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韶关胡志勇冤啊冤啊冤啊!急切希望广东省纪检第十巡视组能秉公彻查此事

[复制链接]
荒山野茅 发表于 2016-3-7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东韶关胡志勇冤啊冤啊冤啊!急切希望广东省纪检第十巡视组能秉公彻查此事
急切希望广东省纪检第十巡视组能秉公彻查此事,洗我10多年冤屈,衷心感谢!!!(2015-11-02 08:28:37)转载▼  
急切希望广东省纪检巡视组能秉公彻查此事,洗我10多年冤屈,衷心感谢!!!韶关市武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公安局局长游加慧(曲江区公安局局长)、曲江区马霸派出所所长廖伟忠(现曲江区白土镇党委书记)在曲江只手遮天、一手制造的冤案!!!只因我有冤屈得不到合理解决不得不依法上访至北京,对地方执法机构、及某部分“人”升官仕途造成“影响”,把我强行抓去精神病院暴打后强行用药物残害我的身体!!!在地方历史罕见、耸人听闻、严重破坏执法者形象、影响极坏!!!被强行抓去精神病院经过 2007年10月4日上午10点左右,我正准备煮饭给子女吃,有人敲门,我开门后,来人对我说:“你就是胡志勇是吧,你跟我走一趟,有些事跟你了解一下。”我以为是信访局有回复,但又见他身后有两名警察和两名武警而且有武装,正准备抓我,我便忙返回屋内对我女儿说:“胡丽莹,警察要抓爸爸了,你要带好弟弟呀!”因不想影响小孩,便又出到门口,马上被武警左右一个使劲将我反手押到大门停的一辆面包车上。强行将我推上车后,将车驶向区政府接着把我转到另一辆三凌吉普车,然后向北急驶。在车上,我多次对他们说:“杨大(通过他们交谈,我得知带队的是区公安局的杨大队长),你们要抓我去哪?我没犯法啊!你们这样不行的!我儿女还在家等我煮午饭。”经我多次要求后,杨大说:“带你去检查一下。”我说:“你刚才说跟我了解一些情况,现在又说带我去检查?”之后他们便什么也不说了。一段时间后,车开进了乐昌精神病医院(复退军人医院)。和一辆来自韶关市枫湾镇的车会合后,与另一名上访者雷水华一起被押上病房,将手脚用帆布条和锁头锁严实。直到晚上六点,几个医生拿着吊针出来,其中一名医生说:“雷水华不用打针,胡志勇要打。”我忙说:“医生我没病!我是上访者,有冤情。求你们了,我不打针。”但任凭我怎说,怎求饶,他们都不听,由四五名医生强按着我的头和手脚强行对我输液,我本能地抽动右手逃避,其中一名医生说:“打晕了再给他输。”于是几名医生便将我一顿拳打脚踢。对我的左腮狠击几拳,有的重拳打我双脚及身体,用绳抽打我下阴,把我打到全身多处淤黑(直到回家后淤血还未散去)最后连我右手的准备输液的地方被针头划出两个鸡蛋大的血泡,再也无法输液后,另一名医生取来手推针。挨打之中我听到有医生说“打到了”其他的医生才住手。而惊恐、阵痛之中我也不知道那针大到了我什么地方。过了一会,一名医生拿来近10粒药丸强行要我吃下去,我说我没病,我不吃药!“不吃就打到你吃为止,灌到你吃!”医生恶狠狠地威胁。因受过刚才的苦,我被迫妥协了。。。。。。与是便开始了每天两次每次近10粒的服药一直吃了22天(10月4日—10月25日)。其间从来就没有给我做过任何的精神病鉴定、检查。 10月25日中午,刚服完药,一名女医生对我说:“胡志勇,你今天上午出院,你家人来接。雷水华也出院,枫湾镇政府有车来接。”可能是因为刚刚服的药和平时的不同,十多分钟后,渐渐感觉胃以及整个胸部似翻江倒海一样万般难受,像一股血直往胸外、头部窜。没多久,头部、颈部便似机械一样挺直的。双眼也直瞪,双手收起微曲,都不大听使唤,但思维还清楚。。。。。。从此经历了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极度痛苦的几天。其间根本不能睡下,甚至不能坐下大便等等。只能一直不停的走动。整个头部像空掉的感觉,生不如死!!!最后再也支撑不了,于11月3日不得不求亲人开车返乐昌精神病医院找巫医生(据说他是我住院时的主治医生),问他怎么回事。巫医生说我出院那天他刚好出差,其他医生不知道原因所以给我开了比较差的药吃,所以才这样。接着他给我开了一堆几百元的药。之后便是漫漫的两年服药期,身体、精神遭受生不如死折磨。。。。。。《当时据说是韶关曲江区书记阙定胜(现韶关市检察院院长)、韶关曲江区区长吴春腾(现为韶关乳源县书记)亲自指挥对我的非法违法抓捕》急切希望广东省纪检巡视组能秉公彻查此事,洗我10多年冤屈,衷心感谢!!! 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 胡志勇鞠躬致谢 !!!烦请搜索noyu3752便会明白一些的了。电话13025377700 2015年11月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