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老妇勒死植物人丈夫,自杀未遂。村民求情

[复制链接]
出首 发表于 2015-6-20 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照顾植物人丈夫长达15年的六旬老太崔某,终因家贫不堪重负,选择了勒死丈夫并割腕自杀。丈夫当场身亡,崔老太经抢救获救。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崔老太被提起公诉。
  昨天,市三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上哭诉
  “实在受不了了,我俩都死了,让孩子好过一点”
  一心寻死的崔老太有个最大的愿望—“在外面吃一顿”,而这顿饭,仅仅就是早点摊上的一张油饼。
  昨天上午9时50分,崔老太坐着轮椅被儿子推着进入法庭。崔老太颤抖着掏出一张纸巾,不时擦拭眼角的泪水。当轮椅停在被告人席时,崔老太忍不住哭出了声。旁听席上一片寂静,除了偶尔相机的快门声,只能听到崔老太的抽泣声。
  考虑到崔老太的身体状况,法庭在开庭前通知了999的医护人员在法庭门外守候。也正是鉴于此,法庭没有关闭大门,医护人员站在门口,随时观察崔老太的情况。
  “我真的受不了了……不想拖累儿女……一时糊涂,真不应该这么做。”伴随着抽泣声,崔老太用尽力气,回答着法官和公诉人的提问。
  “我自己都走不动了,需要人照顾,怕拖累子女。”崔老太哽咽着说,“老伴儿变成了植物人后就动不了了,孩子回家后,还得喂水喂饭,他都不知道张嘴,我想他死了我也死了,让孩子日子好过一点。”
  崔老太说,因为穷,儿子一直没找到对象。别的父母不仅帮孩子找工作还买房,而自己和老伴平时的积蓄都买药了,老两口身体又不行,儿女们平时在城里上班就很累了,周末回来一趟太麻烦了。“儿子直到前年才结婚,是我们老两口耽误了儿子……不想再耽误孩子。”
  2014年3月6日早上9时许,崔老太看着女儿照顾父亲,便起了轻生的念头。当晚,崔老太胡思乱想,琢磨着如何才能减轻儿女们的负担。
  次日,崔老太决心赴死,但是她打算临死前在外面吃一顿再上路。长年照顾老伴,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差,这使得“在外面吃一顿”变成了崔老太寻死前的最后愿望。而这顿饭,也仅仅就是早点摊上的一张油饼。
  “当天我女儿在家喂他吃了饭。女儿上班前,我让她把她爸抬到床边。”崔老太说,写好遗书后她找来一条绳子,两头各拴一个塑料桶。她出去吃完油饼后,回家时捡了4块砖头,分放在两个桶内。
  准备好这一切后,崔老太将绳子挂在丈夫周某的脖子上。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他是走了,我就用壁纸刀划自己的手腕。”崔老太回忆,手腕流血并不多,她就用勒死老伴的绳子勒自己的脖子,但是发现没什么效果。她又拿起刀在脖子上划了两下。觉得血流得还不够多,她开始第二次割腕。看到鲜血汩汩地从手腕上流淌下来,崔老太在剧痛中感到十分恐惧,便挣扎着给女儿打电话求助……
  幸福一家
  “周某外出干活,不论多晚都要赶回家过夜”
  男的有手艺,女的为人质朴,儿女双全都是大学生,两口子一度是村里人羡慕的对象。
  笔者采访中了解到,上世纪70年代,崔老太经人介绍与怀柔某村的周某相识。相处了一年多后,两人结合。
  “他是个瓦匠,干活从不打马虎眼。”一名村民这样评价周某,在那个年代,他算得上是手艺人,家境还算可以。
  崔老太嫁到周家后被分配到生产队,她干活努力、为人质朴,在村里口碑很好。
  崔老太与周某的感情一度是村子里的楷模,“两口子关系很好,虽然穷,但他们家的日子过得很踏实。”村民们回忆。
  改革开放后,周某的活儿越来越忙,经常会去别的区县干活,往返怀柔有时要赶几十里地。但即便这样,周某从来不在外边过夜,因为他知道,家里的妻子还在等着他。“无论多晚,他都要回家。”周某的弟弟告诉笔者。
  “周某经常给街坊做瓦工活。”一名与周家较熟识的村民回忆,周某给邻居干活时,崔老太但凡路过,都要叮嘱丈夫“要当心”。“周某两口子给村里人干活从来没要过钱。”这名村民感慨地说。
  崔老太和周某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全村人都羡慕他们家,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将来孩子会分配到好工作,老两口晚年可以享福了。”
  祸不单行
  “崔老太日夜陪护,寸步不离生病的丈夫”
  丈夫脑梗塞,妻子高血压、脑梗死,儿女工资、医保远远不够医药费。
  1990年后,周某突然频繁出现眩晕,严重时会突然晕倒。1998年,周某被诊断为患有脑梗塞,随即入院治疗。崔老太日夜在医院看护着老伴,“寸步不离,无微不至”。
  周某病倒了,这个家的顶梁柱就塌了。儿女当时尚未参加工作,收入微薄的一家人申领了低保。几年后,子女陆续参加了工作,村里经过核查,取消了崔老太一家的低保。
  屋漏偏逢连夜雨,人过中年的崔老太也被查出患腰间盘突出、高血压和脑梗死。此时,周某的病情恶化,被诊断为脑萎缩。两位老人的医药费成了这个家庭最主要、也是最大的开支。尽管老两口加入了新农合,但仍远远不能满足医学开销。
  崔老太的两个孩子工资并不高。女儿在怀柔县城工作,儿子毕业后留在了市里。二人工作忙碌,只有周末才能回家照顾父母。两人的工资一直在3000元左右,照顾自家已是勉强。为了照顾老伴,崔老太辞去工作,在推周某出去晒太阳时,摆地摊纳鞋底儿挣点零钱,平时不少花销是靠村里接济。
  相濡以沫
  “周某卧床十多年,身上就没长过褥疮”
  崔老太每天都给老伴擦身,两小时翻一次身,每顿饭都嚼碎喂食。
  在村民眼中,虽然家境窘迫,但是两位患病老人还是对生活抱有热情。
  “周某最初还能慢慢活动,他坐在三轮上,崔老太蹬着、推着,每天都出来遛弯。”村民张某回忆,见到街坊四邻,崔老太还是像以前那样热情洋溢地跟邻居打着招呼,车上的周某也会向村民们点头示意。
  “崔老太伺候老伴很干净,每天都给他擦全身,几乎每隔两小时就要给周某擦身、翻身,看他尿床了,就赶快给换上干净的褥子,从不让老头身上有味儿。”也正是因此,周某卧床十多年,身上就没长过褥疮。
  “父亲变成了植物人后,母亲照顾父亲,一日三餐从不落下。”崔老太女儿说,“因为父亲不能动,咽不下食物,母亲都是以流食喂父亲。”
  在每一次的喂食前,崔老太都会将食物先放在自己的嘴里,咀嚼碎了后,再用小勺一点一点地往周某的嘴里灌。
  在长年照顾周某后,崔老太的腿也开始弯曲,多位村民介绍,崔老太有时候上村里的大队领东西,总是一拐一拐的,连楼梯都上不去,得用手拽着栏杆,把腿慢慢往台阶上挪。
  村委会曾建议崔老太将周某送养老院,由那里的专业人士进行照看,但遭到了崔老太的拒绝。
  “当时家里的家境不允许,周某的情况需要聘请特护,费用比较高,家里根本负担不了。”周某的弟弟告诉笔者,当时村里表示,周某在养老院的费用村里会承担一半。可即便这样,对于这个贫困之家来说,仍是一笔无法承受的开销。
  村民请愿
  “夫妻恩爱,生活所迫,希望法庭能免予刑事处罚”
  近百名村民联名写下请愿书,向法庭求情免除对崔老太的刑事处罚。
  在昨日庭审中,公诉人介绍说,根据《刑法》,崔老太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且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因而应对崔某提起公诉。但是,检察官调查发现,崔老太在其丈夫瘫痪15年期间,一直尽心尽职,悉心照顾。其良苦用心,也被左邻右舍看在眼里。检察官还出示了近百名村民及包括周某兄弟姐妹及子女在内的请愿书和谅解书,为崔老太求情,希望法庭能免予对崔老太的刑事处罚。
  村民在请愿书中称,崔老太与周某夫妻关系和谐,感情深厚。崔老太照顾周某非常周到,带病坚持伺候丈夫多年,从无怨言,此事发生实属迫于无奈。念及崔老太对周某多年的照顾,恳请法院不予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表示,崔某于无奈间杀死丈夫后自杀,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人建议,根据宽严相济的法律原则,崔某在作案后给女儿打电话,且在作案现场等待,也可按照自首对待,可从轻或减轻处罚。此外,考虑到案发原因及获得死者亲属谅解,建议法庭对崔某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
  辩护人则建议,考虑到崔某的身体状况,希望法庭能对崔某处以缓刑,或者免予处罚。
  在庭审最后阶段,公诉人表示,即使周某成为植物人,其生命权也不容剥夺。崔某一家的现象是个例,但生活的困境不能成为剥夺他人生命权的借口,希望法庭能依法定罪量刑,也对社会起到警戒作用。
  昨天,法庭当然没有当庭宣判。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divy945 发表于 2015-6-20 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社会保障体系的让人无助……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卤煮 发表于 2015-6-20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残酷的是老妇?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卤煮 发表于 2015-6-20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法院怎么判猜都猜得出当国家,法律如果不能警示制止罪行,就是尸位素餐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马潭农民 发表于 2015-6-2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们吃着肉,喝着酒,说着撅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