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尘封纪念册

[复制链接]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4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尘封照相册
  
  黄惟群
  
  我和我哥已十六年没见。他八六年去美国,我八七年来澳洲。
  十六年,以数字看并不大,但以时间算,却很长,尤其是对兄弟间的分离。十六年时间,不仅可使熟悉变陌生,亲近变疏远,还很可能是一道残酷的证明题,证明的是:一切都是可变的、都是假的、都是不重要的转瞬即逝的。
  你以为天天背着书包回家,看到的那个家,因天天看到就会一辈子看到;你以为天天饭桌上隔着热气显现的几张熟悉的脸,因天天显现就会一直显现;你以为天天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就该理所当然地永远和你一起生活……
  一分十年、二十年,亲情、友情、血浓于水,这些沉甸甸的、不可怀疑、颠簸不破的东西,在时间面前显得那么脆弱、那么经不起考验,似乎无足轻重、可有可无、就连究竟存不存在、究竟是不是人为想象出来的,都该探究一下、怀疑一下……
  
  哥多次说过要来澳洲,可说了都不算。开始几年,因在美勤工俭学、卧薪尝胆,不能来;后来几年,为工作为买房为打翻身账拼命赚钱赚辛苦钱,不能来;继尔几年,为供儿子读医,将儿子培养成出人头地的龙,不能来;再后来几年,因工资高了,少干一天要损失四百美金,为不损失还是不能来……
  
  我曾非常盼望他来澳洲。
  哥哥大我六岁。六岁对现在的我们,没多大区别,但对几十年前的我们,区别却很大。我总觉得他比我大很多。比如说,他可以参加步行长征队,我就不能去,就只能像看大人一样地看他走出家门;比如说,他和弄堂里一些大孩子说话,我就只有呆在一边,只有在一旁听的份;比如说,他参加冬泳,水里鱼一样游来游去,我就只能脑袋缩进棉袄,呆在岸上钦佩地看……我常和他吵架,一吵彼此几月不说话。但就连我和他吵架的方式,也是把他放在“大”的位置上。他大,我就可以不讲理,他大,就该让我……
  我盼他来,是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婚后还住同一幢楼。这一分开,一分这么多年,该有许多话要说。这些年,各自有了不同经历、不同生活感受,各自积累了许多苦难、幸福、愤懑、痛苦、得意和骄傲,何况我们还有许多共同的记忆共同的情感、许多将血加浓而不是变淡的记忆和情感。
  可惜的是,一年年过去,我的盼望在他一次次说来不来的打击下,一点点淡化,一点点分解,曾经是强烈的盼望,如今已可有可无。
  
  我更多感到的是为母亲不平。
  我母亲是最爱我哥的。
  哥幼时,因家里特殊处境,母亲曾将他寄养崇明老家的亲戚家。哥哭了,在亲戚家里整天整夜不停地哭,不停地喊妈;千里外的母亲听见了,听见了世界上最悲惨凄凉的离开母亲的孩子的哭声。她受不了了,伤心欲绝,不顾一切地哭着从上海赶去崇明,哭着从亲戚手里将哥抱回……她说,她流着断线似的眼泪说:不分开了,我们不分开了,再苦再难,我们也再不分开了……
  几十年,母亲的注视几十年来从没离开过哥。她说哥聪明,说哥读书好;说哥能干、什么都会做;说哥有本事,懂得为人处世;连哥精明、保守、不吃亏这些不怎么上台面的“优点”,她也一向无所犹豫地予以肯定;她似总能不断在哥身上发觉优点,却从没将这种发觉优点的才能用到她女儿身上,更没将这种能力用到她的小儿子,也就是我的身上……
  母亲还会维护哥哥,维护得坚定不移。哥穷的时候她说他穷,说他买了房子背了一辈子甚至二辈子还不完的债;哥富的时候她说他太辛苦负担太大,说他上下班路远工作时间太长;就连哥不来看她,她也能为他找到理由,说当然赚钱重要,来澳干吗,坐十几小时飞机太累太危险,她自己就最怕坐飞机,说急了,她还说,她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看,各人忙各人的,各人有各人的事……
  然而,谁都知道,母亲想他,非常想。这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是她格外想的,那就是她的大儿子!!
  我为母亲感到的这份委屈,转移到哥身上,那就是恨,怨恨!!
  哥太过分。他可以不想看他在澳洲的弟妹,却不能不想看他在澳洲的母亲!!
  
  去年圣诞前,母亲给我电话,说,你哥要来澳洲了。
  我一笑,说,他来,我去机场接他;可他到底是不是真来,只有在悉尼机场真见到他,我狭隘真信。
  母亲说,这次看来真的要来了,他来电话说,机票都已买好。
  我听得出,母亲极力显得平淡的声调中,藏的恰是又惊又喜,惊喜中还有一份得意――她的大儿子到底要来看她、千里迢迢来看她,她的得意中还藏有一份骄傲,骄傲的是,事实证明,她并不是一个被忽视、遗忘的母亲。
  
  “十六”。想到哥要来,我就开始算时间。一算就算到了“十六”。算到“十六”,我的心就“哄”地响了一下,随着涌上一股热血。十六年??一晃,都已十六年过去??一人一生能有几个十六年,几个重要的十六年??十六年后的再见,应该说,无论如何都该是特别的,意义、反响不同一般的。
  这样想着,我开车去机场。
  可是,让我觉得气馁的是,随着车轮的滚动,我努力堆聚起来的特别的久别重逢的情感就像存放在车里的汽油,一路开一路漏,待到开至机场,漏得差不多了。
  兄弟姐妹间,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吧??离得远了,隔得久了,也就淡了,不像以前了。小时候被视为家庭的那个家庭,以父母为中心,兄弟姐妹团团围住父母;孩子大了,父母的家庭老了,破裂了,兄弟姐妹一个个从这家里分出去,组织一个个自己的新家,被自己的孩子围着……“家”是有新老之分的。家庭是个温暖、亲热的概念,却又是个变化的、游移不定的概念。兄弟姐妹一旦有了自己的家庭,那些过去的岁月,也就成了留在老家阁楼上的一本积满灰尘的照相册。
  
  飞机没误点,可全机人都走光了,没见到哥。过了半小时,还是没见。再过半小时,我开始怀疑起来,怀疑哥到底是不是真来??会不会又像以前那样,说来不来。要是真不来,这玩笑可就开得太大!!想想应该不至于。可,会不会临上飞机又接到加班或出差任务??哥不是财迷,但绝对节约上瘾。上大学时,他可以不辞辛劳,每天中午赶回家去给自己下一碗“阳春面”,为的是省下那份被人赚去的人工。对一个节约成性的人来说,加班出差无故放弃,完全有理由被看成是另一种浪费。
  
  我没信心了,等了已两小时,有点不耐烦了,想走,正在考虑走。
  就在我准备抬起有点不耐烦的脚时,突然,我那猎犬般人群中搜索的目光闪了闪,骤然停住了,停得牢牢的――哥,是我哥。我看见了我哥,还有我嫂子,他们正推着行李车从出口处走来。
  奇怪的是,难以理解的是,前前后后我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想到的是,远远望见哥的刹那间,我心中的所有怨恨“忽”的一下全没了,没得无影无踪,像是从没到来过,而那汽油般漏掉的感情,竟像火箭般飞速回升,热量大大超过先前……我一下子觉得头涨、眼涨、喉咙涨,不仅涨,而且烫……我不行了,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失控,要掉眼泪……我想张口,但张不了口,声带发抖,不能自制,连打一个招呼的声音都已不敢发……我别无选择的选择的是,努力做出一付一小时前刚见过面的样,朝他们点点头,然后,赶紧移去被那张十六年没见的脸磁铁般吸住的目光,像一个热衷于接人送人的小青年,疾步上前,去帮他们提行李……
  如果谁说,那刻往事电影般一幕幕掠过,那是假的,是胡说。那一刻,往事来不及涌来。但是,那刻,我所面对的哥那张脸,对我来说绝对是个特殊符号,一个早已定型的无需再加注释的符号。这个符号平时不见得常想起,想起了也不见得清晰,可一但出现在眼前,活生生地出现眼前,它所具有的早已定型的特殊内涵,足以像电流一样迅速在我的感情堆上得到应有的返馈,足以拨动我大脑深处的积淀式记忆。
  
  出了机场,室外的空气洗刷了所有的酸涨后,我对哥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怎么胡子都白了。”
  哥笑笑,不知该怎么说。
  白胡子是一种无声语言,说的是一个“老”字。
  那年分手时,哥还英俊潇洒、如日中天;这次见他,他老了,脸老了,举止老了,声音老了,笑也老了。生命中存有的曾经是饱满的水分,像被一支支的针筒抽了去,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抽了去。
  哥高大、而且有力,不像我。当年下放农场时,同学间比赛扭扁担较手劲,他从没输过。哥挺英俊,他的英俊多少是让我感到过些骄傲的;如果英俊以五分制打分,我得二分,他起码四分,我得二分半,那他肯定五分。
  得五分的高大有力的哥,如今胡子都发白了,而不像以前那么高了。
  这就是生命。不知在哪出了错,两次见面,变化竟如此!!
  
  哥问妈怎么样??
  我说很好,只是挺想你,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挺想。我说,哥,这些年你一直没来看她,太不应该,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哥的声音听上去委屈。“真的,嗨,现在怎么说都说不清楚,真的不是不想来,很多次了,尤其是后来这些年,差不多每年都想来,可到时总是这事那事脱不了身……然后就想,明年吧,再等等,就一年,很快的……”
  还是说不过去。可解释了总比不解释好,努力解释了总比不努力解释好。何况,人都到了;何况,他辩解的语调听上去那么委屈。这委屈的声调出自于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怎么也该让人原谅了。
  
  哥是我们家几个中最吃得起苦的,还在念小学时,就常代妈去买菜,凌晨四五点钟,天还没亮便起床,赶去菜场排队。冬天,手都冻僵了,起冻疮,手指像一根根胡萝卜。他老抹“哈利油”,抹许多,手上抹,脸上也抹。“哈利油”便宜,效果又好。他是我家几个中读书最好的,也用功。他读高中时,上学要穿过一个公园,每天早晨他早早就离家,先去公园读一二小时书,然后去学校。他亭子间的灯光总是我们弄堂里最后一个熄灭。对面邻居常说,有时半夜醒来,窗口望进去,还能见他伏在灯光下念书。
  他在美国的创业很苦,一边读书,一边拼命赚钱,给人送“意大利馅饼”。一个餐馆的工不够做,就找两个餐馆。没钱买车,就买一辆旧自行车。很快,他积到了足够担保妻儿的钱,才一年,就实现了愿望,把太太和孩子接去了美国。如今,他在一家电脑公司做高级工程师,工作好,人工也好。照他的说法,如今他是美国的中产阶级。
  
  母亲和哥的见面,是大家都“关心”并且担心的,也是大家的注意焦点。这种久别重逢场面,其实是不看为好。那年哥从美国打电话给母亲,俩人没说上二句,电话里就哭起来。哭的镜头,电影里倒是常看,可生活中看,看的又是自己亲人,什么味道??是加入还是一旁无动于衷站着??太伤神。可怎么说,我躲不掉,是我去接的机。
  母亲住在我姐家。车到姐姐家门口,停下;我才刚熄火,刚拉起手闸,意外的是,一抬头,看见的竟然已是哥的背影。神不知鬼不觉,他一早已下车,谁也没招呼,径直朝屋门走去。他的步履看上去沉重,别扭,拖着似的,应该摆动的双手,因稍嫌紧张,一只竟平白无故腾空提着。走到门前,按响门铃后,只见他换了口气,松了松颈脖松了松肩,然后端正了下身体,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动不动望着那扇即将开启的门,像是等待门里将要发出的一道审判。
  我的心也沉重起来。
  门开了,开了一条缝。
  “去,去,进去,进去……别让它逃出来-……当心当心……别让它逃出来……”
  是母亲的声音。她在对付一条家养的小狗;她怕门一开,小狗从门里逃出去。
  哥愣了愣,想动却终是没动。一时间,他不知该干什么,只能那样继续手足无措地站着,手足无措地对着那条门缝。他连叫一声妈的机会都没有。
  很久。其实也就几秒钟,可感觉上过了很久。
  小狗问题总算解决后,门缝大了,继尔完全开了。可是,门洞里的母亲,只是抬头看了哥一眼,很快地看一眼,马上,就像还在牵挂那条狗似的,转过头去,嘴里叽叽咕咕的,“这个小狗……这条小狗……”
  一场酝酿了十六年注定要爆发的感情,因一条小狗的加入,化险为夷。
  真得谢谢小狗
  
  晚饭时,大家都到了,姐姐、姐夫、外甥,我一家四口,加上哥嫂和妈妈。
  谈了一阵各自近况,接着便谈那个老家,那个曾经共同拥有过的家,那个背着书包出去又回来的家,那个腾腾热气下围着饭桌吃饭的家,那个父母、哥姐生活在一起天天见面的家,谈那个家里发生过的一件件事,还谈那个家所在的那条弄堂,谈弄堂里的一个个老邻居,谈这些老邻居的今与昔。
  母亲是最高兴的,笑眯着眼,话很多,从没那么多过。大家笑她,说她见了哥,感觉特好,心情特愉快,像换了个人。她不否认,很得意,承认自己高兴,只是,她不说是因为哥。她说她这人福气好,子孙满堂,说她福气好是因为她人好,说她一辈子从没做过一件亏心事……
  那晚,笑眯了眼的母亲,还特意要和我女儿换了个座位,原因是,我女儿的座位正好对着架在一边的自动摄像机,她说她要对着,她要让自己摄进摄像机的镜头。
  “来来来,干杯,为我们的团圆干杯……”
  “干杯干杯,为团圆,为大团圆,十六年一次,太不容易!!”
  “真是大团圆,可不,就差黄立一个……”黄立是我哥的儿子,在美读医,因太忙,来不了。
  有那么一瞬,我突然有种梦的感觉,突然觉得,家又回来了,那个记忆中永远抹不去、永远让人感到亲切的老家;我甚至觉得这个家从来都没分开过……要说不同的话,唯一不同的,这个家更大了,多了好些个面孔……
  “不单差黄立一个。”母亲突然说。
  大家望着她。
  “还差你们的爸爸。”
  静了。热闹的、纷纷争着说话的场面,突然静了。大家都沉默了。
  “你们的爸爸是好人,难得的好人,带大你们不容易。”顿了顿,她继续说:“可惜,他去世太早,没看到今天,没过上今天的好日子。”
  继续沉默。继续长久的沉默。
  对于成人,沉默是种语言,一种更有份量、更有内涵的语言。
  
  第二天,我一家陪哥嫂游悉尼。
  我一直为悉尼的美貌骄傲。悉尼的美,既有一种现代气息,又透发一种不慌不忙的优雅坦然的古典美。
  如果说,悉尼是个年轻姣美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是躺在水边的,或者说,这个女人是风动秀发、踩着海水散步的。
  我们带哥嫂去了达令港,再从达令港去歌剧院,然后从歌剧院坐船去Manly海滩。我们沿着水走,一展的是,悉尼这个水边女人的无限风情。
  歌剧院的栏杆边,我的手指像对着自家后院般绕了整个悉尼湾一圈。我告诉哥:“有一本书的名字就叫‘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好的居住地’。这书名用得太恰如其分。澳大利亚不仅气候好、景色美,而且人文环境好,人的心态好,对了,人的心态好,这是人活世上所有重要的生存环境条件中最重要的一条!!”
  
  哥并不多语,只是不慌不忙地摄像、拍照,给大家,也给初初见面的悉尼。摄像机是他临上飞机前买的,挺高级的,既能摄像又能照相。一路上,大家都已习惯见他提个摄像机拍照摄像的样子。
  突然,他对我嫂子说,让她替他和我一起拍一张。
  他要单独和我一起照??有点意外。作为留念,他应该和大家一起照,和他第一次见面的侄儿侄女照……
  他把摄像机递给嫂子后,走上来,站在我身边,停了停,他抬起了手,将手搭在我肩上。
  我的心抖了抖。
  我感到一样熟悉的东西,一样非常非常熟悉的东西,一样可以使我心酸,可以使我垮掉的东西。
  手,是哥的手。
  
  曾经,他常那样将他有点潮有点糙有点温热的手搭在我肩上,向人介绍说,“这是我弟弟”,于是,我就成了弟弟,就在他的手臂下矮了下去,小了下去。
  曾经,他常一手摸着我的头,另一手推动剃刀,“喀碴喀碴”地为我理发。那摸着我的手汗津津的。
  曾经,因和他吵架,彼此不说话。那天半夜,我发烧,他问我去不去看医生。我依然赌气不理他……跟着,我感到了他的手,放在我额上……那晚,他扶我起床,把我扶上他那辆自行车,坐稳,然后,隆冬的夜风中,推我去医院……
  曾经,他开门进家,手里意外提了盒蛋糕。我别扭地、疑疑惑惑地看着他。他笑着走来,把蛋糕递给我,说今天是你生日……我生日??我的生日我自己都不记得,他竟记得,竟给我买来生日蛋糕!!――那时,我刚结束插队生活,正在家待分配。
  曾经,我在农村插队,他从农场调去长航局。那时,父亲刚去世,那时,他的月薪不过三十多元,可他不仅赡养不工作的母亲,还每月一次,给我寄五元钱,寄去我插队的乡下,寄了足有五、六年,一直坚持到我返城分到工作开始上班后。
  曾经……
  
  哥在澳呆了一星期,走前,给每人都送了礼物。他送我一对儿女的,是一台崭新的电脑。他要给妈留一笔钱,可妈说什么都不要。只是,妈向他开口提了个要求,要他在她百年后,给她买口棺材,她说她不要火化。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扭过头去:“你说这干吗,说这干吗……”
  
  哥走那天,我没去送他。不是不想送,只因他说了多次要来不来,我已不信他真来,几个月前,我一家已订好外出旅游的票。
  我是和他们同一天离开悉尼的。
  车在路上时,仰头看见天上划过一驾飞机,想,该就是哥嫂坐的那驾。
  飞机一点点远去,小去,最终消失在蓝天白云中……
  走了,就这样走了,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十六年后的一场相聚,就这样,几天功夫,结束了……各人又将重回自己的生活,按着自己的轨迹运行,各忙各的,各走各的路。那本珍藏着记忆的照相册,这几天,因哥到来,被拿出翻了翻,如今又要放回老家阁楼里了。这一放又得多少年??再一个十六年??再一个十六年后,我们可是彼此又都换了一张脸。那时的我们,可就不光白了胡子和头发,怕是牙都掉了,翘起的下巴皱缩得像个僵化的馒头。那时,再来翻开这本越发老旧的装满童年往事的照相册,又是如何滋味??是多出一份陌生、冷漠,还是多出一份伤情??陌生冷漠的是:太远太远,远得已记不清,心头颠不起波澜;伤情的是,太快太快,实在太快,人生就这样几页纸,一不留神,就翻了过去……那时,如果我们的情感还未衰老,如果我们还会冲动,也许,我们心中会腾起一份哭泣的愿望,想要一头撞回老家去,撞回过去的岁月,让生命从父母、哥姐一起围着的那张腾发出热气的饭桌上,再重新开始……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爱笑的猴 发表于 2015-6-14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聪明了,太善感了,不是什么好事。还是懵懵懂懂,乐天知命,混它一生,最好。人生,选择薛宝钗,千万不要选择林黛玉!!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爱笑的猴 发表于 2015-6-14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黄文,不由想起柳宗元《小石潭记》中语:“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4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说得好.很欣赏你的态度.
  
  但各人各人的命,改是改不了的. : )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也解颐 发表于 2015-6-14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读黄惟群,依然以情入文,直指人性脆弱处。行文铺展而节制,情感收放自如。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夏虫语冰钦 发表于 2015-6-14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哥,。。.真好
  
  依依之情,动人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穷人郭发财 发表于 2015-6-14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家人,在异国生活,团聚,读下来,味道真长,这不只是时间和空间,血缘与亲情的问题,而是因为汉语,这种相同的文字,书写的情感细节,生活镜像,一切都完备了,唯独少了一个词汇,国家。
  
  家庭的国家,而不是社会的国家。
  
  另外,在大哥见到母亲后,一家人团聚时,个人认为,可给父亲的笔墨再多一点,让老人家站出来与读者见下面,比在幕后好;再有,吃饭时,或者母亲要大哥置寿材那个细节,可把上海的老屋写两笔,这样,对我这样的读者,会觉得更完美,更有力量。
  
  
  黄兄如有时间,建议您找]看看。作者是前苏联的,安德列。马奇诺。
  
  我想,或许你会喜欢他的文字吧!!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4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解颐:
  谢谢你的一再支持和感人的留意.认识你很高兴.真的.
  
  夏虫语冰钦:
  到底是女人,说出的话听上去柔.喜欢.还谢你作为班主的提携.
  
  爱笑的猴:
  再说一句,你的话其实我很听进去.苍凉的话.
  
  发财兄:
  感动.谢谢你.谢谢你这么认真地提出意见.
  我父亲已去世三十六年.很可惜.我母亲说那话,是因我小哥和姐姐都不是他亲生.我该在文中提一句的.
  ]还真没看过,试着去找.这里看书不易.
  
  我留下我的Email地址: wqhuang88@optusnet.com.au
  以上各位愿意的话和我联系.我很高兴收到你们的信.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爱笑的猴 发表于 2015-6-14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出了话里的“苍凉”,咱们的心就相通了。记得80年代初期看的一部日本电视剧,女主角惨痛地喊出:“人为什么要有‘心’啊!!”我的心也不由地疼痛起来。
  
  我会给你发电子邮件的,请等着。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深圳一石 发表于 2015-6-14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兄挚情。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4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笑的猴:“咱们的心就相同了”,确确实实。
  
  
  深圳一石:去年六月,回国时我去了深圳,感觉很不错。你是深圳的吧。谢谢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弱水月年 发表于 2015-6-15 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味道。人间真情,永远珍贵,收藏读。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弱水月年:谢谢一再捧场.不好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yejudaisy 发表于 2015-6-15 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想起了身在异地的哥哥,也理解了他的身不由已。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yejudaisy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流浪的狗2 发表于 2015-6-15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喜欢这篇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流浪的狗2垂爱!!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sth-changes 发表于 2015-6-15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我哥也是相差6岁,可以感觉到作者的心情。喜欢作者的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sth-changes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布衣素裙 发表于 2015-6-15 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
  我和弟弟没见面已有十年,文字里有太多熟悉的感觉。
  手足亲情,或者是共同的语言。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甘任远 发表于 2015-6-15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苏法 发表于 2015-6-15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衣素裙 /甘任远 /苏法:
  
  谢谢三位垂爱,这是最好的鼓励.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罗裙 发表于 2015-6-15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睛糊了几次.真是非常好.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wannian 发表于 2015-6-15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人在海外打拼不易。作哥哥的也有难处,但日后的后悔药也着实一个苦!!出国打拼的人照照镜,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文泉清 发表于 2015-6-15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深情,让人感动,拜读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孤陋寡闻888 发表于 2015-6-15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感人。我一直想有个哥哥,可惜我妈没有给我生一个,这是我一生的憾事。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裙 / wannian  / 文泉清 / 孤陋寡闻888 :
  
  非常抱歉,刚刚看到你们的留言!!
  
  非常感谢你们的提读,非常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橙卡 发表于 2015-6-15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有个哥哥,大我一岁,小时候打打闹闹的,长大了,读大学的时候哥哥突然成哥哥的样子了,会保护我,会在我哭泣的时候用手帕为我擦眼泪。可现在我们都成家了,我却再也找不到和哥哥那么亲密的感觉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人要有兄弟姐妹才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楼主| 黄惟群 发表于 2015-6-15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橙卡:刚刚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亲密的感觉,是大家都向外的,确实!!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