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叫我们如何从头再来

[复制链接]
周游文 发表于 2016-1-6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叫我们如何从头再来
我们是云南省大理州弥渡县的一群代课教师,充当教师队伍里的后备军,但看着那小小的三尺讲台和一张张渴望的笑脸,我们坚信自己对未来的选择没有错。
   说到教师,人人都会称赞,教师是一个多么神圣的职业啊!培育着一代又一代祖国的花朵。是啊,教师的职业是光荣的,点亮了自己温暖了他人。不管是哪种老师,都同样的对孩子们倾注着爱心和关怀,用心的教育着孩子们.可是现实的生活是那么的不公正,不知道有没有哪个部门关注着代课老师这个群体?或者也只有我们这些代课老师在关注的自己的生活,我想在此,说说代课老师,也希望更多的同行,能产生共鸣,给与关注,诉诉心中之苦.

     首先是工作压力和表现.作为代课老师,在学校是没什么地位的,感觉就像二等公民.不管是什么苦差事,首当其冲的,就是代课老师.其次是薪资和福利待遇.就我所了解,即使是刚参加工作的正编老师,薪资就是二千七八多,同时享有各种福利和津贴,而且每年都涨,且涨幅不小.而我们,就我而言,工作这么多年,扣这扣那,每个月拿到手的,也就是1400元左右。
   现在(2015年12月31日)在代课老师的身上就要发生这样的事情:清退代课老师,我们这些代课教师,在一定程度上也为弥渡的教育奉献了不少吧!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使得代课老师没有丝毫的保障和安全感,让人倍感心寒。
     
   在同样的岗位,同样的贡献,甚至付出更多,却遭受这样不合情理的,差距如此之大的不公正的待遇,实在让人费解。当今的中国,当今的社会,自上而下,都在倡导公平公正,建造和谐社会,科教兴国,可就在教育的最前线和最重要的地方----学校中,存在着如此不和谐的现象。与当今的主旋律,可谓背道而驰。

我们代课老师这一群体很不幸,不幸的是我们“临时工”的身份。尽管我们在工作上需要付出与正式教师一样的辛劳,但“工薪待遇不平等”、“随时面临解聘”、“招调入编难”等困境,折射出代课教师整个群体的心酸与无奈。其实,临聘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不同酬只是表象,深入地看,它反映出来的问题是:代课老师的劳动一直没有受到法律的保障。劳动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工资分配应当遵循按劳分配原则,实行同工同酬。”代课老师所从事的工作,仿佛真的是被政府当成一种“公益”行为。
   “千年等一回”,我们代课教师为教育的发展奉献了半个人生甚至是一生,就连给个拼搏考试转正的机会也这么难吗?为了改革与发展,社会曾亏欠过的群体很多,代课教师、农民工、老兵……如果没有他们的牺牲,就不会有很多人今天的幸福生活,但他们却成了被遗忘的一群人。我们挣扎过,努力过,反抗过。从2015年九月至2015年12月31日以前,本县组织最后一次代课 教师招考,前提是具备教师资格证。有证的教师全部转正,我们全县的所有没有参加考试的1百多名代课教师都没有逃过辞退回家的命运。我们找过地方教育部门、县委,但终究还是被无情的拒之门外。然而,我们这一层无证的教师并不是不愿意努力上进的,我们同样都在不断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文凭,报考教育学心理学,普通话,但是这些证件都不是一天两天能拿到手的,就说这大专毕业证,从入学到拿证,最少要四年,可是当地政策只给我们三年机会,让我们很大一部分教师都面临没有机会,其中有一部分教师已经办/理了教师资格证的各手续,就因为毕业证要一月份拿到手,就因为十多天的间差,我们错过了这次考试。人生直接坠入了地狱,在我们这群代课教师中,有小学的,有幼儿园的,为什么在招考教师的时候,不区分开来。

小学教师考小学以内知识,幼儿教师考幼儿教育专业知识。最让我气恼的是相关部门说是优秀教师招考,难道说有教师资格证的算优秀教师,没证的就不优秀吗?代课教师从始至今存在了多少年,没有听说过以一个资格证对优秀和不优秀做评断的,我们没证的没有比有证的做的少做的差。虽然说人生都会错过许多,但熬了这么多年这是我们所有代课教师的奔头,这次错过让我们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其中有大多数教师都已经在代课期间错过了人生最好的年华,有的已经年过四旬有的都快要达到了退休年龄,他们在学校最需要教师的时候把自己大把的青春奉献给了教育事业,却在学校最辉煌,而自己已经年老沧桑,最需要社会关怀的时候被残忍的辞退。心碎,心死,无助,他们一生拿着几百块的工资,不够自己交提升学历的学费。教了数不清的学生却没有好好教自己的子女,也没有给自己的家庭创造什么财富,他们无怨无悔的坚守这个岗位,他们爱自己的学生爱自己的工作。在这个渐渐失去劳动能力的年纪,他们没有脸面面对自己的儿女,养老没有保障。想到这里泪水忍不住湿了脸盘。我想问问,为什么只给我们三次考试的机会,我们在这个岗位上熬了多少个三年?连一次考试的机会都没有等到,就被判了刑,叫我们怎样走的甘心?
回忆起幼儿园刚开园的那年,刚好我怀孕了,但我没有因为怀孕备受照顾,抬凳子,搬桌子的事我一件没少过,幼儿园没有钱请画家画画,全园代课教师便约起来每个假期推迟放假,提前开学,大家一起画画,我身怀七个月的宝宝不分白天黑夜的坚持,旁边的门卫大爷劝我休息,说闻多了颜料对宝宝不好,我没上心。那时的我很累,腿水肿,这个时期幼儿园刚开园,发展的很艰难,是我对这份事业、对孩子的喜爱促使我坚守在这个岗位上。在幼儿园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不顾一切坚持下来,可如今幼儿园最辉煌,走上正轨的时候无情的让我们离开,真是应了那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啊。                                                

    一直都在兢兢业业的努力工作,公办教师可以说好累,干不了了,可我们不敢有一句怨言,记得宝宝两岁的时候,发烧住院20天,上班期间因为工作我没有请了一天假,尽管我心系宝宝,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和埋怨,为了我的四十多个幼儿,我把所有的委屈都吞进了肚里。大家都觉得这一切的坚持是对的,有希望的,付出是会有回报的。可想不到,到头来我们得到的是直接解聘,永无希望的结果。我不服,这么多年的付出换来的是教育部门劝我们从头再来,出去发展点别的事业等等,我想说我们从十几二十岁熬到现在四十岁、五十岁,你们帮我们想过没有,叫我怎么从头在来!拿什么从头再来!
    这是我们云南省大理州弥渡县,一百多个代课教师的心声,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想说的话,希望相关部门关注我们这些弱势群体,知道我们的存在,中央各大领导一直都在关注我们代课教师,想办法解决代课教师问题,但是我们却被解聘了。这么多年,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相关领导和部门,重新考虑我们的命运,希望整个社会关注我们支持我们,也不要忘了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