规定的说明书使用注意事项也不尽相同。所以包颖这样心知肚明心明如镜人为故意明知故犯千方百计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无所不尽其极地枉法是毫无法律依据完全站不住脚的,可见其用心何其毒也。三个孩子都冤死了,不仅毫不同情,还也像宁淑艳一样,还对其想方设法进行栽赃陷害,对三个冤死的孩子简直是连一点人情味、人性都没有!未免也太心狠歹毒了吧?!刘震岩也完全如此,对此完全枉法维持终审判决枉法裁定,也像宁淑艳、包颖一样,也还对其想方设法进行栽赃陷害,对三个冤死的孩子也简直是连一点人情味、人性都没有!心狠歹毒简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巅峰和极点!完全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                          
再说该热水器标识也不合格,无任何警示作用(只有这条有关联性)。我原告完全承认:涉案热水器右侧确有“通风开窗”四个字,但是没有任何注意安全方面的提示警示。既无“防止一氧化碳中毒”等字,也无“防止危及生命安全”等字,甚至连“危险”两个字都没有,连“注意安全”的任何字的警示提示都没有,只有这么孤零零的四个字,完全无任何警示作用,警示作用等于零。三个冤死的孩子,智力比常人也低。对于两个只能上小学,初中都上不了的王丽和弓迎春,他们也没有傻实着,也只能知道已经大冬天了,开着窗子洗澡太冷了,大冬天关上窗子洗澡这也是生活常识。(注:他们没有上初中学化学,连一氧化碳是什么的常识都不知道,三岁的小外孙女就更别提了。)
更重要的是:包颖不应该捏造事实,编造谎言。2006年9月5日,我原告早就给她写了书面材料。(此证据包颖是否给入卷了?)并多次反复阐明此案一开始是以刑事案立案的,塘沽公安分局刑侦结案结果是:死者手中无任何涉案热水器说明书等一切相关资料(厂家装箱遗漏还是商家未给?其他家电资料都非常完整齐全!)。包颖明明早就知道死者手中无说明书,还故意以说明书来栽赃陷害三个冤死的孩子,这样捏造事实,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连一点最起码的公民道德品质、人情味、人性都没有!但是,对这些,刘震岩竟然也全都枉法维持原判枉法裁定,真是也是连一点最起码的公民道德品质、人情味、人性都没有!
综上所述,无论从法律规定,还是从国家标准,行业规则的要求,孩子们都没有任何过错。终审法官包颖和再审法官刘震岩如此无端加罪于三个无过失的孩子们是完全不道德不应该的!
退一步,即使孩子们有点过失,也应该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关于:“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来依法进行判决。
综上所述,天津市三级法院此案的主审法官们,完全是心知肚明、心明如镜、人为故意、明知故犯、绞尽脑汁、千方百计为无证伪劣产品保驾护航,是十分错误的枉法行为。为此,再次强烈而诚恳地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总检察长依法对此案进行抗诉,启动再审程序(而不是再向天津检察院转),以达到我们两位原告老人的上述五条依法正当合理合法请求,圆满结束这一原本非常非常简单相当相当简单的人为弄得如此艰难曲折复杂漫长的民事诉讼,圆满结束这一十多年的漫长而又艰难痛苦的劳民伤财的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摧残和打击的司法历程,使此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依法维护公民的正当合法权益。
正文结束写段结束语:以上种种恶劣情况完全是由天津市三级法院所造成的。天津三级法院的主审法官们,给我们老两口子心灵上造成的创伤,今生今世任何人也没有办法给我们治好,给我们心灵上造成的阴影,今生今世永远也挥之不去,我们今后还敢进行民事诉讼打官司民告官依法维权吗?这次,我原告再次强烈而诚恳地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总检察长一定要把此案最终处理好解决好,使此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本着公开、公正、透明的原则,我在已经把此案上网的几十个网上,将此案公示最终结果,然后全部删帖,结束这一十多年的但确实原本是非常非常简单相当相当简单的人为让天津三级法院主审法官们给弄得异常艰难曲折复杂漫长的司法历程。另外,尤其是原审第一被告,这次也应痛痛快快老老实实进行赔偿,再也不应像以前那样当老赖了。
可爱可怜的女儿小白眼女婿呀,你们永远再也回不来了!我们两个老人身边再也没有儿女了!孤苦伶仃!我老伴上次病危身边都没有儿女!我们二老不知这十多年为你们流了多少眼泪啊!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总检察长这次一定能将此案进行抗诉(而不是再向天津检察院转),给你们沉冤昭雪,让你们在那边瞑目安息(因为此案是明摆着的冤假错案,而且冤、假、错三方面全占了,并且还是三条人命差点六条人命的大案)。愿你们在那边再也不要遭遇这样的噩梦和不幸了,祝你们在那边平安无事吧。(请不起律师和代理人,申诉书是我老头子自写,再说此案天津三级法院的主审法官从来也根本不听律师和代理人的,照样枉法让我吃败官司,老是请还不早花几十万了?根本没有用。)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总检察长  
                申请人 :王云庄 刘俊玲2016年9月10日
附件:(省略)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