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执法官员

[复制链接]
冤大头 发表于 2015-6-7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受害人:穷人无奈
  于2008年6月之11月期间,与马兴捌在阳西县城宋安路30米街31号地建造一幢五层,双方口头约定,建好之后几天付清建筑人工钱,但完全建好后还拖欠39188元,后经一再追索无果,2009年1月23日晚7时左右,马兴捌打电话给我,叫我马上到其新屋处取人工钱,我即电话告知水泥工,李万应,李广均,洪四和亚多等人,到马兴捌新屋处取人工钱过年。当我们到达马兴捌新屋时,马兴捌未说话,就到附近打手机电话,他打完电话仍在原处不动,约过2,分钟,曾超回带着十几个青年人,气势凶凶赶到马兴捌面前,马兴捌,巫万四夫妇,即指着受害人,“是他,是他,是他做头的”,即有五六个曾超回带来的人,马上冲到受害人身边分左右,前后,将受害人双手双脚像架“十字架”那样架起来,曾超回及另外几个人,马上围着拳打脚踢,将受害人的双脚,倒拖到露着铁头的柱头时,受害人双手死死抓住铁头,曾超回倒拖不动了,遂捡起旁边的砖往受害人的头部,胸部,腰股部,腿部等处砸打,打得受害人动弹不得,几近昏迷,幸得公安民警接到在场李广均报警而及是赶来解救,并及时将受害人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才保住了生命。经医生检查诊断为,1.右侧第七肋骨骨折;2.头部裂伤;3.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住院74天,因无钱医治,被迫出院。
  在案发当晚,受害人打电话给刑警大队长张文奎的妻子刘锦平,告知我本人被马兴捌请人把我打伤的情况之后,张文奎即到医院看见了我还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张文奎再也没有问过,也没有打电话给我,我当时想,可能是放假过年的缘故,可是过年后上班了,也是一样没有处理。于是,在2009年1月17日,我叫妻子拿了3000元和2只鸡项去到张文奎的家里,当时张文奎不在家,只有其妻子刘锦平在家,就把钱和鸡交给刘锦平,就回家了。直至2009年7月都不处理这件事,当时我叫他做法医鉴定,张文奎也不做,派出所也没有拘留凶手,没有处理,上访到公安厅都没用,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告上法院,派出所只有写了一份证明给我去法院打官司,法院在2012年6月才判决,判决书很不公。还有一个血汗钱的案,五年之久,还没有判决。屋主在2010年已入住,什么事都没有,也没有做鉴定,法院还乱写证据,真是穷人无奈。
  受害人:穷人无奈
  2013年8月8日
  电话号码:18948541289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