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说说这点事之杨虚白

[复制链接]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3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如今的武侠小说界中,短篇类小说基本不被作家所触碰,除了之前曾经提及的马大志,以及在武侠故事上发表《箭在弦》系列的华发生以外少之又少,即使是武侠版在A90上挖掘了很大一部分的短篇写手,但过于粗糙的文字对于还未打磨过的90后是无法撑起这个舞台的。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短篇仅有几篇,却是唯一一个在我脑海中不断想反复阅读的作家,同华发生一样,他的短篇主角只有一位,名字平凡的紧——吴戈,可却一语道出武侠之真谛。那个作者便是杨虚白。
1、虚
对于杨虚白,我知道的少之又少,或许正如他的名字一般,宛如卷轴之上的泼墨留白,虚无不见。“杨虚白,男,93年川大经管系毕业,00年辞职移居加拿大。在多伦多York University攻读MBA,现居美国。” 而我们能所看到的武侠作品,也只有挥戈系列的《金陵残梦》、《吴钩霜雪明》、《吴村之战》、《风神镇》、《枕戈京华》六篇,即使是在那些“京都慢手①”中也算是较为慢的了,但他的文字无一不是直入心底的透彻,没有复杂、没有花哨、只有那不为岁月而改变的心境、执着,正如他在《不吊威亚的武侠》中所写到:从寻常村落的朴素少年,到恍如西部片中的小镇独行侠,再到都市中沉默的复仇者,吴戈的角色在变,年龄在变……我写的故事不够曲折,打斗不够精彩,缺乏武侠小说必需的流行元素。而在创作的过程中,便是杨虚白在世俗中避世寻求自我的过程,我可能不敢保证小说的环境、打斗以及情节有着多么的出色,但他所塑造的“吴戈”用他自出机杼的“简单”来阐述他对世俗的认知,即使有着金钱财富的诱惑、即使有着上层势力的胁迫,即使少时挚友不再依旧,吴戈始终用他自己的方式捍卫最后的尊严。他更为直接,更为明显的诉说着真实。
其疾如风,晃若沧海一瞥,却不动如山,以其道一以贯之;其徐如林,列若星罗棋布,却侵掠如火,参其文歌以咏志。杨虚白曾在城市论坛论坛里谈到过他所看得起的武侠写手:燕垒生、杨叛、江南、骑桶人之后,我决定加上一个孙晓。如果说燕垒生汪洋肆恣的想象力、杨叛奇巧布置的情节、豆公常人不具的才情,骑桶人的诡丽妙笔令他所折服,那么孙晓又是靠什么能够占得一席之地呢??按他的话所说“小孙同学就算浑身硬伤,好歹瞅姿态人家是努力朝文学靠啊”,但在我看来,杨虚白名贬实褒的言语里还透着另外一层意思:自己和孙晓很像。
  孙晓和杨虚白的种种都颇为相似:年龄相近,都曾出国深造。或许正是如此,两个人笔下的吴戈和卢云都有着共同之处,甚至连背景都是破落腐朽的大明王朝。《英雄志》里状元郎挑着面担的背影也在那个时刻深深触碰到他内心最柔弱的地方。执着改变了他们的一生,而他们也在执着里得到了成长和自己。
  众生沉浮,无常无尽,所有相皆是虚妄。唯有在无常的世俗中找到人性的最本质,才是吴戈所想所行的动力。杨虚白或许在变,但是我们心中的吴戈依旧是那个质朴的少年,《枕戈京华》中的那句“我要一直往西去,那里有大雪山,有无边的沟壑……我要去找她。”很多人猜测,会不会是荻小姐,会不会是丹玛嘉玛,但在吴戈心里,我想“她”或许已经不会再回来。大雪山、沟壑,也只有吴戈孑然一身,独自一人,他才能被世事所容。而对待这个格格不入的世界,他能做的也只有远离他爱和爱他的人,这时的了无牵挂,吴戈才能义无反顾的冲上前去撕破黑暗。
  
  2、形
  第一次听说杨虚白,看到他的小说是在高二那年学校的图书馆,从初三开始到高二,金梁古温四位大师的小说已经看了十之六七,而当借到《2006年中国武侠文学精选》之后,翻开首页,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名字不是别人,就是杨虚白,还有他的《金陵残梦》。从此一个叫吴戈的汉子在我面前说着他的故事,伴以热血,伴以正义,可终究被那份苦楚所湿润而叹惋可惜。这种感情的凝聚及宣泄带动着无尽的失落,杨虚白充分的利用了人物性格的把握来使得整个故事合理化、真实化。从《吴村之战》那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到《枕戈京华》里上台打擂的汉子,现实把十九年前的梦想击的粉碎。如果说《吴村之战》写的是热血,《风神镇》写的是绝望,《金陵残梦》写的是捍卫,《吴钩霜明月》写的是   ,那么《枕戈京华》写的就是现实。在旅途中不断发生的故事越发使得吴戈自己想回溯到十九年前的年少轻狂——鲜衣怒马,对酒当歌。但这一切宛如绝唱空响,梦碎情殇,多么可笑的自己,似是沉浸在梦中久久不能“苏醒”。
  
  吴戈的目光呆呆地穿过城门,看着远处的河水,心就象生满锈苔的铁锚一样不断地往下沉。
  ——《吴村之战》
  这是吴戈第一次在文中出现,那个时候的他便肩负着拯救全村的重任,然而他得到的只有拒绝二字,十五岁的吴戈比起同龄人来说涉世更深、更透、更为沉重。在这篇文章里,杨虚白没有过多的对于吴戈进行过于细致的描写,但是不论是从情节还是行为,吴戈给每一个读者的感觉都是一个小大人。《吴村之战》或许是作者的一次尝试,虽然有吴戈这个人,却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杨虚白在之后的小说里不断的完善吴戈这一个人形象和性格。我们再从情节看,《吴村之战》所诉说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保卫家园,报仇杀敌。这种题材我们并不少见,反而看了过多此题材的小说对这类型的有些审美疲劳。可杨虚白借少年吴戈之手来斩杀淮北七虎,不得不说是一种推陈出新。如此简单,如此直白,在差异的不断冲击下呈现了一场血战。吴戈说,狗强盗,我给爷爷报仇来了。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吴戈手刃一个个仇人,在人数、年龄、力量、环境处处不利的情况下破而后立。他可能根本没能想到自己能够杀掉淮北七虎,他只想报仇。所以当他筋疲力尽,心力交瘁,摇摇欲坠之时,依旧在为吴村,为死去的老捕快而战。村里的人没有逃走……吴戈想说点什么,张开了口,却没有力气出声。他再也支撑不住,和老捕快一起滚倒在泥里。只有与他年龄相仿的小莲上前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要难受就哭出来吧。”天边无尽的黑暗在他看来茫然没有方向,似乎支撑自己前行的动力轰然倒塌,这个颓然在地的孩子给人以深深地震颤。杨虚白用了屡试不爽的情节凝于短篇,炼于少年,赋予了吴戈傲直的脊梁。
  
  3、意
  如果说《吴村之战》是杨虚白的牛刀小试,那么之后的《风神镇》则为吴戈一举定型。风神镇里,吴戈的话语不在少数一反在吴村之战中不言不语的性格,这种转变是在于身份的转变,从孩童变为了山阳县的小捕快,却也从复仇者变成了执法者。
  吴戈的捕快形象在我的眼中始终是有些不尽人情,甚至是有些执拗。他不觊觎权力和金钱么??那倒也未必,只是过于的珍惜心中的某种东西而忽略而放弃,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活着的意义。在小说里, 杨虚白刻意的构建了一个矛盾的中心——风神镇。但自始至终根本没有风神镇三个字连续出现过,后来才得知原本这篇小说的名字叫《小镇的死亡》。风神镇里出现着各种各样的人物,恶贯满盈之人比比皆是,可正是这个小镇,却有条不紊,没有丝毫的混乱。原因便是风神此人左右着小镇,也正是因为如此标题才被改为了更加直接的《风神镇》。但当冲突慢慢显现,人们蠢蠢欲动,无数次的挑战打斗之下,最终被吴戈的一刀所释放,汹涌而出。
  街角上一个苍老的妇人,正牵着一个呀呀学语的婴孩游戏着。孩子刚刚学会走路,手里拿着一根小树枝,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嘴里念念有词。风神定神看向孩子的口,从他的口型知道,孩子高兴地喊着:
  “杀,杀……”
  风神并非由于武功不济而被杀,而是死于绝望,死于可怕。镇里的人渴望的一切,却与自己背道而驰,较之于那种硬生生撕裂的痛楚,吴戈的一刀根本不算什么。小镇的死亡始于风神的死亡,冲破了风神的桎梏之后,小镇的死亡已是不难想象。和平不在,杀戮回归,那些谄媚的言语,那些狰狞的面容……吴戈觉得自己错了,那个虚伪的乌托邦被自己亲手毁了,而在此之前,他仍是纠结中,恍惚中。如今的种种让他把世道看的更为透彻,他的原则也如一张废纸弃之如履。
  
  从少年变成捕快是,又从捕快变成了江湖人,杨虚白给我们展现都是吴戈的转折点。金陵残梦也不外如是,却多了几分浓郁的感情。
  以一个女人的死作为开始,同样也以一个女人的死作为结束,吴戈的金陵之行更像是在偿还先前种下的因,肮脏、丑陋、官官相护、官商勾结……所有的阴谋画卷都在这金陵湖畔缓缓展开。面对一股股的势力,虽有那些下三滥的勾当,陷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吴戈用拳头砸开了一条血路,用刀让他们倒下。
  这一刻,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二十多年前的自己,也就像几年前年轻的吴戈一样,志存高远,心雄万夫,那时的自己也是个铁面无私兢兢业业的神捕,他也只是一心想着锄奸惩恶。至于有没有后悔现在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
  ——《金陵残梦》
  肮脏的官场里,即使是一个曾经的神捕,也势必沦落为朝廷的走狗。所以他也曾想当然的以为,给吴戈一个官做做足以使他们“化干戈为玉帛”,但他没有想到,吴戈比他看的透彻,他仿佛是个旁观者,有时候却也深处其中。相反,周世骧却深陷其中,以至麻木,以至忘记了抱负……
  当吴戈走出了风神镇的阴霾,走出了金陵的残梦,前方的道路更为明亮,他内心的坚守又多了一些东西。
  
  
  未完待续,言语不妥之处望各位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曾经曾经 发表于 2015-6-23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也不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杨虚白 发表于 2015-6-23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QQ上朋友告诉我有这么一位关心俺的朋友,衷心谢谢楼主,汗,读得比我还仔细....
  忙着为稻粱谋,哪有时间写啊....感激不尽不尽不尽....。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合欢教主 发表于 2015-6-23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待续,续……呀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iamredy 发表于 2015-6-23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虚白不错,杨叛应小说里面一些饮酒对词的桥段写的都很真,素养好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不死春哥 发表于 2015-6-23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比较喜欢李三标打擂的那种题材。令人回味,能产生联想……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公子羽风 发表于 2015-6-23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当年写武侠很多是闲的发慌!!没那么多矫情!!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周路阳 发表于 2015-6-2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的书很不错,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我感动的是古龙。
  第二个就是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kingsnews 发表于 2015-6-24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当年写武侠很多是闲的发慌!!没那么多矫情!!
  )))
  當年寫武俠,除了閒之外,還是有些個人寄託的,借他人之酒杯,澆自己之壘塊,如燕壘生,如楊虛白。
  倒是如今直奔錢眼去的商業化武俠,看不出寄託,只剩下矯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icefieldty 发表于 2015-6-24 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继续别TJ
  3楼本人??久仰久仰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4 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4、影
  当挥戈系列的故事写得越来越慢,时间间隔越来越大的时候。有些人才恍然过来,从《吴村之战》到《枕戈京华》,从短短的几千字到数十万字,杨虚白想要说的故事不仅仅欲图停留在纸上,当现实的枷锁禁锢着曾经飞翔的心,一切只是惘然。对此,有人安谧,安于现状,美其名曰:随遇而安;有人沉沦,利欲熏心,笑而谓之:识时务者为俊杰。孰不知,这珠光宝气、胭脂俗粉的世俗味已经慢慢变得臭不可当。吴钩霜雪月,如此风雅的名字又岂能陪得上吴戈在洪流中挣扎的一腔豪情,所以……我更喜欢叫它《寻找吴戈》。
  《寻找吴戈》的开篇与其他的尽皆不同,不同之处在于身为主人公的吴戈没有通过作者直面的描写而瞬间随着故事脉络的展开而登上舞台。杨虚白刻意的掩饰着吴戈真正的身份,这也就是寻找吴戈的第一层含义:寻找,是读者的寻找,是平野人、傅仇的寻找,寻找那曾经叱咤一时的吴戈。而如今的吴戈,又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吴戈原本是怎样的??
  她很快发现,吴戈是个很特别的人。他不快乐,心事重重。他与余家渡的少年们是那样的不同。当其他的人遛狗斗鸡、喝酒唱曲,或者谈论起何家二小姐的时候,吴戈总是默默地从他们身边走开,神情萧索。这一点,连芸官都看出来了。
  ——《寻找吴戈》
  吴戈是一个不合群的孤儿,没有朋友,没有任何生气。在她看来,吴戈本身就是一个萧索的表情,很难明白他的内心到底因为什么撑起他生活着的动力。他一直是一个小捕快,没有升迁过,他却没有任何的不快,只有在练武时的吴戈如脱胎换骨般焕然一新。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很容易遗忘,却又很难遗忘。
  推敲之下不难发现,吴戈成为捕快仅仅是为了继承老捕快的衣钵,从吴村之战的坚决,认定能够通过武力,通过捕快的身份能够维持所谓的正义;而后风神镇初见那些世人面对生死的丑陋面目,狰狞地杀戮暴虐,而始作俑者竟是自己口中道出的正义;终至金陵一役看清是非黑白,而脱下捕快的官服仅仅是他一种卸下的方式,一种无声的反抗。所以当吴戈重新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是与他原本截然相反的面目:
  骨骨引着她来到一处喝彩声与笑声最响的圈子,武师为她分开了人群。骨骨嘴里嗬嗬地叫着跑进了圈子。
  鼻子上涂着白垩扮丑角的长脚看到骨骨,笑骂:“兔崽子,这么晚才来。”
  ——《寻找吴戈》
  曾经的铮铮铁骨成了白面小丑,昔日的操刀豪杰成为了街边艺人。每当读到此处,便有一种揪心莫名而来。寻找吴戈,而之前的那个吴戈又在哪里呢??
  长脚不断地变着戏法,玩着花样,赚足了行人和孩童的笑脸。在这万恶腐朽的社会,贪官杀之不尽,流民数之不竭,让每个人还记得住如何去笑便成为了他最简单、最诚挚的目的。
  某位侠友在城市论坛与杨虚白争论:“一个有才华的人决不甘心平庸,一个身怀抱负和卓越才能的人一定会尽一切所能去实现自己施展才华的理想,因此我觉得吴戈也应去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舞台。”我想说,《寻找吴戈》自身就是一个寻找自己内心的过程,而对于吴戈来讲,让人们能够能通过笑脸坚强地面对一切肮脏与不堪,其行为本身便已绝非平庸。
  正如那吴戈走时唱起的那段戏文
  “我好比,浅水龙。
  被困在沙滩……”
  谁又能够真正听懂那落寞身影下的唱词呢??
  5、魂
  《寻找吴戈》或许在某些人看来是一篇情节有待商榷,逻辑性需要增强的小说。然而,这可能不是一篇好小说,但绝对是一个真故事。它的真在于它浓缩在每一个人的经历中。寻找是一个过程,伴随着转变,伴随着反思,正是由于杨虚白有这么多想说的凝于这短短的五万字里,笔力显得有些仓促,但平野人、傅仇、钟汉儒的转变,无不使我们感到欣慰。而这一切转变的原有尽皆于两个字——宽恕。
  “天地之大德曰生,我相信宽恕的力量。”
  宽恕不同于快意恩仇,它的出现往往伴随着一种阶级感,强者对于弱者,位高者对于从者。武力与权力终究是宽恕的垒石,没有它们作为基础,宽恕是无法而言的,但当吴戈用刀背挑翻谢如松长枪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依旧是一种快意,但这种快意已经凌驾于恩仇之上。在《寻找吴戈》前,还有一则鲜为人知的《盗画者》,宽恕二字,自此而始。
  《盗画者》只有短短五千字,作为一篇武侠小说,或许有些不“称职”。笔墨很少在武上抹过,不像系列中的其他几篇,盗画者从始至尾吴戈没有用过刀。它更像是一幕悲情的戏码,不带一丝杀戮。波澜不惊的情节,起承转合显得自然而然。吴戈的生命里充满了不公,充满了挣扎,但惟有盗画者里,他像一个超然世外的看客串起了整个故事,十年前后的不停转换,爱情友情的不断交织,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在一个平静的村庄——翟庄。高氏客栈的少东家高静之、谈吐风雅的靳秋笳、舒府的碧城小姐……所有的细节靳秋笳都记得很清楚,很清楚,只是眉宇间有化不开得悲凉。
  那好似一场隔空转驳,
  “离开的时候,吴戈看了一眼早春的翟庄,草色渐绿,柳芽正新,鸟儿也在鸣叫。高氏客栈已经开了门,粗服荆钗的高家夫人正张罗一个伙计在打扫门庭。吴戈忽然想起,昨晚喝酒时,看到靳秋笳家里挂着一幅已经很破旧的立轴,写着两句诗:‘碧城十二曲栏干,犀辟尘埃玉辟寒。’”
  一瞬间他有点憎恨自己在江湖上有着‘圣手子都’靳三的名号,他无法摆脱自己的过去,曾经是“盗画者”的大名,他负了骂名、枯了华发,当俊美与风雅不再,手上和脸上灼伤的疤痕只是他救过她的唯一凭证。
  依旧是早春,寒意料峭,依旧是高氏客栈,依旧是碧城小姐,只是前者已经易手少东,破旧不堪;后者已经嫁做人妇,粗服荆钗。只有他还是那个靳秋笳,佝偻了背,默默在街角望着那个客栈,那个人,只是痴痴地等。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对他来讲,那只是一场无涯的生。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4 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已经搁了将近半年没有写完,这几天正好是寒假,就写起来先。
  评论不当之处还望各位见谅。
  抱歉抱歉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羽青扬 发表于 2015-6-24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未忘就好。可惜杨虚白至今无新作诞生。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4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1、        魄
  吴戈是一个孤独的人,独来独往,即使是收留了骨骨,他依旧我行我素。面对现实的残酷,吴戈终究不得不委屈自己。鲁迅曾经说过,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观之《枕戈京华》的开篇,吴戈带着屈辱,抛下自尊向一个女人借钱。被自尊撕裂,被骄傲撕裂,被向女人低头的行为所撕裂,杨虚白对于这个场景的描写虽然不长,但足以把前面所有的文字所颠覆。吴戈真正地开始学会生存,学会割舍一些东西了。
  他几乎没有抬起头。他的嘴唇紧咬着,手指掐着大腿。巨大的羞耻感。血红色的羞耻和骄傲在他脖子耳朵的皮肤下一点点涌起……“我,我,需要一笔钱。”他说,“我收养的那个孩子,骨骨,你见过的,还有芸官的儿子阿珏,都得了伤寒。程大夫说,并没有特别有效的法子,开了几方药,只能把药当饭吃,看能否扛过这个春天。”
  ——《枕戈京华》
  或许说的有些绝对,吴戈的每次成长每次改变都是由不平所引起。《吴村之战》单纯意义上的复仇教会他成长是需要自己变得更强;《风神镇》的成长是告诉他如何定义正义这个字眼;《金陵残梦》让他了解到了世道的肮脏;《寻找吴戈》他学会了宽容……吴戈的成长只是一个人的成长,完全是自我意识的成长,而当吴戈身在江湖,除了武力与宽容,他什么都没有。但当骨骨、荻小姐、芸官夫妇,这些原本不在的人物进入了自己的生活,他才发现生存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几年前的他可以一人一刀走南闯北,孑然一身,可如今的他需要顾及太多,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忍。而在忍的同时他才陡然发现,那个曾经的吴戈亏欠某些人太多了,比如何丽华,比如荻小姐。在爱情的道路上,吴戈一直是持以一种回避的态度,他没有过多的表示,甚至装作无动于衷,因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惯了,他寻求冒险,寻求刺激,这也就是为何不论有多大的危险在前,吴戈总能够化险为夷——他是在搏命,不惜以一条贱命换取贪官污吏的身首异处。
  而那些人的出现,吴戈的戈钝了,敛去了光芒,站在这世俗的擂台之上,通过那无尽的打斗仅仅是为了聊以生计。同样也是那群人,使得吴戈变得更为锋利。上天如同刻意般压榨着他的身躯。在那时,何记米行快要倒了,荻小姐要嫁了,骨骨……死了。
  这天的夜里,骨骨在吴戈的怀里去世了。
  在他死之前,他一直强撑着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荻姐姐要嫁人了??为什么他们搬走了??吴戈抱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第二天的黄昏,他抱着骨骨的骨灰坛,来到茶馆。这时,他已经一天多没有进食了,为了明天的比武,他必须吃点东西。
  从现在开始,他什么都不再拥有了……京华对自己而言,如同一个沉重的梦。梦醒后再次一无所有。
  有时世事就是如此残酷,让你在拥有之后失去。为了他们,吴戈的傲骨早已不在,甚至试图不断迎合着他人而苟且一生。只是这一切终究是徒然。吴戈又一次踏上了一个人的征程,又是一个人,毕竟,在这个国度,这个空间里,叫吴戈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他最终会被人遗忘,但永远不会忘的是那个以一己燃亮无边荒原的倔强背影。
  后记:
  自枕戈京华刊登一来,杨虚白已经有近三年的时间没有发表过小说了。而挥戈系列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小资文而受到个别读者的欢迎。每当谈论起作品,身为读者,我们无法要求作者如何如何,只能鼓励着他们坚持。我并不知道那些鼓励是否有用,但我依旧希望这些好作家能够写下去,即使一天只写几百来个字,几十个字甚至是几个字。我们能做的,仅此而已。
  这篇评论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找了很多资料,单单是挥戈系列本身也已经反复阅读了好几遍。直至前几日看到作者杨虚白在微博里回复书迷的一句话: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
  我便以此作为评论的结束吧。

  注1:京都慢手,推理界以殊能将之、歌野晶午为首的作家,这类作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写出新作品,但作品往往都有极高的质量。
  附:挥戈系列原名
  吴村的战争
  小镇的死亡
  南京的残夜
  寻找吴戈
  烟月京华如梦寐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已经完结,多谢各位的关注,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逆凡尘 发表于 2015-6-24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兄弟写得很用心啊,顶下。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舞峰阳 发表于 2015-6-2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 - 别说出来呀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森间小木屋 发表于 2015-6-24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代)互联网上简单易学、致富道路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卢水怪 发表于 2015-6-24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才看的 挥戈系列 很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冻原上的猎人 发表于 2015-6-24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杨虚白,必须顶@可以太慢了..。不知下一篇何时出炉。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孔鲤 发表于 2015-6-24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