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美好的家,抓住骗子

[复制链接]
zch周长和 发表于 2015-5-19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遵敬的包青天大人!
  我是重庆千百万外出包工的民工班组的一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求求您,救救我们这个美好的家。我爱我妻儿,爱我的左邻右舍,我开有一家小小的冼车场又外出承包一点小劳务,靠此维持一家生活。一年前,我曾经帮助过的人(扬戈,社区让我帮扶的对象,以坐牢)的老婆昝施等人精心设局让我落入圈套,从此我美好和谐的家家破人亡,妻儿无家可归,破碎的家面对张勇等人的债务,只有终日以泪洗面。
  骗子昝学明,四川旺苍东河村农民,男,汉族,身份证号510821197210043218
  骗子吴丽华,女,河北保定人,经查实此人原(河北建设集团团总支书记)(冒充公安厅厅长)
  骗子魏总,河北保定人,广安中诚房地产老总
  案件发生地广安:洪州大道东段29一50号我第一时间到大度口经侦支队备了案,又赶回四川广安案发地刑警大队报了案,这个案件很复杂,是经过精心择化和安排的,让我防不胜防
                               骗子冒充公安厅(厅长)民工上当。

恳请河北省网友帮帮忙。
  周长和。男。汉族,身份证号码510213196401112434职业,劳务工。现居住地,重庆市大度口区建设村平安怡合园41栋116号
  本人所写材料全部是实,如有假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我是重庆长鼎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周长和,自去年3月开始接触到了《四川省广安市滨江路防洪墙工程>>被骗,损失经济达近100万左右,时间长达1年多之久,耗费的精力等已彻底拖垮了我们这个民工家庭。这一切都怪我这小市民想攀高官做劳务。
  该工程是河北建设集团承接的重点项目,(是由河北保定市公安厅副厅长吴丽华拿出来的,经查证,(此人是原河北建设团支书)据吴丽华的委托人昝学名多次介绍,她是原中央主席胡锦涛女婿的朋友,关系网很宽,并且权力比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政委、局长级别都高,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级工程师。)(这段话我录了音)所有人都尊称她为大姐,之后也证实了这一点,我们也亲眼见识了河北集团广安指挥部魏总都和他通了电话,并且受她的委托,魏总接待了昝学名和我们民工队伍,并亲口承诺将工程劳务拿给我们,指定了标段,单价为一点五亿元,定下了我们队伍。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回重庆立即写下承诺书。
  去年10月29日,吴厅长亲自打电话至昝学名以基本打点需要向我们索取了5万元,并写出了《广安滨江路防洪工程》提前支付的条子,吴厅长亲自打电话说要我们给了,并且承诺签订合同之前不再向我们收取任何费用,所答应的中介费百分之三(500万左右)也是在合同签订核算方量后一次性付清。5万元缴纳后又继续让我们等待,吴厅长说:你们是拿着尚方宝剑去的,跟学明直接去谈就是了,然而之后我们上去无数次都见不到人,据学名说,吴厅长已经和河北集团的所有董事长(韩董、曹董等)都沟通好了,调魏总下来就是为了帮我们拿下劳务工程的事,谁不听话调回北京。等待着签合同。得到承诺后,吴厅长他们也开始向我们要点子费了,多次叫我们提前支付300万、100万,理由是主管领导已经当面保证了我们的工程。由于量不确定,合同未签下来,我们未予以答应,春节前夕,学名又受大姐指示向我们提出了给魏总送年货和现金20万元,并以:(“你是想年前签合同还是年后签合同?”给我压力,有录音为证)为由要我们准备20万和剩下的所有点子费用,我们也发过短信打过电话给吴厅长问:答应了合同签订下不再收钱,为何又要收钱?吴厅长指示礼必须送,合同签订后从他们的劳务费中扣除便行,要想年前签合同就得照办。并以魏总避嫌为由,不允许周长和直接参与,并且按昝学名的指示去做,经多次协商才同意带着周长和的儿子周兴鑫进行全程监督。
  送完礼后,一直等着消息,在收取5万元后也曾让我们报过几次价格,我们提交了后,永远得到的只是一句话:“高了。”扪心自问,我们都是按市场价报上去的,再低就得自己贴了。每次上去报价或者调价都找不到该找的人,半年多时间了,昝学名没跟我们提过一次刘总,每次上去找人都找不到人,谈价格也谈不了,学名都是让我们交给小张经理再交上去。后来刘总当面承认,昝学名一直拉着另外的队伍在跟他谈。而我们却一直不知情。
  同样,年前年后无休止的等待,得到的消息也总是要钱,给钱就能签合同,年后多次协商不成昝学名连电话都不接了,信息也不回了,失踪了。这时我们也才发现有问题,立即上网查询,发现河北公安厅所有付厅长无吴丽华此人,(但肯定是官员)近大半年来所有开支和拿出去的钱几十万了,再给吴厅长打电话也只是说快了,叫我们等,又或者说她打电话问问,然后也无消息了,四月份我们上去找魏总,魏总也开始故意避着我们了,我们也在这时才知道,像我们同样的队伍,早就有10来家了。其中包括什么广元的队伍,云南的队伍,绵阳的队伍,涪陵的队伍,什么鹏达公司。。。。。。今年五月7日最后一次和魏总交谈,我们提出了返还送礼的钱以咸少我的损失,等所有事情,魏总都予以否认,魏总和吴厅长通电话,说我们是去年3月份刚开始跟的队伍,6月份之后就没要我们这支队伍了。我们才彻底知道受骗了。(有录音)一月二十号取钱二十万现金,还有买的年货昝学明全程计五人,送到魏总家里和办公室,魏总和吴厅长坚决否认收过我们的钱,
  不知道一共到底多少家队伍上当,也不知道他们套了多少钱走,光是昝学名每次在广安的吃住都是我开支的,前前后后上去几十次,各种开销也不少,为了做这个工程,他们急要钱,我们房子、车子、洗车场都是廉价卖掉的,拖了1年多,多的都耗出去了,现在不仅是一无所有,还背一背的债务。
  六月份就排出了我,十月份到春节还再向我索取。
  我们无权无势,民工劳务本来就不容易,为了讨生活,我宁可选择忍气吞声,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跟他们耗,而现在实在憋屈,生活上已经走不动了,现在说什么他们都不认账,还反咬一口是我们的各种错,确实冤得慌。他们还威胁我们不要闹,事情闹大了对我们不利,说我和他们犯同等罪要坐牢,说我们是无理取闹,他们有办法处理我们。
  我们祖辈贫农,无权无势,不愿意闹,也不敢闹,外面债主追着我还钱,房子也卖了,洗车场也卖了,完完全全失去了生活来源,象孙子一样求他们,坚决不接我电话,但求世事有个公道。现在也已经到了家破人亡、走投无路的境地了,拼着一死,恳请青天大老爷为我们做主。
回复

使用道具 推荐此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城市盾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